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 希望

  3.序:人在世,不会只有痛苦和哀嚎,你还会有快乐和温暖的时光。我们抚心自问,假如美好事物如烟花,转瞬即逝,最终都会回到无限黑暗之中,你是否愿意只曾经拥有。

春天的到来已经很明显了,大地在回温,草儿在疯长,树叶已经要出第二轮的新芽。这几天天气变化很大,中午还阳光明媚,下午就来一场大暴雨。人们都说春天是一个顽皮的小孩子,但是我觉得,它像一个阴谋家,喜怒无常,表面总是常挂着笑脸,背里却来一场阴风暴雨。

有人问我,什么是希望,你说呢?

回想一下,你会发现在你失望的时候,在你痛苦的时候,在你悲伤的时候,希望,就来了。

希望本身不是丑恶,但是不可避免,它处在一个尴尬的地方,它是出生在地狱的事物,地狱之子。

【特希凯】有一个词语,人们都忌讳莫深,它叫【希望】。一般来说,孩子问妈妈,“妈妈啊,希望是什么啊?”你的妈妈会说,“希望啊,就是你所期待的东西咯。”

但是有时候会有孩子问你这样的问题,“希望,那个地方好玩吗?”这时候父母的脸会瞬间变了,支支吾吾的,然后大概都会这样说,“你长大后就会知道的了。”或者逼问谁告诉你这些的。

为什么?因为,因为【希望】是【特希凯】唯一的一座监狱的名字。一座监狱的名字这么恐怖?因为没人哪个【特希凯】的国民把它看做是监狱,等你大了,再问父母【希望】是一个怎么的地方,他们会直接告诉你一个词语——地狱。

在【特希凯】这个国家,这样的一个神圣的宗教国家,这样一个令周围国家都向往敬畏的国家,有一个肮脏,邪恶,黑暗无比的地方,一座监狱,一个地狱,名叫【希望】。

每个国家都会不可避免有犯了一些极不可饶恕的罪犯,还有触犯了圣王皇族圣威的人(一般都是外乡人),还有其他国家的逃犯,战乱犯,逃兵,反对皇权的人,等等等等。但是,在【特希凯】并没有死刑,不过,使徒们会把你带去一个地方——【希望】。

在【希望】,没人有管你,,也不管你之前是什么身份,除了离不开这里之外,完全是自由的,只要拳头硬,你能得到一切,虽然只有少得可怜的资源。在【希望】,大多数是男性,但是,有时候也有例外,一些愿意为自己家的男人受罪的女性,一些不知道犯了什么罪的女性,也会被放逐在【希望】。

每天晚上,对于女性来说,都是一个噩梦。对于弱者来说,天明即是死亡。

【希望】周围有深不见底的悬崖,死人了,往下扔就好。反正悬崖像一个大的垃圾桶,盛装着被抛弃的罪恶。

【特希凯】容不下罪人,却能容下【希望】。国民们厌恶【希望】,却喜爱【特希凯】的干净。

【希望】在哪?

齿轮之下。

·圣元39年4月17号【希望】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上面掉下来过一段柳树枝条。也不知道被哪个不幸的人捡到了,居然藏了好久,也不交出来。以至于被莽星知道后,直接打了一顿,打死后扔悬崖了。

“后斯,后斯,来看看,柳树枝,据说只要插到泥土里,能看到太阳就能活了。【特希凯】的国树啊。”莽星大步流星冲向齿轮上的一个平台。

“你血腥味太重,离我远点。”后斯正在照顾一个人,那人看上去不老,却很憔悴,奄奄一息的,胸口却又有一个明显的刀痕。

在【希望】,永远都是阴气沉沉的,【希望】下方有一个大齿轮,齿轮中心有有一条轴,链接上方的大齿轮。因为上方大齿轮的缘故,阳光永远照射不到下方。

“你把那个人的树枝抢过来了?”后斯手里捣鼓着药膏。

“对啊,你看,这么好的东西,那人怎么知道,还是在我们这里好。”莽星一副傻大哈的表情。

“我早就知道了,你又何必呢。”后斯把药膏敷在刀痕男的伤口上,刀痕男牙齿紧咬,双手收缩弯曲,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人杀了就杀了,又怎样。”莽星把树枝仍在后斯身边,气冲冲的走开了。

“我能感觉得到,我快死了,龙族制造的剑,刺到人身上,永远都不会愈合。这么多年了,朗爵卫亭的祝福也是跟龙族剑气抗争了那么久,还是剑气占了上风。”刀痕男张口说话了,有气无力的,仿佛能随时断气。

“盖德叔叔……”

