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倾城绯绝色

  我急忙忙的跑到十二叛官府,一个个问太麻烦,只得嚎着嗓子,一脚搭在门案上大声问道:“是谁审了前几日的谢夕?”

众叛官抬头看了一眼,互相间交换了个眼神,又继续审着地上的小鬼,只得角落里一叛官给吓跪在地上:“刹刹主大人,早早,早。”

我皱紧了眉头,四处望了望,这样子感觉我那很凶的样子。靠。

我双手一搓,一脸不屑的上前道:“怎么着,你审的啊,咦,不过你谁啊,长得这么拉低整组颜值。嗯?”

那小叛官一听我这话估计死的心都有了。

“刹主大人,这位叛官是昨天刚上任的新官,九央叛官又去人间投胎去了。”令修坐在一旁实在是看不了我欺负新人,便好心辩解道,而我的心里却是一直在盘算着一件事,一个新官为何这么怕我,看来是这叛官府有人又乱说话了。

“刹主大人你好,我是新叛官,我叫未鸯,”小叛官自报家门。

未鸯,什么鬼,咋像个女孩子名字?

“我知道刹主大人肯定是在想未鸯的名字像个女子,对吧?”冷瑟作死的走来说道,我一直看着小叛官,当我看到他对冷瑟那家伙的求救眼神,我便明了一切,我抬眸转向身旁的冷瑟,一脸阴沉道:“瑟儿明日来我府上,我帮你打理打理。。。。。。”

冷瑟一听,脸色大变,一下趴在地上,抱住我的大腿:“大姐,姐,姐姐,我错了,我错了,我就是微微的形象了一下。”

我冷哼一声,一脚踹开他,走向未鸯面前,似命令般:“起来吧,这里面的人你唯独信了一个不该信的人,不怪你。”

未鸯点了点头。

“对了,你刚找谁?”冷瑟此时从旁默默爬了起来,走到我旁边问道。

“谢夕。”我又看了其他叛官,都是想了会,齐齐摇头。

“怎么可能,谢夕不是死了吗,小黑不是给送回了冥界了吗?难不成也掉进冥生界了,可这样怎么问她与玉娘的事?”我一人独自喃喃道。

“谁?”冷瑟貌似没听清:“谁,什么娘?”

“玉娘。”我对着冷瑟的耳朵嚎道。

冷瑟的耳朵暂时耳鸣了。

“玉娘,我审了一个女子叫玉娘。”令修缓缓道。

我转身,看着令修的时候怔住了:“你确定是玉娘而不是谢夕。”

令修点头:“玉娘。”

“她人呢?”我问道,此时的剧情让我越来越不懂了。

“已经投胎去了”令修望了望时辰。

“怎么会这么快,按理说,她杀了人啊,为什么这么快放她去投胎?”我一脸的懵逼加不解,隐隐约约感觉有哪里不对。

“杀人?杀了她自己的那个女子对不对?”冷瑟对着令修问道,耳鸣刚好。

“杀了自己?”

我是一个幸运儿至少现在,从出生父母便一直疼爱哥哥,我与姐姐是双生子,却未有哥哥的一半幸福,直到有一天,我与姐姐被人贩拐卖,在人贩手里活了三年,有一次,人贩把姐姐叫去,一晚上都没回来,第二日,人贩便给了姐姐一个鸡腿,姐姐虽说过了我一大半,但我总觉着我也要亲自在人贩手中拿鸡腿吃,也分给姐姐吃。终于有一天,人贩让我晚上去他的屋里,我非常高兴,便告诉了姐姐,可姐姐却让我与她玩交换名字的游戏,背着我先去了,我觉得姐姐很过分便偷偷跟了上去,我悄悄从门缝看去,却看到了那一幕,我虽小,但我懂得那是在干什么。我一直蹲在夜幕下,等着姐姐出来,可我却不敢上前叫住她,看着她拼命的擦着身子,拼命的用水淋着身子,我却只能蹲在外面捂着嘴默默哭,那年,我与姐姐七岁,还是那年,一个妇人看上了姐姐,让姐姐做她的女儿,姐姐接过妇人给的衣服,却是让我给换上了,姐姐告诉我,换名字的游戏,要继续玩下去。

七年前,我叫玉娘,姐姐叫玉夕

七年后,我叫玉夕,姐姐叫玉娘

只有我知道,姐姐为我的付出,那天在我知道自己的哮喘严重时我又找到了姐姐,我知道是上天怜悯我,我当了小姐,姐姐却做了个舞女,而且一一直被人欺负着,我知道,是应该结束游戏的时候了,只有我死在姐姐的屋里,所有人就会觉得死得是姐姐,然后姐姐就可以变回自己。

十八年后,我是玉娘,姐姐是谢夕。

当我听了谢夕,不,玉娘的话,却是情不自禁掉了几颗泪。想到还活着的玉夕。

“唯一的法子,要玉娘的亲笔方可救她的姐姐玉夕。”令修回道。

“那玉娘可曾留一字半言于玉夕?”我问道。

令修点头:“在谢夫人手上,最后的结果如何,皆是一赌。”

只怕是此后的玉夕却没了半点念头了。

自此百年后,玉夕玉娘的故事,仍受人传颂。

第五十八章 倾城绯绝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