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似曾相识的墓地

  我出院的时间恰巧是给欧阳烧“四七”纸的日子,一早我买了纸钱和鲜花,独自去往墓地。这一路我很沉默,心里似乎有好多话想跟欧阳说,可她听得到吗?二十多天了,我每天都想着欧阳的音容笑貌,幻想着能跟她举行婚礼,迎接孩子的出生,我那幻想的幸福全被无情地击碎了,如今只剩我一个人,接下来的生活该怎么进行下去?

在公墓门口,我呆呆地站着,双脚不愿踱向那个应该去的地方,因为我不愿接受这个事实,我的未婚妻、我爱的女孩就静静地安葬在那里。我看着手中的纸钱,那些颜色和形态让人难堪;再看看捧着的鲜花,自己最喜欢的黄色怎么变成了寄托哀思的颜色。好吧,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我要去欧阳的墓前,看看她,跟她聊聊天,让她知道我爱她。

欧阳的墓远远就能看到,那块汉白玉的墓碑明显比旁边的更洁白,“爱女欧阳凌宇之墓”,碑文清晰刚劲,这是欧阳爸妈用淌血的心刻下的字。我把鲜花放在碑前,轻轻抚摸着墓碑的每寸角落,“小宇,我来看你了,老公来看你了。。。”眼泪夺眶而出,模糊了视线,我赶忙擦掉眼泪,我要真切地看看她,更不要让她看见我的泪水。

我坐在地上,半天不知道该干什么。平静了一会儿,我把纸钱放在火盆里,没有点燃,还是想跟她说几句话。“小宇,你在那边还好吗?吃的惯吗?住的惯吗?我还凑合,刚出院,伤口已经不疼了,只是胳膊上留了个疤。左手现在没劲,大夫说需要康复一段时间,但想恢复过去的力量不容易了。没事,我不是左撇子,影响不大。小宇,没有参加你的葬礼,你不会怪我吧?我觉得你会原谅我的,那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切,以前你会跟我调皮,跟我撒娇,可当你静静躺着,我该怎么办呢?记得你曾经问我:喜欢生男孩还是女孩,我说想生个女孩,长得像你一样漂亮。可现在,你倒真够狠心的,不仅孩子见不到了,连你也见不到了。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可那天是我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我为什么要同意你一起去?我为什么没有阻止你,你的小脾气,我由着你的小脾气却让你离开了我,我多希望死的人是我!是我啊!”

我捂住嘴,哽咽地说不出话来。从兜里掏出一瓶酒,打开瓶盖,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接着说:“小宇,你的酒量比我好,来,老公陪你一起喝,不许笑我没酒量哦!”我在碑前倒了些白酒,这是给欧阳的,她能喝,不会醉的。

“小宇,你知道吗?曾经你鬼上身了,一直被蛊惑才喜欢我,我没有告诉你实情,为了救你才跟你在一起。本以为这样就万事大吉了,可你还是没逃过去。现如今,我活着,可我活得痛苦啊!我的女人,我的孩子都没了,我的希望也没了,谁能把你还给我,我做什么都行,谁能啊!”

“好吧,也许你累了,想歇歇,那就歇歇吧。我会去找那个瓶子,然后找那个女鬼算账,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把瓶子找到!”说完便一口气喝下半瓶白酒,猛然把酒瓶摔得稀烂,“小宇,你在那边需要什么,告诉老公,老公给你!”

纸钱被点燃,火苗熊熊的,我看着火苗,里面有欧阳,她在冲我笑,还是那么迷人,那么漂亮。“小宇,老公爱你!”

从欧阳墓前转身站起来,走了几步,回头想再看看这里,突然眼前的一幕似曾相识——过去的那个梦,梦里有个男人在墓前看望自己的伴侣。我仔细看看四周,没错,就是这个场景,难道,难道那个男人就是我自己?宿命,这就是我的宿命吗?要送走自己心爱的人,跟她阴阳相隔的聊天吗?

正在这时,我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还有轻轻的抽泣声,扭头一看,是欧阳爸妈,他们穿着肃穆走向这边。以前总听说有人一夜白头,却不曾见过,今天我才真切看到了。欧阳爸的头发真的白了,面容憔悴,走路再也不见那种硬朗和干练了;欧阳妈许是哭得太多,眼睑明显浮肿,面色黯淡无光。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人生中的大悲啊!

“叔叔阿姨,我来看小宇了。”我给他们深深地鞠了个躬。

“小祁啊,你的伤好些了吗?”欧阳爸关切地问我。

“嗯,好多了。叔叔阿姨,你们也要保重身体啊!”

他们点点头,缓缓走向欧阳的墓。忽然欧阳爸停住脚步,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转身交给我,说:“小祁,虽然你们没有结成婚,但我们都把你当女婿看,这次你受了挺重的伤,以后的生活会更艰难。小宇走了,我想她也希望我们能照顾你,不过你还年轻,今后的路长着呢。这里有点钱,也算给你未来生活提供些保障,别嫌少,拿着,密码是六个六,全是我们家的一点心意。”

“叔叔,我不能要,我可以靠自己生活下去,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都没帮上忙,真的,我不能要。”

任凭我怎么推诿,欧阳爸硬要把卡塞给我,并说不管今后怎样,宁远都有我一个家,欧阳在天之灵也希望我幸福。手里拿着银行卡,眼泪不住地流下来,心想我上辈子积了什么德,遇到这么好的一家人,“祁伟,振作起来,为了关心自己的所有人,坚强地活下去!”

回到住处,我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说想继续在宁远生活一段时间,也好照顾一下欧阳父母。经历了这次变故,母亲变得更加尊重我的选择,她和父亲只希望我能早日从阴影里走出来,早日开始新的生活。在墓地的一气酒喝了不少,连日来身心疲惫,让我放下电话便睡着了。

梦里,我真的见到了欧阳:她散落着头发,在一片云雾中跑着、跳着、笑着。。。她说要跟我去衡山玩,她说她从不后悔跟我在一起。当我想拉住欧阳的手时,她消失了,云雾变得暗淡起来,从深处走出那个女鬼。这次我不再害怕,气势汹汹地想抓住女鬼跟她理论,可刚走近她,差一步就可以抓到她时,身体却无法动弹,手脚像被捆住了一样。

女鬼飘向我,奸笑着说:“你也知道失去心爱的东西是什么滋味了吧?报应!报应!”

这次我看清了女鬼的脸,那真是张美丽的脸,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美丽,水汪汪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如樱桃般的嘴唇,婀娜的身段,年纪似乎很轻,我不能理解这样年轻漂亮的女人竟如此凶恶,三番五次找我麻烦。

正当我怀疑欧阳之死是否关系女鬼时,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胚胎。。。。。。阴阳怪气地说:“这就是你的孩子,没见过吧?”说完便放进了她嘴里。。。。。。

“你这个巫婆,你是混蛋!”我发疯得喊着。

“你的孩子?哼,那其实是我!我让你女朋友跟着去的,我让那个男孩开得快车,要不是你手上的佛珠,你们都得完蛋!”女鬼面不改色地说。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你害死三条人命?”我的怒火只能从眼睛里喷发出来。

“因为你夺走了我心爱的东西,这是报应,啊哈哈哈!”说完女鬼便消失在黑暗中。

“别走,你这个混蛋!我饶不了你。。。。”

“咚咚咚!”这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人在敲门,我从睡梦中惊醒,一刹那我已分辨不清梦里梦外了。清醒了一会儿,我才意识到:的确有人在敲我房门,心想这是谁啊?

第二十七章 似曾相识的墓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