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情敌

  说完欧阳便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张玲也不示弱,端起酒杯同样喝完。这样下去两人都得喝多,我赶忙劝阻道:“好了好了,张玲,你今天刚到宁远,挺疲劳的别喝太多,一会儿我们送你回去。”

“别说我们,是你!我只要你一个人送,我有话对你说。”张玲的语气坚定异常,不一会酒劲上来了,她的脸变得通红。

“张玲,你别再喝了,我现在就送你回去。”说完便让欧阳在饭店里等着,她自然不会乐意,百般劝说后欧阳才勉强同意我单独把张玲送回旅馆。

秋天的晚风有些凉了,张玲走出饭店,被风一顶便难受起来,跑到墙角吐了。看着她难受,作为一个朋友,心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是因为我她才喝了这么多酒。把酒吐出来身体大概舒服了些,张玲一直跟我说她没事,只是酒喝得太快了。

“张玲,你怎么自己跑宁远来了,不用上班吗?”我问道。

“一个月没见你了,我想来看看你,就休了6天的年假。看你现在还不错,我挺开心的,一直都怕你出事。”张玲的眼眶里泛着泪光。

我赶紧调整下气氛,笑着说:“我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

张玲转涕为笑,斜了我一眼说:“你就得瑟吧!”她喝了口水,接着一本正经地说:“来之前我去找周叔叔了,周叔叔说咱俩那天去找他的时候,发现我不对,也就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在身上。为了保护我,他第二天托人给我送来一个香袋。周叔叔给我详细解释了你的问题,他说有个冤魂被你从南方带回来了,就是景泰蓝瓶子的主人。后来那个冤魂从你身上转移到了我身上,时间大概就是我闺蜜去世的那天晚上,因为咱俩有身体接触。冤魂在我身上没别的目的,就是想通过和你发生关系进而回到你身体里。周叔说你为人正派,再加上有神物保护,冤魂无法上身,只有通过男女关系才能回去。”

看来衡山道士的分析跟周大师一致,那个女鬼就是在蛊惑人心。

“那个冤魂为什么非要回到我体内?它想干什么?”我紧接着问。

“周叔叔没说,但他只提到‘孽缘’二字,知道我要来,他托我转告你,在瓶子没被还回主人之前,千万不可与任何女人发生关系,冤魂一定会再次找到合适的女孩子,进而驱使她们与你发生关系,妄图重回你身。”说完张玲话锋一转,盯着我问:“祁伟,你没跟欧阳有什么吧?”

我本来不想说跟欧阳已经发生关系了,可张玲看样子对我也是真感情,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要跟她说实话:“张玲,我跟欧阳已经有关系了,不过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我都能接受。”

“你。。。”张玲欲言又止,站在路边,抬头望着天空。宁远的天空真的太美了,深蓝色的夜空中,繁星点点,犹如天鹅绒幕布上撒满钻石。都市里的人大概都没有见过这么多这么亮的星星,那些离我们很远很远的星体,寄托着多少童年的回忆。

张玲转过头,我才发现她满面泪光,静静地说:“祁伟,周叔叔说我喜欢你是受到冤魂蛊惑,可我觉得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我害怕会失去你,虽然在你心里也许根本没有我的位置。我会为你祈祷守候,哪怕只是毫无意义的等待。你要保护好自己,早日解决这场孽缘,记着在北方,我等着你!”说完便跑着消失在夜幕中。。。

我没有去追她,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单身,有了欧阳,我无法再给张玲承诺什么。心底里,我真的感谢她!认识两年来,在陌生的城市里让我有了个可以聊天的朋友;在我发生状况的时候,她都尽心竭力地出谋划策;我来到宁远,虽然相隔千里却始终牵挂着我。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可张玲自己却犹如秋风里的落叶,孤独地飘零着。我默默地祝福张玲,希望这样一个好姑娘能找到对她好的人,能永远幸福!

回到饭店,我看到门口停着一辆猛禽皮卡,是兰峰的那辆,心里奇怪他怎么也来这吃饭了。进门才看到,兰峰居然坐在欧阳旁边。我快步走向欧阳,兰峰看见我,勉强地笑了笑说:“祁伟,你小子真行啊!我几年都追不到的姑娘你几天就追到手了。这么着吧,喝了这杯酒,咱俩就算是朋友,我当你是条汉子;不喝的话,我瞧不起你,而且我还得跟你抢凌宇!”

兰峰手里拿着一个大玻璃杯,倒了满满的白酒,这一杯足足有4两。他把酒杯端到我面前,略带蔑视地等待我的答复。欧阳没有做声,或许她也想知道我是不是真心对她。眼看没有退路了,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我接过酒杯,仰头一口气喝完了,白酒一口一口刺激着我的喉咙,我的胃,我强忍着身体的排异反应——呕吐感,艰难地把整杯白酒喝光了。我用力把酒杯撴在桌上,自己一动也不敢动,生怕白酒会喷薄而出。

兰峰鼓了鼓掌,说:“行,哥们儿有种,算是欧阳没看错你。”他也端起一杯酒喝了下去,“今天咱们就是兄弟了,以后在宁远,有什么麻烦就找我”说完看看欧阳,他的脸距离欧阳非常近,说道:“凌宇,今天开始我放弃你,这些年你在我心里都是最漂亮的姑娘,从前是现在还是,以后也是。祁伟人不错,好好过!”

我以为说到这兰峰会离开,可他却坐下动筷子吃菜了,这个兰峰!欧阳搂着我的胳膊,问我难不难受。能不难受吗?感觉一张嘴酒都能冒出来。但在此时,我不能说软话,一直跟欧阳说没事。过了不长时间,白酒终于起作用了,酒劲如波涛一般袭来,一浪接一浪地撞击着我的身体,我努力睁眼看着兰峰,他时明时暗,时静时动;兰峰与欧阳的交谈也一会儿远一会儿近,再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嗓子干得生疼,我努力想爬起来找点水喝,可身上软绵绵的,头晕目眩。黑暗中,手胡乱摸索着,突然碰到了一个人的身体,我艰难地凑过去,发现是欧阳,她就睡在我的床边。我坐起来环顾四周,哦,原来是在出租屋里。我光着脚下床找水喝,经过衣柜的镜子时,我发现镜子里有人,我揉揉眼再看,没错,就是有个女人!那女人背对着我笔直地站着,她身上的衣服如此熟悉,浅蓝色绸缎上衣白纱裙,就是我几次看到的那个女鬼!在我盯着她看的时候,女鬼慢慢转过身来,动作平滑地像脚下装了轴承一样。她低着头,长发遮住了脸,一动不动地站着。

“你是谁?干嘛总在我身边出现。”我愤怒地问她。

女鬼没有出声,而是逐渐向我靠近,她的脸离镜子越来越近。就在她即将贴到镜子的时候,里面好像有一阵大风吹过,吹开了她的头发,此时我才恍然看到,那女人居然没有脸,除了一片苍白,眼睛,鼻子,嘴都没有,她继续向我靠近,镜面仿佛被融化了一般,那张没有五官的脸竟然从镜子里出来了!

我恐惧地向后一躲,脚下突然打滑,只感觉身体被腾空后便失去了知觉。。。

第二十章 情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