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瓶水之静

  第三十六章瓶水之静

很显然,现在的人界已经不是我当年认识的人界了。多了些险恶,让我发现,越来越不美了。

有时候,闭着眼睛想想,我到底要如此循环于这个冥界几万年,几十万年,几百万年。

“你们要是放我回去,我给你们买许多的纸钱烧给你们。”一个肥膘如猪,满脸的油水。过上了人界骄奢淫逸的日子,做鬼了都舍不得走。

我一个不打气,一脚踹去:“做了一辈子贪官,害得这么多人睡破庙,你还是想一想下一生是猪还是狗吧,竟还想着回去。”

贪官吓得脚抖了半天,一下软在地上,不愿起身走,我与胧月对视一眼,他用手摸了摸鼻头,似好笑往后退了两步。

我走到贪官身后,抬起了脚,动了动脚腕,冷哼笑了两声。不听话,只好送你一脚。

“啊”贪官被我这一脚踹得跑了十米开外远。

我似骄傲的朝胧月笑了笑,胧月又翻了一个白眼,切,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所以说,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胧月脸立马青了一大半,追着我就打。不是就说你内心是女人的事实吗,用得着吗。

疼。

她翅膀薄如蝉翼

她鸣声细如丝缕

她累了就栖息风里

从不为谁落地

她向往绮丽天地

她幻想吟唱一曲

她不向谁诉说艰辛

一路穿过逶迤

胧月带夜月江时,我便瞧见了她,一只如穿梭于花从般大小的鸟儿。

“她是?”我转身看着胧月问道。

“翎雀”

我看着来来回回的她,不由好奇:“她这是在干嘛呢?嘴里叼着石子还是土。”

胧月随身拿出一管羌笛,对着嘴口,一首如说新语,就如情人间的秘语般,一笛一宛,一语鸣在水中央。

那只鸟儿听到笛声,便围着胧月身旁转了几圈,依偎在胧月的怀里,像极了迷路的姑娘,还未找到回家的路。

我近眼瞧了瞧那小鸟。

她羽翼丰满

她税利目光如炬

她怕是倦了就躲进雨里

却不为谁哭泣

她眷恋他的怀抱

她无畏花开荼蘼

她不管质疑的声音

一路披荆斩棘。

胧月收了羌笛,用手轻轻抚摸了她,像是安慰,像是告慰。

她只呆了一会儿,又去叼石子去了。

“她本是我的师妺,奴默。”

我一把打住,什么师妺:“不是说,你师傅夜亦就你一个徒弟吗?”

胧月沿着一旁坐下,看着飞行的小鸟,苦涩的笑了笑,好像把他拉得好远,好远,远止以前。

“以前,我本是夜羽家族的少主,可是突的一天,我们被魔界攻破了,我的家园就在那一瞬间,没了。我在废墟中寻找,找了好久,就只找到了奴默,整个家族就剩下我们。后来师傅收留了我与奴默,并收了我们为徒。”

我认真的听着,可胧月却没了后话。

我偏头看着他:“然后呢?”

“然后?”他笑了笑,看了我一眼:“然后,奴默不小心冲撞了一位上仙,师傅就让奴默去人界历劫。可去了就没再回来了。”

没再回来?

没再回来?

我不由的低了头,好一句没再回来,可有谁人知,那一句没再回来,是多么的悲欢离合,可歌不可泣,就像是刺伤了我的心。

都安安静静的,此时真的很安静。

看着她叼着石子投于夜月江,一遍,两遍,成千上万遍。

不知她如你循环了多久?还有多久?

“她在干嘛?”我很疑问。

“她,在填江”胧月如轻描淡写般说道。

我一时间难以接受,谁人不知夜月江,穿于南北,终身无人能走至尽头。

“为什么啊?”

“这是她与天界的一个约定,本来我们早习惯一个人来又去,醉与醒,就此稀里糊涂了此一生罢了,可她去了人界变了,她不愿回天界,她还硬撞冥界,”

我能默哀吗:“你们天界人都很喜欢撞冥界吗?这还能赶趟。”

“她在人界有个父亲,从小相依为命,可在她十八岁那年,她父亲为了给她多打点鱼好做嫁妆,不一心死在这夜月江里,”

我心寒了一阵,鲜少有人明白当一个人为你而死,你会害怕,你会执念,你的内心会不安一辈子。

“所以,她去了冥界,后被天界知道了,便派到这里来填江。”我道出了我的猜测。

胧月冷瑟的笑了笑:“是她自己要来的。她要填满这江,不让更多的人死在这。”

我抬头,望着往返的她,一趟又一趟:“天界挺狠的,打她回原形,就如此一点一点吗?”我又随即看着胧月,他正看着奴默,眼里氲氤着一息心疼。

“我本答应过她,会照顾她一辈子,不会让她受半点伤。”胧月握紧了拳头,双眼的痛楚,一脸的不甘。

我一手抚上他的背,抿着嘴,忍住不让泪水掉下来。

可有谁知,墨染曾许诺于我,会照顾我一辈子,不会让我受半点委屈。

朱田浩
元旦快乐,嗨皮,嗨皮。

第三十六章 瓶水之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