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漂亮的同行者

  昨晚和刘大爷喝得有点多,我一觉睡到了大天亮。睁眼看表快10点了,我慌慌张张地起身穿衣服,穿到一半才想起自己都辞职了,还上哪门子的班啊!我从枕头下摸出老人送的玳瑁佛珠,轻轻抚摸着,这串珠子确实漂亮,金黄的底色上交织着红褐色花纹,图案变化多端,晶莹剔透的令人爱不释手。透过光亮,真的看到佛珠里面有细细的血丝,难怪叫血丝玳瑁呢。既然是跟随老人多年的压身之物,必然有着巨大的法力,我戴在左手上,虔诚地看着它,希望能帮我度过难关,带来幸运。

我走到窗口,深深地伸个懒腰,阳光透过玻璃照在身上真暖和啊!秋风吹动着小区里的杨树,叶子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在阳光下,一片片树叶越发显得金黄。我转过身,扫视着这住了2年多的房子,与刚来的时候相比,屋里多了不少家的气息,家电多了,家具也多了些,干干净净的,让人很舒服。“该离开段时间了!”我小声自言自语,仿佛是跟自己的老朋友告别。房东给我免了4个月房租,那我就不用急着收拾东西了,4个月,我应该能办完事了吧。

拿出手机,查查那边的天气,我在百度上输入:湖南宁远县,那边的气温跟这里比相差不大。

收拾出所需衣物用品,装箱放在门口,我伸手拿下景泰蓝瓶子,找了一块布包裹起来,把它放进随身的背包里。环顾房间,我看到了那个兔八哥,是张玲送的临别礼物,这个我肯定要带上,于是把它装进了行李箱。

宁远不通火车,只能先坐火车到湖南永州市的道州火车站,再转乘长途车去往宁远县。由于路途遥远且不是热门城市,火车票很好买,通过网上购票即可搞定,只是时间比较尴尬,全是半夜出发的车,而且只有一个车次。近一天一夜的路程必须得坐卧铺,我为了省点钱决定买张硬卧票。“6车厢6号下铺”,这号码还是挺不错的,六六大顺,好兆头,就是它了。这么长的路途没有吃的可不行,我去超市买了不少,什么泡面、凤爪、薯片等等小零食装了一大袋,刘大爷说喝酒能压惊,买上一瓶白酒带着,就算不压惊也有助睡眠。硬卧省了钱,我就买了瓶好点的酒,要对自己好一点嘛。

等待的时间过得挺慢,从中午一直到晚上,我除了吃点饭就是打打游戏,百无聊赖。我的家离火车站不远,用不着动身太早。10点半,准备出发。我开开门,回头看看这熟悉的屋子,“拜拜啦,我还会回来的!”

我取了票,过了安检,一切还是挺顺利的,看看表,从出门到进入候车室,不过20分钟。我找到个临近检票口的椅子坐下,等待上车。一个20多岁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提着拉杆箱走了过来。她个子不高,皮肤很白,精巧且漂亮,看样就知道是南方人。半夜的候车室里人不多,她在我旁边坐下,过了会儿,用带着一丝地方口音的普通话问我:“你去永州吗?”我点点头。接着她又问:“去旅游吗?”

我回答:“算是吧!”她低下头看看手机,不做声了。

我是个不太爱主动搭讪的人,尤其是对女孩子,说话会脸红,也许她觉得我不好交流吧。半小时过去了,离开车还有一段时间,我扭头看看她,她正低头玩着游戏,那是一个我觉得超幼稚的游戏。

“你还玩这个游戏?”我小声地问道。

“昂,怎么了?挺好玩的。”她用莫名的眼神看着我。貌似我说错话了,便赶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就是说你可以试试这个游戏。”于是我掏出手机给她看游戏的客户端,“你看,这个我觉得挺有意思,我都玩半年多了。”

她看了一眼说:“没兴趣,我不喜欢玩枪战的游戏,打打杀杀的!”

“哦。”我自己也觉得挺没趣儿,又问:“你几号车?”

她飞快地转过脸盯着我说:“你这是搭讪吗?”

我顿时感觉脸上发烫,低下头,避开她的目光。

“哈哈哈!”她突然大笑起来,我连忙看看四周,不好意思地说:“你笑什么?”

“你这人也太搞笑了吧,说你搭讪脸能红成这样。”她笑得前仰后合,闭不拢嘴。

“啧,我不是搭讪,就是随便问问。”

“好吧,我不笑你了,看你这人还蛮老实的,告诉你吧!6号车”

“我也是6号”,我把手里票拿给她看。

“呦,咱俩还是邻居呢,都是下铺,一会儿你帮我放行李吧!”她突然微笑着对我说。

我点点头,说真的,这么远的路途能有美女相伴岂不是乐事?有人聊聊天,时间会过得快些,我真的没多想,真的。

登上火车已是半夜,大家都睡了,谁也不好意思打扰别人。早上6点多,火车刚过漯河,就听她那边有动静了,一会儿一趟得出去,我这人睡觉比较轻,有点动静就能醒,心想这女孩子怎么这么麻烦。后来我干脆起床,不睡了。她回来见我坐着,略带歉意地问:“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不好意思啊!那厕所总有人”。

我摇摇头,把被子整理好,穿上鞋去洗漱。回来看她正在梳头,乌黑的长发迎着朝阳,一股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这女孩子真的漂亮,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红红的嘴唇,五官搭配得是那么精巧,让人看了赏心悦目。我轻轻咳了一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咳。我把洗漱包放好,坐在卧铺上无所事事。

“喂,你去道州做什么?”她一边喝着水一边问我。

“我去宁远!”

“啊!我也去宁远!这么巧啊!”她非常惊讶地望着我,眼睛瞪得很大。

“嗯!”我还是很平静的回答。

这下她的话匣子彻底打开了,一路上,我几乎一直在听她讲,知道她叫欧阳凌宇,知道她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到北方拿驾照顺便回学校办些事。她就是宁远县人,由于那里是旅游景区,所以就想当导游,等等等等。面前的这个女孩子,不仅仅陪我坐了一路的火车,今后的几个月里,她居然闯进了我的生活。

第十章 漂亮的同行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