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韩佳出了本色,突然被人逼到墙角,她恐慌的抬头一看,面前的不就是林成吗,搞了半天他没走。

“看不出你还有这项技能,”还不等韩佳开口,林成的嘴角似笑非笑的勾起。

“韩佳,你听好,离江守远点儿,离江守他妈妈远点儿,你不配照顾他妈妈。”

韩佳被他突如其来的威胁唬的一愣一愣的,听到江守二字也管不了那么多。

“从我知道江守妈妈生病,半年来我一直帮江守照顾她,江守要钻研医术,我也是帮他分担。”

“你在这里做坐台小姐。”

林成的语气很平淡,就像在说昨天晚上吃了红烧鮰鱼一样,可韩佳却感到身体不由自主的发颤。

他的话很明了,她是坐台的,配不上江守。

“我说过,我是有原因才做这个,你不能只看表面就自私地断定一切。”

韩佳为自己辩解,可她知道这是徒劳,因为她的声音很轻,轻到一点反驳的力气都没有。

“少在这儿装白莲,要钱是吗?多少我给你,离开江守,离开底城!”

“有钱了不起吗?”韩佳再也不能忍耐,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眼眸涌现一丝意。

“我是穷,但我帮江守照顾妈妈,让他抽出时间去好好学医,我什么都没做错!像你这样不问缘由就让我离开,你是因为我在这里坐台还是因为你讨厌我?!”

“两者都有。”

韩佳没想到林成这么直接就承认,他说两者都有,韩佳觉得好笑。

“笑什么?”林成皱眉,不悦的看着她。

“林成,你讨厌我或喜欢我都无所谓,我喜欢的是江守,不管你怎样,你都没法替江守做决定,我不会离开他,除非他亲口让我走。”

韩佳抹了把眼泪,从袋子里掏出衬衫,脸上挂着笑容:“本来想还你的,不过我这种人穿过的衬衫你这大少爷也不稀罕要了吧?”

说罢,韩佳挥手,扔了衬衫。正好一辆车经过,轮胎行过路上前几天下雨积存的水涡,躺在地上的衬衫被溅上好多泥水。

林成把视线从衬衫那收回,重新移到韩佳身上。

“林少爷,夜深了,我该走了。”

韩佳笑笑,一把推开林成,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成站在原地,风吹动他额前利落的黑色刘海,看着韩佳瘦小却铿锵的背影,他眼里划过一抹光,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有骨气。”

关于林成,江守的好兄弟,不过他倒不是弯的,堂堂正正的直男。用他的话来说,他只是比较重情义而已,只对于江守。

林成有喜欢的女孩,那便是周桨——他的音乐老师。来这里喝闷酒也是因为她的缘故,周桨有男朋友,但对周桨不好,今天他去找周桨看他编的曲子时看到她额角淤血,是她男朋友打的。

林成不明白为什么周桨还要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可是周桨说了一句话,让他久久不能平复。

她说,她男朋友以前对她真的很好,变成这样是因为得了狂躁症。

林成默然不语,

周桨,你是多么特殊的女孩,你弹钢琴的样子,独一无二的气质,从你身上散发的香味萦绕在我鼻尖,那刻我便知道,你就是唯一值得我爱的女人。

但是,我注定却得不到你。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