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江守坐在椅子上,背对着他们,目光落在躺在病床上盖着白布的人。

阳光透过枝繁叶少的挡碍不规则的落在江守此刻胡子拉碴的脸上,帅气的脸庞多了成事不足的气息,利落的黑色短发中藏匿着几根愁白的发,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岁。

墙壁挂着的电子表无声无息的运行,从一产生二,又从二生出三…………一直到九,然后归零,接着重新开始,一直重复。

又一批大雁成群结队的向南飞去,它们向往温暖、舒适,受不了北方的冷,于便离开的干净,连根羽毛都不愿留下。

林成闭上眼,喉结跟着他咽唾沫的动作上下滚动,压抑心中不断燃烧的怒火,松开韩佳被他攥的皱巴巴的衣领。

他的眼中带火,不服气的拉门离开,关门的瞬间冲病床的方向望了下,牛似的发红的眼中此刻化为一抹柔情,似一潭湖水被前去嬉戏的鸳鸯轻触,从湖中心淡淡地泛起涟漪……

嘭嗒!

门关。

“在你左边有沙发,坐吧。”

韩佳迟疑,轻应一声,摸索着周边的东西找着沙发。

一只野猫路过,把关的不紧的窗户碰开,风趁机肆意而入,韩佳的长发被吹在脸上,她身子一晃,啊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头狠狠地磕在茶几一角,昏了过去。

“……”

江守缓缓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上狼狈的人儿。

秋天终究还是把冬天带来底城,这个看似残忍冷血的季节总在一夜之间给你惊喜,昨天你还受不了冷蜷在被窝里蹭暖,还边看着愈来愈下的温度计骂骂咧咧地抱怨寒冷,第二天打开门就会惊喜,置身于冬天带来的冰雪世界。

韩佳说,唯一还算不讨厌冬天的一点儿就是有雪,一到这时候底城白茫茫的,置身其中仿佛她就成了公主,这个世界好似都是她的了。

然而,今年似乎不同了。

摔倒后,我脑里的血块消失了,眼睛能看见了。

江守的妈妈去世了,似乎是病情恶化,怪不得林成那天非要打我呢。

你问江守?那天他很平静,他说呀,

韩佳,你走吧,就当做我们从来没认识过。

给乐姗打电话那天,乐姗的爸爸破产,她没有来医院替我照顾江守妈妈,随后她们一家人搬离了底城,耳边依旧徘徊乐姗那天的哽咽,她哭的梨花带雨,嘴里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韩佳……

其实我不怪她,韩佳,你是个灾星。乐姗因为你放弃了前途,江守因为你失去了妈妈。林成呢,似乎自己没欠过他什么……

不,你拿了他的钱。

而我,在那天两个月后进了医院,医生告诉我,韩小姐,很遗憾,你以后都不能生育了。

我冲着房里的带刺的仙人掌傻笑,医生叫我几声,见我没回应也走了。

原来,原来啊!两个月前,在本色,我不是例假痛,而是被性~侵后,下体的痛。卫娴,你在酒里加了什么,安眠药还是迷~药?哈哈,哈哈哈!真搞笑,我跟乐姗时常吐槽电视剧里上床必怀孕,没想到,我身上也发生了这样的事,还不止这样——宫外孕。宫外孕啊!我被切了子宫,知道这意味什么吗,没错,我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卫娴,你就像你的名字一样,危险。

韩佳,你比蓝色还美丽,你比蓝色还忧郁。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