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匆匆几年

  第四十一章匆匆几年

几年前,你坐在他的肩上,听着他讲那外面的故事。

几年后,你奔波于外,他就站在渡口,等着那艘搭着你的船归来。

后来,他躺在棺木中,你仍在外,待他真的等来你时,你站在墓前却已忘了他的容颜。

我第一次见他,他被黑白无常领着走。

皮肤黑呦,个头矮小,但有一股顽童之气。双眼发着光,看似很精神,可他藏在嘴角的无奈与悲伤,让人也跟着为之心疼。

他在看我。

“刹主大人”小黑拉着他停在我面前,我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

他仍在看我。

我一脸的不解,他是谁?为何这般看我?

小黑又扯着他继续走,我欲言又止,正转身走。

“等一下”他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鬼使神差的转过身。

他咧嘴一笑,脸上的皱纹满布,一脸慈祥的看着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愣了两秒,一脸不解的看着他,为何一上来就问我名字。

小黑笑道:“老爷子,那有你这样的,一上来就问人家名字。”

他尴尬的笑了笑,似眼中氲氤着泪水,苦涩的扯了扯嘴角:“你随我孙女长得像,也是这般年龄。”

我禁不知怎么安慰老人。

小黑又笑道:“老爷子,你孙女可没她这般年纪,她是我们冥界的刹主,大抵有十万岁了。”

显然,他被小黑的说辞给吓到了。

我的脸也僵了僵,一脸牵强的看着他。

他压低了头,随着小黑走了。

怎么我看着他,特别想哭,然他是那么的寂寞。

我站在原地,看着那边的尽头,无缘的伤感起来。

或许是因为他的那句我随他孙女相像吧。

“怎么一个人站在这?”殄寒的声音从身后转来。

我转身把头埋进殄寒的怀里,贪婪的闻着那股禅香,赖在怀里不肯出来。

“怎么了?”殄寒低声问道,由着我在怀里。

我不知怎的,鼻头一酸,泪水冒了出来:“殄寒,我为何没有家人。我的家人呢,父母呢?”

殄寒被我突如其来的问道愣住了。

我抬头去看他:“我为何没有家人?”

殄寒顺了顺我的头发,把下巴抵在我的头上,像是安慰道:“刹儿怎会没有家人,我便是刹儿的家人啊。”

我嘟囔着嘴:“不是的,不是这种家人。”

殄寒抱得我更紧了,后来,我在他怀里睡着了。

翌日,胧月坐在我床头,等着我醒来。

我揉了揉眼睛,一脸不满道:“胧月,你不知女子的闺房是不可随便进来的吗?况且,还是在我睡着的时候。”

胧月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随即起身为我倒了杯茶。

他将茶递于我道:“也不知是谁昨夜硬拉着我做她家人,硬没让我走成。”

我一脸的猜想,后慢慢的问了他:“你说的是我喽?”

胧月一副白痴都能看出来的表情捥了我一眼。

我抿完茶,又让胧月为我添了一杯。

他一边倒水,一边问我昨日是怎么了。

我嘟了嘟,本就不想告诉他。

他端近茶道:“你不说也没关系,但是你要清楚,我们都是你的亲人,我们会照顾你,不让你受半点委屈,懂吗?”

我,靠,都知道了,还让我说个屁。

“昨日,我见着一个老人,我看着他特别慈祥,我不禁的想去接近他,后来,他告诉我,他有个孙女,随我长得一模一样,所以”我道出了我的心事,我不明白,我如何告之了胧月这些。

胧月起身接过我手中的杯子,放在桌子上,迟疑了一会。

“我为何会如此呢?”我偏头看着胧月。

胧月听后,又回身随我床头坐下:“这也是情的一种,名亲情,自生下便有的情,也是最忠心的情。亲情让你无忧无虑过一辈子,冷时为了取衣,伤心时为你安慰,痛时给你鼓励,饿时给你粮食。”

“这么好”我不禁感叹道。

胧月苦涩一笑:“亲情往往是最让人忽视的情,你疼一个人一辈子,纵使他连看都不看你一眼,你仍就愿意对他好,疼他一辈子。”第四十章啼梦

有句古话道得甚好,不过我忘了。

反正正是应了我的那句话,异性的面子终究要大些。殄寒在这,古蝶二语不言便答应了,还似不要脸的说是我感动了她。

我“呸”

落花啼托梦并非是将逝者的灵魂带入别人的梦中,而是进入托梦之人的心境,后幻化成托梦人的心心魔再进入被托之人梦中。

落花啼替人托梦,但代价便是人的心魔,可华裳的心魔在她死后便消散了,所以这是桩极不划算的买卖。

古蝶一指,便看完了华裳的一生。尤如昨日往事,一幕幕的划过。

古蝶收手,微微抬眸看着对面的华裳:“说吧,有何愿?”

