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为她失眠

  到湖南道州火车站已是晚上9点了,这么长的路途火车晚点也属正常。开往宁远的长途车早已停运,我们只能在道州先住下,明天一早再动身。我跟欧阳凌宇找了间她比较熟悉的旅店,房价真的很便宜,当然条件嘛肯定是比不上快捷酒店,但看起来卫生还可以。

9点多了,很多饭馆都已停业,不过此时还有肯德基,虽不是24小时营业,但这个时间绝对有饭。为了感谢她找到了便宜旅店,晚饭是我请的。旅店离肯德基也不远,在这个湖南的县城里溜达,感觉与北方还是不同。路上人很少,多条河流流经此地,最大的一支要数潇水,空气明显湿润许多。由于是南方,温度还是稍显高些,不过今天刚好下完雨,凉爽湿润。我们踩着潮湿的路面,边走边聊,有这样一个能说会道的女孩子在,气氛自然不会尴尬。她给我介绍了不少家乡的情况,俨然一个私人导游。或许在夜晚人的情绪跟白天不同,一路颠簸的疲惫加上惬意的环境,让我感觉路灯下的欧阳凌宇是那么迷人,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对一个初识的女孩子有如此感觉。

回到旅馆,我才发现自己的房间与欧阳的房间居然只隔着一层石膏板,而且石膏板的两边就是我们的床,当她坐在床上的时候,石膏板甚至有轻微的晃动。我去!这不跟住一间屋子没什么区别吗?旅店可以洗澡,折腾一天了,洗个澡早点睡觉,明天还要往宁远赶。当我推开卫生间的门,一只蟑螂从地上飞快爬过。我大叫了一声,叫声把欧阳引了过来,不知怎么她竟推门进来了,这时我才知道自己没有锁门。

“怎么了?怎么了?”欧阳凌宇急切地问。

“蟑螂!我最怕蟑螂了!”说完我发现自己上身赤裸,下面只穿着内庫,我慌忙抓起墙上的浴巾把自己围住,红着脸站在卫生间门口。

“嗨!我还以为见鬼了呢!”说完自然地转身走了,“把门锁上!记住!”

唉。。。椿光乍泄啊!居然这幅模样出现在一个女孩面前,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我似乎觉得做错了事,洗澡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在思索这些。不过想想也挺有意思的,本来枯燥无味的旅途变得春意盎然,“哪怕只是养养眼也好啊!”我自言自语的走出卫生间。坐在床上的时候,我听到隔壁欧阳正在用家乡话打电话,估计是跟她妈妈,许多方言我听不太懂,反正大概意思就是她在道州住着呢。

我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突然手机有短信,我一看原来是张玲发的,她在微信里问我到没到湖南。说真的,这一路上光顾着养眼了,竟然没想起张玲,可人家还惦记着我呢。寥寥几句,我们就停止了聊天。我虽然跟张玲认识两年了,也是最近才对她有一点感觉,一点点,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喜欢。可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我真的一见倾心,青春、靓丽而又活泼,跟她一起走着总想多看她两眼,却又怕她发觉。“冷静!冷静!”我提醒着自己,只是刚刚认识,什么都不知道,瞎想什么?

这时石膏板那边的欧阳凌宇已经睡着了,道州的夜晚真静啊,静得让我清清楚楚地听着她的每次呼吸,我则睁着那双打了鸡血似的眼,手心时干时湿。

这一夜我几乎就没睡多久,迷迷糊糊中天亮了,欧阳的起床声再次把我吵醒,这次还夹杂着歌曲,是她唱的,很好听。人说湖南妹子辣,人人会唱歌,这话果然不假,欧阳真的有把好嗓子,声音清亮婉转,每一句都那么恰到好处,每一句都那么沁人心脾,这哪里是个女孩子,简直就是妖精,着着实实的把我给迷住了。

坐上长途车,1个多小时我们就到了宁远。下车后,欧阳问我用不用帮忙找个住处,我确实人生地不熟,有她帮忙自然是好。她帮我找到住处,这次不是旅店,而是出租屋,因为我觉得恐怕一时半会走不了,出租屋费用要低很多,而且更重要的是,出租屋离欧阳家很近。

欧阳离开了,我坐在出租屋里,心里有些失落。我想不到来宁远的路上会遇到欧阳,更想不到自己居然为她着迷。虽然我是来找瓶子的,但这感情被激发起来,总让我心里毛毛躁躁的。一连3天,我都不知道该干什么,每天除了在街道闲逛,就是在屋里发呆。我渴望那个女孩子出现在我身边,没有,3天没有,5天也没有,欧阳一直没有出现。不行,不能这么下去,我来干嘛来了?我从行李箱拿出瓶子,思考着该如何找到另一只。对,先去找那个摆摊的人。

我打上摩的去了宁远最繁华的街道,上次就在那买的景泰蓝瓶子。我找了半条街都没找到那个摆摊的人。第二天又去一趟,还是没有,可这次,我有意外收获,发现欧阳跟一个女孩子正在逛街,我急忙走上前叫住了她。“哎,欧阳!”

“呦?是你啊?”她扭头跟同伴笑着说:“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北方汉子!”

想不到她居然跟同伴提起过我,真让我格外欣喜。我加入了她们一起逛街,并没说几句话,只是东张西望地找人。欧阳看到我这样,就问:“你找什么呢?”

“我找个摆摊的人,上次从他那买过工艺品。”

“他在什么地方摆摊?”

“那边”,我指着不远处。

她径直走过去,进到旁边一个商店,不一会出来了,说问过商店了,那个卖工艺品的好久没来了。

这真是晴空霹雳,这下我怎么找得到那个人,怎么找到另一个瓶子啊!欧阳似乎看出我的心事,调皮地笑着说:“你得谢谢我。”

我哪还有心思跟她开玩笑,不耐烦地说:“谢你什么?”

“我呀,知道他是哪个村的。”欧阳的话顿时令我转悲为喜。

“真的?”

欧阳点点头,她说宁远这个地方不大,找人不是太难的事情,何况这些摆摊做生意的,都是附近村里的人,一来二去也都知道个大概。她说第二天没事做,可以陪我一起去找找看。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我高兴地掏出钱给她俩买了两瓶饮料,我似乎已经看到了另一只瓶子,而且这次又是欧阳陪我一起去。

从街上回来,刚到出租房楼下,我无意中发现有个小男孩站在墙角盯着我,他那种眼神盯得我发毛。扭头看看身后,没错,他就是在看我。而且印象里刚到这的那天,这个小男孩也在看我。我走向那小男孩,刚迈了两步,小男孩就跑开了。于是我走进旁边的小卖铺里,向老板买了一瓶饮料,随口问了句:“老板,认不认识刚才站那的小男孩?”

老板的话吓了我一跳,这也让我意识到自己必须要赶紧找到另一个瓶子,“那个小孩啊?跟你说吧,这附近没有不认识的,都说那孩子是阴阳眼,邪的很啊!”

第十一章 为她失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