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突然,江守的手机来了电话,接完电话江守一脸吃惊,扔下迷茫中的韩佳冲出食堂。

那电话是江守邻居家大妈打来的,说是给江守家送点她自己腌的咸菜,叫了好一会儿门没人答应,大妈寻思着这会儿江守他妈应该在家,早上还听到她咳嗽的声音。平时他妈身体不好,急救过好几次了,住在这一片儿的都知道,今天天气这么不好,难道说家里出事了?

大妈心里膈应,就叫来儿子砸开门,果不其然,江守妈妈昏倒在窄小的泥地院子里,旁边还有洗好没晾的衣服,粘的都是泥。大妈赶紧让儿子把车开出来,送江守妈妈去医院。

韩佳到的时候江守妈妈已经脱离危险,不过医生安排转到加护病房,让她好好休息。

“江守,阿姨她到底什么病?”

白色的病房内,江守妈妈戴着氧气罩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眼角的皱眉满是辛苦的象征,几缕白发藏匿着她这一辈子的愁和操劳。

“科塔尔综合症,”江守紧紧握着妈妈的手,愁容满面。

闻声,韩佳身子一震,瞳孔顿时缩小,惊恐的看着江守妈妈,声音颤抖的哽咽:“你,你说什么?”一字一顿,像是震惊到不行,又有一种奇怪的违和感。

“……”

江守闭上眼睛,额头抵在妈妈的手背,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变得乱糟糟的,像个被猪拱过的鸟窝:“替我保密,别告诉别人。”

韩佳硬是不相信,跑出门外,她要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护士,这是什么科的病房?”

“精神科。”

这三个字犹如一道闪电把韩佳劈了个粉碎,她站在原地,久久踏不开脚步。过往的人撞了她一下又一下,直到突然跑出来的精神分裂症病人抓破她洗的发白的大棉袄,冲她流着口水傻笑,她才反应过来,可慢了一步,被那个精神病人一下子推到在地,崴了下脚。

护士马上拉开病人,对她说了声抱歉。

韩佳无心理会崴伤的脚,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反应。

科塔尔综合症,又称行尸走肉症。相信自己已经死去,这种症状有高度自杀倾向和抑郁倾向,在患病期间,患者会抱怨正在失去他们的一切,包括部分或整个的身体和灵魂。他们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并且像一个死尸一样行走。病人可感到蛆虫在身体里蠕动,并且闻到尸体腐臭的味道。

“你坐地上干嘛?”

韩佳闻声望去,林成那张帅的惨绝人寰的脸上布满不屑,透露着早熟;好看到令人发指的轮廓,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紧抿,黑白分明的眼眸略带嫌弃,像看乞丐似的看她。似乎没有意向扶她起来。

过往的人们离她远远的,不时往她这抛来个怪异的眼神,大概是把她也当成这里的病人。

韩佳定了定神,想站起来却一个趔趄又差点跌倒,她大脑一片混乱,全是江守妈妈的病情,忘记刚刚崴伤的脚丫子。还好林成及时扶住她,才不至于再次扭伤。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