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 故殇殁

  初十那天,炮竹声响得很大,吵着我的耳朵烦,胧月来了,王爷没来,王妃也没来,肖生更没来,来的只有胧月。

“怎么搞成这样了。”胧月看着拜着天地的一对新人。

我双眼一直看着故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搞成这样,但我总有种感觉,感觉这一切都是故殇安派的。

“你,什么时候回去?”胧月突如其来的一句,让我不禁的看着坐在高位上的老爹阿娘,若是我与故殇都回去了,他二人怎么过?

“缓缓吧。”我只得说出这么没打握的话来。

在故殇婚后,向溡对她真的很不错,众人又说向溡爱妻,柳秀儿命中有神佑。

可刚好一月后,故殇突如其来的死亡让所有人措手不及。包括我,因为她从来都未告诉我会这么早,看着老爹阿娘的打击,我放弃了提早回去,选择了奉养两位老人到老,而胧月先行走了,我让他盯着点故殇,故殇的一些举动的确很怪。

向溡一直来对家里不错,后来娶了一小妾,一直留着故殇的正妻之位,一天,一个雷声响,突的让我弹坐起来,如果我没猜错,那雷并非普通的雷,而是天界的天劫雷,从声音来看,这怕是我见过的最大天劫雷。

待我回到冥界,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黯淡无光,我推开门,看见胧月坐着,旁边竟有一只普通不过的白狐。

“哪来的?”我抱起白狐问道。

胧月沉默了一会:“故殇上神,殁了,十个天雷。”

其时一开始我便猜到了不是吗,可却是不肯相信。

“这是我在天雷后发现的,听说上神是一只白色九尾的狐狸,想必就是了。”胧月又道。

天上的神果真是,因为知道故殇是九尾狐,所以一次放了十个天雷吗,非得一次处死吗?

“侍主大人,涂山君上前来派访。”小厮领来了涂山的君上,也就是故殇的侄儿。

涂山君上上前便毫不客气道:“请侍主大人舍爱,把怀中的狐给我。”

“为何?”

涂山君上看了眼我手中的狐狸:“它并非姑姑的原身。不过一缕残魂,而且是一只普通不过的狐狸,会有生老病死,且冥界实在不适狐狸生长。所以恳请侍主大人舍爱。”

我未表明,却还是让胧月给送了出去,涂山君上本来要走,突的倒回来道:“姑姑让我带话给侍主大人,事事皆有因,望请侍主大人宽心,不要为她抱所谓之仇。”

我苦笑一声:“她竟说得了这么有含蓄的话来。”

涂山君上亦是一苦笑:“姑姑必竟活了几十万年,她什么都懂,只是不愿说罢了。”

涂山君上走后,胧月说了一句:“肖生怎么样了,应该也也不好过罢。”

我随着坐下,喃喃道:“自故殇死后,向溡便换了房子,我有听说,肖生只娶了一妻,就是太后介绍的那位,大受人赞美。但我还听说,肖生与妻子感情冷漠,且常在水坊买酒,你说这到底该信那一边?”

胧月未语。

过了几日,听说冷瑟审了一个鬼,那鬼甚奇,走一步往后看一眼,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后来我才发现,向溡便是叛官九央。所谓,到头来还是冥界人重情谊,虽然只是为了人家的财,却也始终做不出狠心之事。

后,我听了故殇的话,并未去冥界找过肖生这个人。

第六十三 故殇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