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长沙寻瓶

  气流在身边环绕,我抱着冰冷的欧阳,一时间不知所措。我闭上眼,一次次做着深呼吸,强迫着自己不去想刚才的画面。。。渐渐的,风停了,我的身上感觉到一阵潮热,汗珠从额头上流下来。我下意识的用手拂去汗水,玳瑁佛珠碰到我的脸上,大概太用力了,碰得生疼。

这才让我注意到佛珠,玳瑁有辟邪的功效。依我看,欧阳似乎是“鬼上身”了,倘若给她戴上佛珠会发生什么呢?我摘下佛珠,给欧阳戴在手上。佛珠被戴上的一刻,串绳断了,珠子噼噼啪啪的洒了满地;欧阳也像抽了筋一样瘫倒在地上。我赶忙抱起欧阳,把她放在床上。过了一会儿,欧阳睁开了眼,目光里恢复了往日的清纯。当她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急忙羞怯地抓着床单想把自己裹起来。我展开被子给她盖上,蹲在床边问:“欧阳,你好点没?”

欧阳有些摸不着头脑,问我:“我。。。我。。。怎么了?”

“你不记得了?你刚才洗澡出来,就这样全身赤裸地站在我面前,还抱着我。”

欧阳轻轻往被窝里缩了缩,满脸通红。“那。。。我们有没有。。。”

“放心吧,我们什么都没做,后来你瘫倒了,我就把你抱到了床上,之后就是现在喽。”我叹了口气,又问她:“你刚才有没有什么感觉?”

欧阳迟疑了一下,说:“我只记得刚才在洗澡,里面很热,后来就觉得越来越热,越来越幸福,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那种幸福太甜蜜了,都不知道怎么去形容。”

我似乎明白了,欧阳刚才真有可能是被女鬼控制了,可它干嘛要让欧阳诱惑我,肯定是有什么目的!我低下身要捡散落一地的佛珠,发现佛珠的位置有些怪异,我站起身来,看到佛珠沿着欧阳倒地的水印边缘有规律的放置着,组成了一个人形图案。没错,一定是那个女鬼。玳瑁摆放的位置就是提醒我,欧阳刚才就是“鬼上身”了。我把佛珠一颗颗捡起,捧在手里,欧阳见状,问我为什么珠子都掉了。我笑笑说:“呵呵,被你迷的呗,不小心把绳子都拽断了,你身材太好了!”

“你这人,讨厌死了!”说完伸出胳膊叫我过去。

我坐在她旁边,静静守着她。欧阳看着我,眼神里留出四溢的深情。

“祁伟,你是个好男人,有你在我心里特别踏实。”

这句话貌似是真心话,我的心这才放下来,郑重地对她说:“欧阳,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会好好保护你的。”说完,低头轻轻地吻了下她的额头,她没有躲闪,闭着眼享受我充满深情的吻。这一吻是我发自内心的,也宣告了我正式接受欧阳的感情,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我都会尽自己全力保护她。。。

这一夜,我和衣而睡,欧阳躺在我的臂弯里,睡得像个小孩子,不时嘴角还露出笑容。我思考着发生的一切,总感觉那个女鬼似乎想让我与欧阳发生关系,既然她想让我那么做,我偏偏不能上她的当。在女鬼没有离开欧阳之前,我绝对不能碰她。

清晨的阳光驱散了清凉,迷迷糊糊中,我看到欧阳捧着脸在旁边看着我。

“你醒了?”欧阳的笑容比阳光还灿烂。

我眯缝着眼,左右看看。“几点了?”

“9点多了,还不起床,懒猪!”说完便吻我的嘴唇。这吻甜甜的,黏黏的,真舒服,吻得我瞬间变得清醒,幸福围绕。她的头发散落在我的脸上,我们的唇互相摩擦着,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欧阳闭着眼,一脸享受样子。我紧紧抱着她,真希望一辈子都不撒手。在现在,接吻貌似是最安全的表达爱意的方式,除此之外,我不会越雷池半步。接吻真的很耗费力气,我们俩躺在床上,都急促地呼吸着,不约而同地看看对方,不约而同的笑着。。。

