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瓶谈

梦魇瓶谈

路氏私房菜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噩梦降临

  在这个繁忙的大都市里,我,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打工者,一个临近“三张”至今单身的年轻人,不富不帅也不高,就像每个来这个城市寻求梦想的人一样,期待着明天会比今天好。

我的生活很简单,早上匆匆忙忙去上班,在街边早点摊买点充饥食品:煎饼、灌饼、烧饼。。。反正是跟饼常打交道,因为可以边走边吃。就职的地方是家贸易公司,从地铁站出来走不久就是,每次抬头望着公司所在的大厦,想想这三年来拼搏的每一天,虽然离梦想还很遥远,却也希望公司一天天发展壮大,自己能分上一杯羹。

与所有写字楼一样,电梯是最拥挤的地方,男男女女笔直地站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遇到熟人寒暄几句,耳边也会传来各种各样的交谈:晚上去哪儿玩了,谁的对象又分手了,房租又涨钱了等等等等,反正头脑还不是特别清醒的时候,我就把它们当成“红牛”,虽然我不是个“八卦”的人。

我所在的贸易公司不太大,明亮干净的房间里布满办公格,这些格格似乎比“家”更粘人,电脑、电话、打印机、手机充电器是仅有的家电,资料书籍是陈设,桌椅是家具。我还有一盆绿植,小小的,几乎看不到它成长,但绿色让这狭小的空间富有了生命感,它是我工作的伙伴。

公司里有个关系不错的女同事张玲,只是同事关系,别多想,坐在隔壁,我们工作有交集,空闲的时候会和我聊聊天,八卦着公司里乃至整栋大楼的各种新闻,声明:我只是听听,从不扩散。每次听她绘声绘色地讲着,脑子里总有个疑惑:她为什么至今还是单身?与我同龄的女孩子至少也会有个男朋友,她没有,或许是因为她太八卦了吧!

“晚上我请你吃饭吧!”她乐呵着对我说,眼睛里隐约闪现着灵动的光芒。

“你不会是又求我帮你大扫除吧?半年我已经当了三次清洁工了,酬劳就是一顿饭”我不屑地回答。

“哎呀不是啦,我闺蜜过生日,我一个人去好像少点什么,你陪我去吧,多个人还热闹”

“额,我就是临时男朋友呗”虽然我并不想跟她有什么深入发展,但还是答应了,下了班通常无所事事,暂且消磨下时光吧。

生日聚会定在三天后,地点是一家饭店。张玲这个闺蜜我见过,叫林梓曦,就是给张玲当“清洁工”时候认识的,一个挺开朗活泼的女孩子,是张玲的大学同学。说真的,这个女孩子比起张玲来说更适合做女朋友,不过我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全听月老给安排。吃饭的气氛比较融洽,我只是个旁听者。女孩子的世界比我想得要复杂,她们除了爱美爱玩,原来也关注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张玲说话时眼里飞跃着各种各样的火花,总能把平淡的气氛搞得热闹,像开新闻发布会。

饭后我把张玲送回家,几杯小酒后,关系似乎变得近了,说话也没那么拘束,我还问了一些曾经想问又没敢问的事,人说酒能增进感情,貌似有道理。我住在离市中心有些距离的小区,房租比较便宜,又很安静——只是晚上过于安静了,长长的小路没什么行人,路灯的整齐划一与周围环境相搭,让我不太愿意这么晚溜达,当然我也不是个太爱夜间活动的人。

“喂,小伙子!”

有人叫我,我仔细巡视,发现一个上岁数的长者蹲在路边,看穿着就是个拾荒者,我站定问他:“您叫我,老大爷?”