“不用说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少主啊,等我死了,你也就再无牵挂了,你就出去吧。我的灵魂在这里等你大业归来。咳咳咳。”刚敷的药渐渐被血染红。

“嗯。别乱动。”

“我睡一下,你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后斯渐渐抽开自己的手,“那叔叔你好好睡一觉吧。”

后斯捡起身边的树枝,离开了平台,仔细观察着柳树枝。

对于出生在地狱的人来说,外界的一切事物都是新鲜的。连我们在路上见到都不会理会小树枝,在【希望】这里,却显得如此宝贵和稀有。

后斯走到巨大齿轮的另一端,这里是“住”在【希望】的人们的活动场所。莽星在台上叫嚣着,“谁能与我一战,赢了,我今天的份额就给你一半!吼!”

“我来怎么样。”后斯把柳树枝放在巨大齿轮边缘,跳上了擂台,松了一下筋骨,手指关节的地方啪啪作响。

“不用能力?”莽星一向对着后斯是傻大哈的表情,慢慢变成一副杀戮的神情。

“不用能力。”后斯快速接近莽星。

莽星的体型要比一般人壮,还长得的特别高,看上去像一个小巨人。身上只有一块小布遮住自己的部位,冬天也如此,莽星说自己不怕冷。身上好多伤疤,条条坑坑的,在【希望】这种阴暗的光线下,显得特别恐怖。莽星颈上有一个金属圈,圈的周边有好多凹处,依稀能看得出曾经在这些凹处有过铃铛的痕迹,但现在却只剩下一个个伤痕累累的坑。

后斯与莽星的冲撞动静并不大,后斯看上去比莽星要瘦小好多,后斯靠加速去冲撞莽星并不能奏效。后斯抱住莽星的腿,左手卡位,右手握拳,中指像一个犀牛角般突出,想要攻击莽星左脚脆弱的部位。莽星对此并不感冒,左手往下想要卡住后斯的脖子,右手高举,俯冲重击后斯的头部。

“你应该知道,这样换,你亏了。”莽星眼中闪过一丝凶狠。

“不一定。”后斯眼神凌厉,出手比莽星要快一步,右手重重的打在左脚后关节的穴位,手腕一转,二段伤害打出,双脚往下压,弹跳出莽星的攻击范围,绕到了莽星的后发。

莽星左手刚碰到后斯的衣服,后斯就弹跳开了,紧接着左脚传来深深的疼痛感,不得已左脚弯曲半蹲下。右手蓄的力瞬间就瓦解了。莽星不甘心,趁右手的力量还没有完全分散,改变方向,往后一甩,企图能击中身后并不能离开太远的后斯。

后斯看着莽星的手飞速接近,并没有办法,双手快速交叉格挡在前面,正面中了莽星手背的冲击拳,瞬间被击飞出去,弹开二三米。后斯从小就是被打着长大的人,但是也并不好受,五脏六腑都像移了位似的,浑身不舒服。

莽星转过身来,跑步前进,左手格挡在前,右手迈后,想要乘胜追击给后斯补上一拳。

“就等你冲动。”后斯左边嘴角微抬,双脚斜向前后迈开了一个马步,左手成掌,竖在自己的面前,右手成拳,轻放在左掌与身体之间。

莽星右手爆发,右脚同时狠狠地往前踏上一步,出拳,这一拳感觉用上了莽星十成的力量,毁天灭地,势不可挡。莽星想要一拳秒杀后斯,却见到后斯扎起马步,心中瞬间充满深深的不安。

拳到了。

后斯后退一步,左手往右蓄力,猛然往右击在莽星的手腕上,顺势反手扣在拳上。侧身往莽星身上靠,右手夹在莽星的右拳上,后斯深知敌我的力量差距,于是双腿同时踢在了莽星的重心脚上,左手松开,转身,顺着莽星前进的方向给了莽星左后脑一锤。后斯随后离开莽星,自己也被惯性摔在地上,但是有手脚护着身体。

莽星因为力量全注在拳上,即是反应过来,也被自己身体强大的惯性所带动,加上失去重心,这下摔得够狠的,整个擂台都震动了一下子,又恢复原来。过了一会,莽星才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右手估计拉伤了,右边的脸摔肿了,像肉包子那种凸出完美的曲线。

“麻痹,本来想打伤你,让你在这里躺上个一两个月的。”莽星呼吸的呼吸声大起大落的,像极了一个生气的小孩子。

“平时对打,没见过你这么用力啊。你自食恶果。你不是看我不顺眼,想要干掉我吧。”后斯在微笑,加上他白暂的肤色,显得很帅。

“你,你别走,留下好不好。”

3 希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