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离奇

  这天风和日丽,日暖树斜。莫离的心情不由得也好上了几分。听闻近几日城中趣事,有一件令她十分在意。于是她来到了宁王府的大门,敲了敲门。只见府门紧闭,似有阴风阵阵,细听还能听见驱魔术士的叫喊声。“果然有问题”莫离心想。咯吱一声,大门开了一个小缝,一名下人伸出头来。看了一眼女子,不耐烦道“何事?”“小女子听闻府上乐善好施,无家可归欲在贵府借宿一晚。”话刚说完,只听碰的一声。门随着一声“神经病”,恢复了紧闭的状态。

莫离叹了一口气欲再敲门,却发现身后听了一两马车。抬头正对上了一双深邃幽暗却十分澄澈的眼眸,正是那日马车上的贵公子。“姑娘到此处来,不光是借住而已吧”男声响起。莫离微微一挑唇角“自然不是”。男子眼眸一亮“看来你我目的相同,那就同去吧”。

不出意料,莫离和他一起便轻松进入了府中。一个体态略胖的男人走了出来,“玉儿你了算来了,你皇嫂前几天不知怎的被邪物附身了,整日浓妆艳抹风骚如妓,原来一个温婉大方的妻子,现今已然面目全非了,快帮皇兄想想办法啊。”东皇玉一挑眉,“我正是为此事而来,”他指了指旁边的女子,“这是我的朋友,也是为了此事而来。”莫愁恭敬鞠了一躬。男子道,“那姑娘先到客房休息,我与皇弟先行失陪。”说完便携东皇玉缓缓离开。

不知是阴气太重还是其他,总感觉太阳很快便落山了,转而又摇了摇头。师傅的身形样貌总是浮现在眼前,大概是想念了吧。莫愁自小就生长在观中,师傅便是她的一切,外面等的世界和她的世界可会有不同?自顾自的想着。

前方忽然有一道白影闪过,莫愁心中一震,赶忙揉了揉眼睛却发现是一个女子正由远到近走来,女子散发白衣虽然称不上绝色,但却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清新淡雅。借着月光看到了自眼角处流出的泪水。

“夫人,我看你面容虽憔悴,但是眼神清澈,所谓相由心生,府中为何都说夫人妖邪入体?其中莫不是有隐情?”妇人颔首“你瞧我此刻虽正常,但一到白日,我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不是妖邪是何物?!”莫愁沉吟片刻,“我定帮助夫人早日脱离困境。”妇人打量了女子片刻,眼中闪烁不定还是道了声谢谢。

连日来莫离都在四处寻找线索,唯独不见那和她一起入府的男子,看来只是喜欢凑热闹的贵公子罢了。这些日子王妃却如她自己所讲的昼夜不同,细问丫鬟出事之前有无什么不同。丫鬟也说没什么,只是出事前夫人开始愈发在意自己的容貌。时常在铜镜前发呆。“可能是因为每次在别的夫人面前,因为相貌不出众经常被其他夫人戏谑,不如烟花之地的女子。而王爷也喜欢出入烟花之地,使夫人认为自己貌丑并且深信不已才让妖物有机可乘吧。”

正在思索间撞上了一堵肉墙,抬头望去男子正戏谑的看着她,莫离正欲离去,“可有收获?”男子问道,“尚无,不过想必太子殿下定有”,男子微愣笑道:“我一直四处寻找得道仙人帮忙来着,不似姑娘这般清闲。皇嫂生性淡雅,平常见得最多的就是自己和镜子吧”说完笑着离开了。

莫愁思索着刚才的话,自己和镜子?眼中闪过不明的意味。便立即去找宁王,见到一旁的东皇玉并不吃惊。说:”“王爷,莫离已知真相如何。”宁王听闻略有吃惊“真相!真相不是王妃妖邪入体,皇弟已请各方高人驱魔?”东皇玉忽的起身道:“驱魔只是权宜之计,真相如何不妨听这位姑娘说说。”

莫离接着说:“这几日我听闻王妃出事之前与其他府中夫人不合,常对镜发呆,起初觉得并无不妥,幸得太子指点,我才顿悟夫人为何疯癫异于往常,是心魔。若要知真相请随我来。”

夜已深,今日的风或许有些大,府中的灯火忽明忽暗。令人深感冷森。王妃的屋中似有烛火摆动,王妃遣退了侍女似坐在镜前出神。突然如鬼魅般狂笑不止,不知何时镜中已换了个样貌,浓妆艳抹,举手投足皆风骚。“我想大家都看清楚了,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夫人犹豫对自己样貌不满,整日郁郁寡欢,于是心生魔障,在镜中看到了与众不同的自己,以为这就是变美后的自己,不由模仿。其实一切都是而心魔而起令夫人放弃了自我。何不做自己,当一个人真正了解自己,了解自己与他人的不同并做回自己就会变得神采奕奕,令人羡嫉。”而王妃早已在门口,脸色煞白,眼中皆是恐惧。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身上格外的充满暖意,“既然已知真相,小女子这就告辞。”

“慢着,姑娘何不多坐坐,让我们以表谢意。”东皇玉说。“不用了,我并未做什么,其实太子已然知晓全部,告辞。”

离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