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死亡信号

  吃完饭回到摊点,看看街上稀稀落落的行人,我感觉下午接着摆摊的意义不大了,既然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不如直接回家休息一下。

天气凉爽适合睡觉,跟兰峰喝了几瓶啤酒,头有些晕。我倒在床上,不一会便进入了梦乡。不知是不是因为最近疲劳的缘故,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梦总是断断续续地做着。梦中出现了一个陌生男人,看起来大概四十多岁,衣着朴素,坐在墙根,嘴里还念念有词。他嘟囔的什么内容我记不清楚,可手里拿的东西让我印象深刻——一个木制龙头拐杖。只见那男人不时用拐杖敲击着地面,拐杖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突然一阵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叫醒,原来是欧阳,她下班了。

我看看手机,已经下午五点了,这觉居然睡了2个多小时!

“哎呀!累死我了。。。懒虫,你怎么睡到现在?”

我点点头,看到她把一大包东西放在桌上,指着问她:“那是什么?”

欧阳坐在床边,一脸萌萌的表情说:“老公,你猜?”

看着里面花花绿绿的塑料袋,好像有熟肉什么的,“酱牛肉?”

“对,不过不全对”她从袋子里拿出一袋速冻水饺说:“看!我知道你很久没吃饺子了,所以就给你买的速冻水饺,还有酱牛肉,还有香肠,还有豆腐丝。。。”

“今天你碰上什么好事了?买这么多东西,中彩票了?”

“我今天发奖金了!”她把袋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摆了一大桌,还有一瓶白酒。

“发多少?”

“二百”

我看见袋子里有个超市结账单,上面写着二百三十三元,“哦。。。那我还是觉得你们公司别发奖金了,发次奖金还得倒贴三十多块钱。”

“人家不是第一次发奖金吗?高兴高兴,以后不这么花了哈!”

“行,反正要是以后养不起你啊,我就。。。把你给卖了!”说着我便把欧阳抱在怀里。

。。。。。。

说真的,好久没吃饺子了,虽然是速冻的,但吃起来还是很香,欧阳能跟我一起分享,也给这顿饭增添了不少色彩。

“对了,今天兰峰来找我了。”我边吃边跟欧阳说。

“他找你做什么?”

“他就是想开个公司,请我给出出主意。”

“那小子还有正事做?我以为他只会吊儿郎当呢!”欧阳一脸的不屑。

我就把和兰峰交谈的大概内容告诉了欧阳,她听了觉得还算靠谱,论财力、关系,在宁远没几个能比得上兰峰家,如果正干,她也觉得能行。这总归是一份正经工作,欧阳还是挺支持我的。

说起兰峰,欧阳也是再熟悉不过了,从小学到中学,她俩一直是同学。欧阳外貌出众,在学校是响当当的“校花”,追求她的男生不在少数。兰峰由于家里比较有势,社会上的狐朋狗友云云,到他开始追求欧阳,其他男生便望而却步了。欧阳并不喜欢兰峰的为人和做法,几年下来他都没有得手。高中毕业后,欧阳到北方上大学,从此除了寒暑假,兰峰很难见到她,两人的关系也就渐渐只剩下同学而已了。

这些话貌似跟中午兰峰的口径一致,他说虽然身边不缺女孩子,但欧阳始终是他心里的一个痛,几年来的追求都换不来一颗心。他让我好好对待欧阳,否则绝饶不了我。自己是什么人我当然清楚,对欧阳我肯定会全心全意的投入,感情的事不是人力可左右,无论怎样,我都希望欧阳平平安安,我会一直祝福这个美丽的湖南妹子。

聊着聊着,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外面的雨停了。原来下午我刚睡着没多久便下起雨,断断续续地下到现在,自己还很庆幸午后没有出摊儿。突然我想起了白天的那个旅行团,宁远距离长沙四百多公里,这时候估计早也该到目的地了。“没事的,没事的”,我不停地安慰自己,期待着这一票人能平安抵达。

第二天我跟往常一样八点多就把摊位摆好,发现周围人都在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一打听才知道,有辆旅游大巴在京港澳高速衡阳段出事了。当我看到有人的微信时,我便明白了,这辆大巴恰恰就是我昨天担心的那辆。事故的起因不是下雨,那辆车在高速堵车排队时,被后面刹车失灵的重卡顶个正着,导致连环车祸,车上二十八人除四人包括司机在内生还,剩下的全部死亡,现场十分惨烈。此刻,我终于确信那眉间的青斑就是“死亡信号”,我除了后悔还是后悔,二十四条人命灰飞烟灭,明明我已经看出来了,为什么没有阻止悲剧的发生?

我坐在椅子上,不住地自责,眼前浮现出一个个“小红帽”:那两个中年男人,那个导游,那些陌生的脸。。。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可天底下没有卖后悔药的,一切即成事实。旁边的摊主不明白为什么我的脸色如此难看,而我也找不到倾诉对象去排解心中的郁闷。没到中午我便草草收摊,回到住处发呆。

这一下午,我坐在窗前几乎没挪过地方。。。想来想去,回忆起衡山道士的一句话:生死有命。或许是老天要收下这么多条人命,任何人都无力阻止。生命看似坚强实则脆弱,好端端的一个人可能说没就没,无论这人对自己有多重要。想到这里,我拨了一通电话,给父母,给欧阳,还有张玲。接到我的电话后大家都感觉有些突然,问我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我矢口否认。这些熟悉的声音,令我心里舒服了很多。他们都在,离我或远或近,这个世界上,对我最重要的人也就是他们了。生命还在继续,生活还得照旧。。。

欧阳一下班便跑到我这来,她仔细观察着,揣摩着我内心的动向。我没有给她透露什么,只是紧紧抱住她,呼吸,再呼吸,感受着一份实实在在的爱,感受着远在他乡的酸楚,还有没能拯救那些人的遗憾。这事过了好久,内心都无法平静,虽然很想忘记那些脸,却总是清晰的浮现出来。有了这次经历,我对生命的含义有了新的认识,带着“特异功能”,我希望能帮助到别人。

此后摆摊,我开始关注起路人,仔细观察着别人的脸。说来也怪,自从那次车祸后,我就没再看到有人眉间带青斑,哪怕是一些看似必死的事,结果却令人欣慰。

随着汽车进入寻常百姓家庭,车祸便呈现明显高发。我摆摊的地方再过一条街便是宁远县的交通主干道,道路虽宽敞,但车速普遍较快,不少岔路口成为事故多发路段。

欧阳曾跟我说过好几次希望能把窗帘换个颜色,一天,我们去商店选购。刚出店门便听到路上一阵尖锐的刹车声,紧跟着就是“砰!”的一声,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被撞飞,重重摔在地上不省人事。周围人跑过去,大多是看热闹,肇事司机下来简单看了看伤者便打起电话。所有的人都只是呆呆站在那里,我发现那小男孩虽然外表伤势不重,但却昏迷不醒;眉间并无青斑,可脸色异常苍白。这么重的撞击下,我担心那孩子有内伤,便让欧阳把车开来,小心翼翼的把人抬上车送往最近的县中医院。经过检查,那男孩的脾脏破裂,腹腔大出血,必须紧急手术摘除脾脏,需要转至几公里外的县人民医院救治,病情容不得半点延误。

小男孩最终进行了成功的手术,因为我及时把孩子送往医院,才为之后的救治争取了时间。面对家人的感谢,我内心无比高兴,这件事也深深触动了欧阳,对我除了喜欢,还多了一分敬佩。

第二十三章 死亡信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