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那一世,下一生

  第二十六章那一世,下一生

碧水天,只愿陪在你身边。

想要比永远还远。

说好了,要生生不变。

若可以回到那时候,我定不会放事。

承朔站在金碧辉煌的大殿,看着那一抹朝阳,他笑了笑,亦是开心,亦是苦涩,亦是无奈。

梦岭已是六十高寿,撑着拐扙,望着那悠悠朝阳。

一夜落雪未满,

反倒衬出了一抹朝阳。

“太后,外面冷,进屋吧。”一个小丫头不知是扰了谁的心思。

梦岭走了,承朔摸了摸心脏跳动的地方,又痛了,他被害得痛了一天。

是今生相伴,或来世再惜。

承朔捣了满身白雪寒衣。朝另一端飞去。

一叶桃花边

一梦江山几年

一夏尘飞满天

一点墨思无言

我守在林玉微的床前,看着她的脸,却是忧心之忧,我做了个决定。

待他的出现,我笑了笑:“怕是以为你不还了呢?心疼的滋味如何?”

他走近林玉微,低头莫语,看着床上一脸煞白的人。

我伸手抚了抚她的发。

一切沉于寂静。

“心,就是让人疼的吗?”承朔问道,目光却是望着林玉微未动。

我笑了笑,说你不是自己知道了吗?

他亦是扯了扯嘴角,苦涩的笑了笑,一把掏出心,运到林玉微的胸腔位置。

他完后,摸了摸自己已空的位置。像是眷恋,像是不舍。

“堕仙就能得仙吗?”

我摇头:“有心便是有情,如若你心中念着一个人,旧了,便长了心。”

他闭了眸子,满脑海留着梦岭的背影。

后来,承朔走了,也没骂我,也没吵我,一瞬间,他就在仿佛间似长大了。

我起身看着承朔的背影,不由的勾了勾嘴角:“承朔,你莫是眷恋上心这个凡物了?”

是今生相伴,望来世再惜。

两相对望兮风细细。

躺了半天不到,林玉微便醒了,不过我在此之前已走了。她醒后,鬼差便架着她走了。

“你们干什么?”

“冷婳姑娘,你阴寿时间到了,该去投胎了。”

林玉微一把抹起手臂,那本属于契人的印记已消失。

林玉微,这便是我与你的愧疚,如今,我们互不相欠了。

最暖的陪伴总在回头时消散

伸出手抓不住遗憾

两个方向各自走完。

而缘份尽了情还不忍断

林玉微去投胎了,我不开心,冷瑟亦是,

“哎”我支着桌子,叹息。

“哎”冷瑟趴在桌子上,惋惜。

“一点不好,没冷婳的日子里好生无聊,没人陪我审小鬼,没人愿意陪我写小故事。”

我点了点头,又立马起身:“瑟儿啊,要不我以后陪你审小鬼吧。”

冷瑟嘟着个小嘴思索了半天,也便依了我,前提是,不许扯胡子,不许大吵大闹,不许睡觉。

我亦是无比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

这几日天冷得实在厉害,没有那个小鬼乱窜,倒是不少人死于冷冬之日。

凡界有这么一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也正是因这人心,害得凡界如此百态。

就这样飘飘欲仙的过了两个月。

一日,冷瑟审了一个妇人,装容极美,就是,额,老了些。

我正想着冷瑟是该叫小丫头那,还是老人家。可他却来了句。

“说吧,咋回事啊?”

那位老妇人点了点头,又道:“我本是洛城公主,后亡国到云梦城,”

“停,”我一把阻止道:“云梦城?”

妇人点了点头:“对,云梦城,中年皇上殁了,没过几年,儿子败政,自刎了,留下儿媳,最后才知儿媳已有一月的身子,后来,儿媳生了孙子,便随着先帝去了,我拉扯着孙儿,到他五岁,”

我只能感慨,命运造化深。

冷瑟点头:“梦岭是吧,你这一生,我看了看,坏事没做多少,丰功伟绩挺多的,下世还是做人吧,要不,再去做个公主,北国有个空位。”冷瑟低头翻着生死薄喃喃道。却未看到梦岭脸上的变化。

我揉了揉鼻间:“还是做个普通小姐罢。”

梦岭立马点头,道了声谢。

北国七夜三年,三品官员申愿得一女,取名申梦令。

“承朔堕仙了”殄寒此次去了仙界竟给我带来这么大个消息。

不愿做水中的落花

别让谁再为谁牵挂

岁月带不走是满身的伤疤

不想做感情的落花

别让心爱恨里挣扎

明天谁的心会浪迹天涯

人终是躲不过一个情字,也始终眷恋于这个情字。

至于承朔堕仙一说,我也没多大诧异。

他们的缘分未近,亦如柳元浩与林玉微,亦如承朔与梦岭。

第二十六章 那一世,下一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