收拾完行李退了房,我对欧阳说:“我们去长沙吧?现在就走。”欧阳自然听我安排,跟我一起去往长沙。

长沙,从北方去宁远的必经之地,中国著名的城市,论历史,论人文,论经济,在中国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几年前曾来这座城市旅行,那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长沙与北方的很多省会不同,总给人呈现出一种歌舞升平、经济繁荣的景象。欧阳是个湖南妹子,自然对长沙也有着特殊的情感,就像湖北人对武汉,四川人对CD一样,打心眼里喜欢。从衡阳坐火车到长沙也就2个多小时路程,下车便是始建于1912年的长沙火车站,虽然看起来不像长沙南站那样富有现代气息,但历史的痕迹让它更为珍贵。

在火车上,我已跟欧阳商量好,长沙之行可能要多住几天。死去的摆摊人只说瓶子被在长沙开店的人买走,究竟在哪儿开店并未提及。我初步设想是去长沙的古玩市场转转,看看是否能有收获。

在衡阳,欧阳曾经问我为何非要找到那个瓶子,我只跟她说是出于喜爱,希望能把一对瓶子凑齐。我不想她知道太多,更不想她为我担心;而她身上的女鬼时不时蹦出来为害一下,也让我觉得这瓶子与女鬼之间有着什么联系,所以当务之急就是找齐瓶子。

长沙较大的古玩市场有十余个:天心阁古玩城、大麓珍宝古玩城、长沙古玩城等等都是规模比较大的专业古玩市场,若想蜻蜓点水般的转遍,怎么也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我们在网上定了一家快捷酒店,能省点是点;又担心欧阳好不容易来趟长沙却急急忙忙的只顾赶路,无暇玩耍,于是我一口气定了15天的房间,当然还是我们同住一室。

由于不少古玩市场地摊比较多,他们最热闹的时候都在周末,所以工作日期间,我们只去固定店铺较多的市场,上午转一个,下午转一个;周末则去地摊多的市场看看。刚开始,欧阳还跟我一同进古玩店,由于不少古玩店里摆放着开光辟邪的物品,欧阳总说进店以后身上不舒服,觉得害怕。我隐约觉得,那是她身上带着女鬼的原因,所以后来我只是自己一个人去店里,她则在门外等着。

一次我走进一家专营古玩玉器的商店,正四处巡视店内商品,老板发现我手腕上带的玳瑁佛珠,就向我打探起这个佛珠来:“小伙子,你手上的珠子不错啊?是玳瑁的吧?”

我一愣,点了点头。

“能让我开开眼吗?”老板诚恳的态度让我不好拒绝。于是我把佛珠摘下来递给他,他小心翼翼地接过,上下左右的仔细端详,突然抬起头问我:“你这珠子卖吗?”

“不卖”我斩钉截铁地回答。

“真是不错的东西,现在这种物件可是很难见了,以我看,这串珠子的年龄应该至少半个世纪以上了。”老板不无惋惜地说道。

我也不懂,刘大爷只说他带了20多年,不过看老板人不错,就像跟他打听下瓶子的事。我从背包里拿出那只景泰蓝瓶子,递到老板手里,“老板,您见过这个瓶子吗?”他自己端详着,用手指轻轻触摸着瓶口瓶底,说:“怎么?你要卖?”

我心想这老板怎么什么都想收,“不卖,我只想问问您是否见过这样的瓶子。”

老板抬眼看看我,又看看瓶子,说:“你这瓶子是泯国的,应该是一对,价格不太高,泯国的东西。不过看着做工还不错,摆家里挺好。今天是第一次见,过去没见过。”说完便把瓶子还给了我。

“老板,我想找到另一只,您看怎么去找?”

老板哈哈大笑起来,“找另一只,您没事吧,这东西上哪找去?再说了,你怎么能确定另一只是不是存在?”

听他说这话,我心里一凉,是啊,上哪儿找去。欧阳看我半天没出来,想进来看个究竟,刚迈进大门,就见她用手捂着额头,晃晃悠悠地险些摔倒。

“哎!姑娘小心!”老板喊了一声。

我急忙伸手扶住欧阳,回头跟老板说:“没事没事,她有点低血糖,一会儿就好。”

这时我才看见商店里摆着一尊铜佛,铜佛前面还供着果盘,估计这尊佛像是被开了光的。我扶着欧阳从店里出来,她问我为什么最近经常头晕,而且在外面没事,一进商店就头晕。我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就瞎编了个理由说是商店里空气不好的缘故。

一连转了几天都没有收获,看着欧阳有些疲惫,我决定休息两天,陪她好好放松一下。可随后的几天,欧阳的状况让我愈发担心起来。

第十七章 长沙寻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