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心生

  第二十五章心生

面对林玉微所说的上善若水,他并不知道。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之所恶,故凡于道,此乃谦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所以其善下之,则能为百谷王者,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及柔德也,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坚,因其无有,故能入于无间,由此可知不言之教,无为之益也。

林玉微无非是想表达,承朔做人的道理。而承朔却是生起气来,仙界人本就傲娇,被别人说了,还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多多少少还是恼火的。一脸的青筋让人看着隔得慌。

承朔道:“我本觉着欠你,可你却好生不给面子,本仙倒是觉着不欠着你什么了。”

林玉微道:“世人皆说仙人,无情,今日我算是真正的见识了,仙人,你有感觉过那种心绞痛吗?特别的痛。”

承朔冷哼一声,他不知何为心痛,他也不屑知什么心痛,凡界之物,晦气。

林玉微走近承朔:“你知道吗?你们仙界在五界中是最可怜的,没情没欲,可怜得打紧。”

承朔埋下头,怔怔的看着林玉微,勾了勾嘴角:“是吗,那为何众人都想成仙呢?”

“欲求长生不老,自私无利之徒。”我冷不傻傻的接道,随即拍了拍胧月的肩膀:“还是你乖,知道做仙不好,跑来做鬼了。”

胧月没有推开我,却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往脸上一抹,没脏东西吧,也就是这一瞬间,林玉微干了件傻事。

她挖出她的心,对着承朔一推,林玉微的心窜进了承朔的胸口,那是承朔第二次感受到胸口的跳动,而这一次来得更真实,胸口好疼,心好疼。

一点一点回忆窜进了承朔的脑海,有快乐,有悲伤,有无奈。

林玉微笑了笑,便倒下了

由爱故生伤。

因缘在何方。

人生而不枉。

那是承朔感觉到疼,是心动,难以愈合的疼,不是伤口的疼,这疼得锥心。他突的想起哭泣的她。

承朔看着躺在地上的人,他本想去抱她,可我却快了他一步,对着承朔还不忘发狠道:“痛也痛了,倒不如多痛一会儿,赶明把心还来。”于是我让胧月抱着林玉微朝我的寝宫走。

“你以前也是仙?”承朔看着抱玉微的胧月问道。

胧月勾了勾嘴角:“对。不过后来为要一心,堕仙了,挺好的。”说完便跑着林玉微走,冷瑟还不忘说一句:“哎,小心点别摔着了。”

我们在回去的路上,我忍不住的夸了胧月两句:“胧月啊,你好厉害的感觉。说话还一套一套的。不错啊。”

胧月偏头对我笑了笑。

我们把林玉微扶在床上躺着,她真的是大任性了,我们也只能先为她续命,摘了心脏谁活得了啊。所以先为她续了命,等明天再安上心就行了。

我让胧月陪我在门口坐着,我偏头去看她:“胧月,你是因何堕仙的。”

胧月摸了摸手指,扯了扯嘴角,让我猜。

“为情?为爱?为友?难不成为吃的??”我发挥我的高度大脑,转啊转。

他看了眼我,又笑了笑。

“到底是因为什么?”我假意不悦道。

他说是他无聊罢了,刚好又听得有人说做人最好,便堕了仙,后来又听人说,做鬼不错,便来做了鬼,后来发觉做鬼,真心不错。

我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那你呢?怎么想来做鬼的?”胧月问我。

我大笑道,还不忘边笑边打着他道:“老娘本就忘川河彼岸的一株曼珠沙华。”

他说忘川河彼岸的曼珠沙华的确很美。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是墨染,

而另一边,有心的承朔来到了人界,当年的云梦城,皇城里,一个三岁幼娃正背着诗句。

“祖奶奶,何为上善若水?”

她一笑:“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

承朔认得她,梦岭,当年的洛城公主,本一心想杀他,后来放弃了,至今,撑着柳浩当年打下的半壁江山。虽没当年那般容貌,可那眼神,却是让人忘不了了。

承朔记得,梦岭当年说过一句话:“柳浩,我怎万分舍不得你了。难不成,是爱了?”

承朔的胸口又疼了起来,他念着梦岭的名字。

而她又似听到了别人的呼唤,起身四处看了半天。

承朔摸着自己跳动的心,原来,这便是心生。

后,承朔跟了梦岭一下午。

第二十五章 心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