华裳的手微微抖,求了我这么久,可真到了此时,她却慌乱了起来,嘴里念叨了半天,却终是未吐出半个字。

我瞧着这姑娘定是紧张了,便好心对着古蝶说道:“她想让你为她娘亲托一梦,告之她尸体的地方。”

古蝶显然愣住一脸的不可思议的看着华裳,似不相信的问道:“就这个?”

华裳握住的手紧了紧,愣了几秒才缓缓点头:“我想我的尸体能有个归宿,我不想再流浪了,还有,请仙子劝我娘放宽心,就说我在这甚好。”

古蝶抿了抿嘴,便幻化成落花啼的原身,试了一试,又幻回人的模样。

“怎么了?”我颇为紧张的问道。

古蝶一把推开我,一脸嫌弃的看着我,恰似前昔的我嫌她般:“又不是去找你妈,你紧张个甚?”

我拌了拌嘴,终是忍住了。

古蝶走近华裳,倒是十分淡定:“我不能从你的心里进入你娘的梦里,因为你心里现下最在意的不是你娘,而我只能进你日思夜念那人的梦中。”

华裳念叨:“日思夜念,日思夜念”

“那便是你丈夫”古蝶说道。

我不禁瞪大了眼,她日思夜念的竟是害她之人。

“你?”古蝶顿了顿:“还托这个梦吗?”

彼时,华裳很是绝望的回了一个字:“托”

在梦里,君言正坐在一荷池塘。

古蝶轻轻上前,又不敢开口,她怕他以为她没死,怕他以为她是回来索命的。如若自己被刺一刀,太不划算。一人望着池塘,另一人站在不远处,相持了半天,直到他转身半天,她好似走神了般站在哪里。

他看着身后的一幕,似不敢相信般,手开始颤抖了起来。

“华裳”他轻唤,唤回了思绪飘远的她。

古蝶站在哪里,不敢靠近,只能低声抽搐:“我好冷,好冷,你把我尸体找回来埋了好不好。”

君言听完,便朝古蝶走来,古蝶只能紧张的往后退,还不忘吓唬道:“别过来,你再过来,我便杀了你。”

君言果真停了步子。

古蝶见他没动,只能微喘一口气,又念道:“你们杀了我,我知道已是注定,所以我便不再怨你们了,但是,你们把我尸体找回来交给我娘亲可好,我想有个家。”

君言如刀刺心里般,一脸疼惜的看着古蝶:“华裳莫怕,我已将你尸首找回,并好好安葬了。”

古蝶一听,原来是完事了,那还呆在这儿干嘛,抬脚便准备走。

“华裳,你别走?”君言一把冲上来,抱住了古蝶,吓得古蝶不敢再动。

“你当时如何要跟着涟漪走,为何?”君言的声音有点嘶哑,又有点轻。

古蝶该怎么说?“她让我陪着她于她肚子里的孩子祈福。”

“为何不叫上我?”

古蝶抿了抿唇:“你多忙啊”

“我不忙,不忙,下次一定要叫上我。”君言紧张到有点抽搐

古蝶愣了愣,便反应过来,轻声笑了笑,你特么逗我呢,“已经没有下一次”

君言的身体明显的颤了颤。

古蝶发现君言的力道越加的重了,明显有点喘不上气:“我要走了,你快松手吧。”

君言又加重了两分,就是没放手。

“在你们这些人眼中,失去了,才是美好吗?”古蝶似心疼的问道。“你现在不去珍惜眼前人,反倒来念我,你到底要伤几个人的心啊。”

“我不想失去你”君言顿了顿“还有孩子。”

古蝶也没多大意外:“你知道了。”

“我会对你好,我会对他好,你为何不告诉我你有了我们的孩子,我想等你接受我,但是我却没能等到你。”

古蝶微叹:“是吗”

此后,古蝶的身子渐渐透明,慢慢从君言手中消散。

落花啼的时间是受控制的。

君言便抓得更紧,不想让之散去,眼中埋着无数氲氤。疯狂的去抓那一星半点。

“记得照顾好我娘亲”一句话,随着一齐消散。

但她仍是听到他那痛彻心扉的招唤声。

古蝶摇头,冷笑,可即使如此,又怎样哪?还不是物事人非之景。

第四十一章 匆匆几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