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于是

  其实那本是他们二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我不过一个路人,模模糊糊被牵扯近来,是命中的劫数。

原皓是第一个来看我,也是唯一一个来看我的人,他看着满身血迹的我,他跪在地上,抱着我:“悯儿你怎能这样,你怎能?”他的声音很是悲泣,颤动的双手去抹干我腿上的血迹。他在害怕。

我想伸出手去摸他,可却一下的,发现我们远了,我们好远了。那只手就凉在半空中。好久,好久。

过了几天,我慢慢学着坐着来感受这个世界,不愿去捕捉那蛛丝马迹。

没两日,我便听见萤儿告诉我,玉琴要嫁到田家来。我笑了笑。扯了扯身上的被子。后来,原皓没再来,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也在嫌弃我,正如我嫌弃我自己一般。我想着,我还有个孩子。

个把月后,我再听到原皓的声音,中间夹杂着些许疲惫。我见他如此累,便以我睡着让萤儿将其打发了。

萤儿说:“姑娘天天望着,不就是为了望公子吗?怎如今连面都不见了。”

我紧闭着眼,

第二日,萤儿急忙忙的跑进屋子,大口喘气,断断续续道:“姑娘,府上来了个大夫,很厉害,是公子请回来给玉琴小姐治病的,听说她那腿过不了多久便能下床走动了。”

我颤了颤嘴唇,似的心里发慌,却又要假装淡定:“是吗,走了一个多月,为请一个大夫啊。”

萤儿没了后话。

下午,原皓居然让大夫也为我瞧瞧。

当原皓问:“大夫,如何,能治吗?”

我虽没看,但我大致感觉到了,大夫的的那声轻叹息,并未躲过我的耳朵。

玉琴的腿真的是没过多久便能下床,这不久便是三个月,我的肚子大了,也省得到处走。玉琴来的时候我以为是萤儿:“萤儿,帮我倒杯茶吧。”

玉琴笑了笑:“静悯姑娘还真是悠闲。”

我本想保持极度冷静,可终究是做不到。

玉琴说:“我知道你恨我,我又何常不是呢,我本也如你一般单纯善良,可是直到你的到来,你知道吗,我当时心是如何的,疼得发疯,我必须护住我的家人,我们是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你懂吗?”

我握了握拳头:“可他不爱你。”

玉琴笑了,冷哼了两句:“就算他不爱我,他仍就娶的会是我。你会认为伯父伯母会让你进田家吗,他们不会找一个没权没钱的人来做他们的儿媳妇。”她顿了顿:“何况,还是个瘸子”

我忍了忍,半吞了一口气。

半天,玉琴冷冷的吐出一句话:“你走吧,别在这里了。”

玉琴走后,我才敢把我的害怕全展现出来,是啊,那个父母会让自己的儿子娶一个没了腿的瘸子呢,我想了想等我生完孩子便走吧。

又过了两月,田家迎来一桩喜事,我躺在摇椅上,感受太阳的温度,他一来便挡住了我的温度,他蹲着,手抚在我的肚子上:“悯儿,我们孩子在踢我。”

我仍刚才的姿势。

萤儿说今天的田原皓穿的是一身红服,艳得很。

可我却是不敢去瞧。

“公子,老爷让你去接新娘子了。”一个小厮说道。

“滚”

我颤了一颤,没料到他会如此大的火。

他亦是感觉到我的颤动,连忙抱着我:“对不起悯儿,吓到你了。”

我连忙推了推他,也不用假睡了:“去迎亲吧,吉时过了不好。”

据说,田原皓娶唐玉琴误了时辰,成了众人笑柄。这都是后话。

那晚,听着红炮声的串响,肚子疼了,疼得发出些疼声。

萤儿跑来:“姑娘怎么了?”

我揉了揉肚子:“怕是要早产了。”

萤儿一急:“我去叫公子”

我一把抓住她:“萤儿,你陪陪我,陪陪我吧。”

同一屋檐下,那边红帐喜欢处,另一边却是疼不欲生。

我忍住最后一口气,

“姑娘,姑娘,出来了出来了,是个小公子”萤儿抱着孩子。

我让萤儿抱到我面前,我摸了摸,这是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巴。孩子,娘好像看看你。

“萤儿,告诉原皓,我的孩子叫沿儿”我突然好想睡觉,睡一会就好。

“姑娘,”

“姑娘”

“姑娘”

……

我想继续沿着这条路,一步一步,带着孩子,陪着你。

沿儿……

第三十一章 于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