“嗯”,他吸了口烟说:“小伙子,你最近要留点神,估计你是遇到了什么不该遇到的东西”。

这话让我一头雾水,心想自己每天上班下班,也就今天这么晚回家,不该去的地方从来不去,不该看的也从来不看,能遇到什么?“额,知道了”我只能这么回答,第一我不认识他,再者,我也不相信他说的,神乎其神的。

“留点神吧!”他还是叹着气嘱咐我,我头也没回的径直往家走,这气氛,这话语,怎么让我这么不舒服呢。管他呢,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谁知道这老头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像往常一样走楼梯回家,这个点邻居都睡了,楼道里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为了不闹出动静,我轻手轻脚地上着楼。走到三楼,就在我准备拐弯上四楼的时候,旁边门里突然发出急促的狗叫,狗叫声引亮整栋单元的声控灯,我不禁身上一抖,感觉所有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吓死我了,这破狗”我小声嘟囔着。伴随着狗叫和狗主人训斥的声音,我回到了家。

我租的是间两室一厅的房子,里面简单干净,或许它只是一个寝室,除了睡觉,平时没多少时间泡在房间。我把钥匙随手扔到了门口的鞋柜上,估计是用力过大的原因,钥匙滑落到鞋柜后的墙缝里。

“这是怎么了,扔个钥匙都别扭”,我挪开鞋柜找钥匙,无意间发现了前段时间去南方旅游时买的一个景泰蓝小瓶子躺在墙缝里。瓶子大概有七、八公分高,艳蓝底色镶嵌着铜质拉丝,做工精美的很。在景区一个地摊被我看中,于是把它千里迢迢地带回家。“怎么掉这了?”我捡起小瓶,吹了吹上面的浮土,把它放回原位——鞋柜上的小吊柜里。

太晚了,也挺累,真的不想再洗澡了。我躺在床上,拿起手机玩着网游。今天的任务还没做完,抓紧时间做,不然12点就清零了。我看看床头的闹钟,11点20,时间足够。这游戏已经玩了几个月,说不上有意思但可以打发时间,40分钟之内完成所有任务不是难事。

“终于做完了!”我长出了一口气,“还不到12点,睡觉!”

我迅速脱掉衣服,钻进冰冷的被窝,唉,还是个凉被窝,啥时候也能有个人给暖暖。现实总是残酷的,不过也许不久的将来会改变。

在一个明亮的房间里,墙是白的,门是白的,床也是白的。我躺在柔软的床上,突然从床的四周伸出好多胳膊,不是肉长的,而是透明的,这些手死死地摁住我,我使劲挣扎却动弹不得,余光中我看到单在腿上就有7、8只手臂,瘦瘦的,干干的,却完全透明,就像有机玻璃做成的,每个手指都有长长的黑指甲,恶心极了。我想喊,可喊不出声,用尽全力,感觉自己已经憋得满脸通红,舌头却怎么也不听使唤。还好手能动,我在床上摸索着,希望能摸到什么,一把剪刀!奇怪,床上怎么会有剪刀?不管了,先看看门外有没有人,我拿起剪刀想扔向房门,可胳膊怎么也使不上力气,我还是拼命想喊,最终喊出声来“来——人——啊!”

房门开了,我能坐起来了,身体疲惫得跟要散架一样,我踉跄着走出门,外面也有一张床,上面坐着个男人,身穿红底格子居家服。“这人是谁?我没见过”。

我走到那男人身边,问他:“你信不信有鬼?”

他摇摇头,“来,我让你看看有没有鬼”,我一边说着,一边扶着他肩膀走向客厅。那男人突然双脚离地腾空而起,就像被人架起一样,他轻轻地飘向窗户,出去了,整个身体都飘出窗外。我走近窗口看着他,他脸上有种奇怪的表情,无辜地看着我,不挣扎也不说话。他的身体缓缓往下落,突然这张脸消失了,男人飞快掉了下去。只听“噗!”的一声,那人摔死了,这可是10层楼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必死无疑。我低头看看楼下,找寻着那男人的尸体。在血泊中,他的身体扭曲着趴在地上,可脸却是朝上的,狰狞地看着我,而我仅以冷漠作为回应。周围很快有群众涌了过来,我扭头走开,发现屋里还有两个戴礼帽穿长衫的人,站在那里等我。我对他们说:“现在我们都是鬼了,其实鬼也不都干坏事,你看看那边”,我指着另一面墙上的窗外说,“那个男人的妻子死了,哪怕让他妻子给托个梦也行”。只见一个年轻男子蹲在墓碑前,低头吟念着。。。。。

额!我睁开眼,身上全是汗,四肢累得够呛,我慢慢坐起来,感觉心脏砰砰砰急速跳动,看看床头的闹钟,凌晨2点。

第一章 噩梦降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