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一群“青斑客”

  在我摊位对面是家卖工艺品的商店,店面规模挺大,许多旅行团会光顾那里。说起来我们是竞争对手,但其实谁做谁的生意。商店老板跟不少旅行社关系熟,所以总能看到导游领着一群人出来进去。别看工艺品价格不高,利润却很丰厚,对半挣是最起码的,尤其在大店里,利润空间就更大了。这也不能全怪商家,他们只不过是利用了游客的心理罢了。

一天早晨刚下过雨,我起床后便犹豫还出不出摊。摆摊卖货对天气依赖很大,天公若不作美,几乎就没什么顾客。我打开窗户,看到天空微微发亮,估计一会儿能出太阳。另只瓶子至今没有着落,想想还是去碰碰运气,生怕错过了机会。

我骑着电三轮驮上货物到了摊点,跟我料想的差不多,大街上没多少行人。支起遮阳棚,撑开折叠桌,放上林林总总的湘妃竹工艺品,这就是我每天要做的准备工作。别的摊主也不忙,大家聊天、打牌、嗑瓜子,打发时间。

街头不远处缓缓停下辆旅游大巴车,看牌照是从长沙过来的。车上下来二十多个游客,统一戴着小红帽。一位年轻女导游举着小旗把大家召集起来,简单说了几句后,人群便散开了。那些游客三三两两的在我们这条街转悠。

我回到自己的摊位上,等着有人来光顾。对面的商店招牌大,装修好,去里面的人自然也多,不过那里东西贵些,很多游客还是比较理性,从店里出来就会转转我们的小摊。有两个带着长沙口音的中年男性来到我的摊位上,东看看西看看,他们不约而同看中了我的竹制笔筒。经过讨价还价,最终以60元两个成交。我卖一个笔筒,能挣十六块钱,利润还是蛮高的。其中一人给了张百元钞票,当我把找零递给他时,才发现了一个不愿看到的情况:一个多月了,我没再见过别人眉间有“青斑”,而面前的这两个人,他们眉间全有斑块。我心里明白,自从女鬼“回来”之后,“通灵”的特性估计也被激活了。看着这两人,我内心十分纠结,揣测着他们为什么都有那临死的印记。

我想搞清究竟,便询问两人的旅游行程。他们说昨天去了九嶷山,今天吃过午饭就准备回长沙了。我抬头看看天,天气似乎有转晴的迹象,自己不清楚危险从何而来。这时又走过来几个戴小红帽的人,是他们一起的同伴。两个男人跟其他人炫耀着手中的笔筒,谈笑风生。而我的心则提上了嗓子眼,因为那几个人的眉间同样有青绿色斑块。我的天!这么多人要死了,那肯定不是自然死亡,十有八、九要发生灾难了。

我把摊位托付给旁边摊主照看下,便在街上急切地寻找着带小红帽的游客。一个、两个、三个。。。。。。我逐一观察这些人的眉间,其中只有三个人没有斑块。那个年轻的女导游带着帽子,刘海被帽檐压住,但仍无法掩盖住青斑。不行,我得做点什么,一定要避免悲剧发生!

“导游,你们今天就回长沙吗?有件事我想跟你说说。”我神情紧张地问着导游。

“是啊,有什么事吗?”女导游显然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们能不能明天再走?”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也清楚,等于白说,因为没有合理的理由让他们推迟行程;而且即使明天出发,我也不知道能否让这些人逃过灾难。

“为什么?”导游疑惑地看着我。

“那个。。。。天气预报好像说今晚有雨,你们。。。”我的话还没说完,导游便以开车的司机是驾龄20多年的老师傅为由拒绝了我。这不能怪导游,任何一个人像这样被陌生人无缘无故地劝阻都会难以信服。更何况对于那些“青斑客”即将死亡的推测,第一,我没百分比把握,第二,真要说实情来鬼才信。我望着即将放晴的天,内心焦虑无比:二十多条人命啊!只有寄希望于自己的判断失灵,还有那个老司机。

我不知不觉踱向大巴车,也许是想看看导游口中20年驾龄的老司机是什么样。那位师傅大约40多岁,长着“少白头”,正站在水桶上擦着挡风玻璃,嘴里还叼着烟,看起来是个挺严谨的人。我向前几步,想看他个正脸,脚步声吸引了司机的注意,他扭过头看了我一眼,问道:“哥们,有事?”

