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5 锦王府的仇恨

  只不过这锦王,异姓之王,姓夜,同荣王府一样随着开朝先祖打天下,朝代建立封超一品王爷,仅在皇上之下,可跟荣王府不同,他们从来没有实权,这是为何呢?

讲起来就要追溯到二百年前了。

那时候新朝刚刚建立,朝局一派清明,开始了功臣的封王裂土,可那时的第一代锦王夜轩,却突然上表求皇上赐婚,东楚的开朝先祖意气风发,当真好奇,是什么女子能让俊朗不凡的锦王倾心。

见了这女子他才知道,天下竟有这样标志的美人,从此一见倾心。

竟要以君王之力强娶此人,可骄傲如锦王怎能经受此等大辱,当即要反,可女子舍命阻拦,说天下不能因我一人在开杀戒,不然她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锦王无奈与皇帝做了交易,他愿舍弃荣华富贵,偃旗息鼓,只愿与女子逍遥山水,皇帝本意是即使开战也要夺取心爱之人,可大臣阻拦,民心浮动,爱权如命的皇帝终究是做了退步,免除锦王兵权从此做一闲散王爷,

这百年来外界都以为历代锦王与皇帝君臣和睦,可知晓内情的人知道,当年的先祖皇帝,临死前下了一道命令,世代打压锦王府,必报夺爱之仇。

颜夕璃笑道:“这锦王府跟皇家可是血海深仇,我们荣王府要是没了,他们锦王府就活的了?这唇亡齿寒的道理,我想锦王府不会不明白,所以哥,麻烦你跑一趟喽。”

颜君竹挑眉道:“我就是个跑腿的命。”说完走出书房,颜夕璃在后面捂嘴轻笑。

清晨,微风拂面,吹得屋内的轻纱幔帐微晃,颜夕璃拿着自制的碳素笔画着三棱军刺图,手枪的实用性实在是小,这三棱军刺可是他最爱的贴身武器。画着正认真,绿婉端着一张类似请柬的东西进来,

轻声道:“小姐,百花宴的请柬到了。”

颜夕璃放下笔抬头说道:“这百花宴我可是从未参加过,怎么突然邀请我了?”

百花宴,宴如其名,赏花,每一年开一次,由皇后出面请王公贵族家的小姐少爷赏花,对词,表演。其实就是变相的相亲,交际聚会而已。只不过她因借口体弱从不参加,这次倒是稀奇了。

绿婉恭敬地说道:“送信的人说是皇后亲自写请柬请的小姐,地点在帝都最大的牡丹苑举行,五天后请小姐务必出席。”颜夕璃说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说完绿婉附身退去。颜夕璃拿着请柬轻笑,呵,皇后亲自邀请,皇上啊皇上,你为了麻痹我们家真是煞费苦心。请柬随手一撇,低头继续画图。

锦王府

“荣世子来此有何贵干啊”寂静的书房里,气色虚弱,面容不显老态的锦王爷坐在书房与颜君竹说着客套话。

颜君竹开门见山的说道:“锦王爷,侄儿来此,您不知道吗?”

颜君竹一进门说的如此直白倒叫锦王一愣,笑道:“荣世子有话不妨直说。”颜君竹说道:“圣上与我们家已经解除了婚约,他的意图您不明白吗?”

005 锦王府的仇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