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喜欢一个人就不要去认识他朋友,因为他朋友喜欢你你们会分手,他朋友不喜欢你还是会分手。

照顾江守妈妈的半年里我付出的太多太多,跟精神病人相处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可想而知,一个月大概有两次我都会被江守妈妈抓伤。不敢让江守知道,怕影响他的研究。每次乐姗给我上药的时候她的眼眶都会通红,问我,这么白净的胳膊多了这么多难看的抓痕,一点都不委屈吗?

为了江守,这点小事根本不算什么,因为后面突来的一桩桩一件件,远远比这恐怖的多。

乐姗说她真想把我的脑袋拧下来洗干净了再按上,每次看我这样单方面付出,她恨不得从宿舍楼上跳下去,免得再看我。可她没跳,我却跳了。

那天天气极好,我买了梨想给江守妈妈吃,结果不知怎么的江守妈妈突然情绪失控,哭个不停,还抢走了我手里的水果刀,拔腿就往阳台上跑,嘴里说什么笑你。

我当时被抢了手里的水果刀,一下子懵了,回过神就去拦江守妈妈,她要是跳楼了江守的研究就白费了。

在我跟她拉扯的过程中,她伸出手里的水果刀刺向我,刀子在我肋骨左侧轻轻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我本能的往后退,脚下不慎绊了一下,从病房的三楼跌了下去,挨地的那一瞬间我只感到浑身像炸开一样疼,接着就没了意识。

迷迷糊糊听到乐姗的哭声和打骂声,韩佳睁开眼,眼前模糊一片:“乐姗?呃…”疼。

乐姗正像个孩子被打的妈妈撕扯着江守的衣服把他骂的那叫一个狗血淋头。听到韩佳这一声,愣愣地看眼床的方向,接着就哭着飞扑过来:

“韩佳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这次要给你送行了,冥币都准备好了,你怎么又活过来了!”

韩佳眼前一片模糊,微微能看到人影,她用手试探性的找乐姗,在她脸上乱摸一气。

“韩佳你,你眼睛怎么了?”

闻言,一旁迟迟不过来的江守也扑在床边,伸出手在韩佳眼前晃了晃。

“江守吗?我能看到影子,就是看不清,你别晃了。”

听到韩佳这么说,乐姗愣了下,伸手又抓住江守的衣领:“王八蛋,韩佳因为你现在躺在病床上看不见了!我告诉你,她要瞎了我就把你眼睛挖出来当玻璃球踩着玩,让你分担她承受的痛苦!”

“乐姗你放开江守!”

“你都这副半死不活的样了还要护着他,你是不是真想让我给你烧纸钱?!”

“是我自己摔下来的,不怪江守。”

乐姗又气又恨,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平时没人敢惹她,被她的毒舌骂哭的人多了去了,可对韩佳,她是真没法子。

韩佳,如果当时你看到乐姗红肿的像打了一升玻尿酸的眼睛,会不会收起那些话?不,你不会,除了江守,你谁都看不见,你没有注意到你总是因为江守,一次一次伤害那个在你没钱时请你吃饭;为了你放弃前途上了这所学校;在你喜欢上江守的时候当你的僚机,给你助攻;在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最好的女孩,她本不必做这些,可她在乎你。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