我摇摇头,扯个闲话题回答:“师傅,您这车几年了,保养得不错啊!“

“4年了,还可以吧!”说完司机把烟头掐了,又接着擦玻璃。

就在司机跟我说话的时候,我看清了他的额头,眉间什么也没有,这让我稍稍松了口气。心想司机没“青斑”,也许这场灾难不是源于车祸,那是。。。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是兰峰打来的,说有事找我,并约好中午在附近的饭店吃饭。这小子找我做什么?不会是跟欧阳有关吧。不过看他也是个爽快人,应该不会出尔反尔,既然那晚他已经说了放弃追求欧阳,想必是说话算数的。

我把摊位的东西收拾收拾,寄存在旁边一个熟悉的商店里,骑上电三轮就去找兰峰,那群游客的事暂时也被搁置下来。

我到饭店的时间有点早,过了大约半小时兰峰才进来。一进门他就冲我满面春风地笑着,这让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兰峰点了几个菜,要了几瓶啤酒,说边吃边聊。我伸头看看门口,外面停着他的“猛禽150”皮卡,就劝他说:“你不是开车了,怎么还喝酒?”

“没事,这点酒。。。何况在宁远,谁还敢找我麻烦?”他一脸不在乎地回答。

虽然见过几次面,但我从没跟欧阳打听过兰峰的背景,只感觉跟他不是一路人,交集不多便不再操心。今天听他一介绍,才知道原来兰峰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矿老板,旗下有几个铅锌矿外加开采水泥灰岩,资产应该是富甲一方;兰峰是他们家的独子,自然就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了,整天无所事事地开着“猛禽”闲转,泡泡吧、泡泡妞是他每天生活的大部分。如今也20多岁了,他想自己搞点什么生意,不为别的,就是想有点事做。他父亲的矿上不用操心,虽说这几年矿业不太景气,但毕竟干的时间长了,维持盈利还是没有问题的。兰峰听欧阳说我以前在贸易公司上班,就想搞个买卖,并请我去帮忙。只是苦于不知道经营什么,所以今天来找我了解一下。

我一听这事,倒是觉得靠谱:即便是“富二代”,整日游手好闲,对谁都没好处。我在贸易公司呆了三年,虽然不是业务第一线,但对里面的事情还是略有所知。兰峰有个实力雄厚的老爹兜底,只要选对路子,用心经营,生意是可以做起来的。我在宁远除了摆摊,也没什么营生,出来一个多月了,花销不少,就算还能抵挡一段时间,但这么下去总归不是办法;倘若以后真要跟欧阳谈婚论嫁,没个稳定工作怎么行?

于是,我答应给兰峰帮忙,在酒桌上便聊起了未来的公司:“兰峰,首先感谢你信任我!来宁远一个多月,感觉这里还是有些商机的。九嶷山是宁远的旅游景区,靠旅游肯定能有发展,但当前交通还不是特别便利,九嶷山不算热门景区,搞旅游需要静待时日;农产品里生猪、烟草、油茶林是宁远的优势产业,前两项个人搞没什么空间;油茶林出的山茶油属于健康食品,自古有名,虽然我感觉日后发展空间不小,但食品加工行业资金门槛高,你又无品牌,搞起来投入大,回报周期长。就说我摆摊卖的竹工艺品吧,很多游客都挺感兴趣。我觉得可以利用宁远当地特有的湘妃竹资源,发展竹木加工产品,搞出特色来。做这个投入小,见效快,应该有干头。”

兰峰一听我讲得头头是道,不禁喜出望外地说:“果然是有经验的‘老手’,说的有道理,服了!”说完便端起一杯啤酒与我一饮而尽。兰峰说当前他手头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等过些日子便开始着手竹制品公司的事,并许诺公司的盈利跟我三七开,他七我三,而且不用我投一分钱,公司没有盈利的时候会给我些工资贴补。

兰峰开出的条件的确优厚,不过头一次跟他打交道,我也没抱太高期望,只图生活能正常进行就好。

第二十二章 一群“青斑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