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仙界稀客

  第十八章仙界稀客

胧月终是好奇为何会一年半载吃不下饭,便带着鬼差去了那个山洞,后来据说去了的所有鬼,都上吐下泻,一个山洞里堆满了尸体,且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都是被撕成几块,几千具尸体,中间夹杂着尸臭味,血淌红了整个山洞,胧月回到冥界已是吐得没劲了。

我冷哼一声,笑他真是傻,都说了别看了,可还是管不住,他说他好奇,冷婳默默补刀道:“好奇害死猫,真是活该。”

我最后偷着乐。

下午,我侍鬼司来了个人,一个仙界神。

我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看着坐在我面前看书的人:“哎,怎么想着来这了?”

她抬头看着我,有无奈,有嫉妒。她就是仙界的彼岸花仙,唯一一个长有心的,兰笙。

“很多年没来了,上次见到殄寒时还特别尴尬,问他你醒了没有,他说没有,可是你当时明明就醒了,后来还是承朔告诉我的,今日,他说他要来,我便陪着一同下来了。”

我皱了皱我的长眉,非常不悦道:“他怎么又来了?”

“他?”兰笙一愣:“你是指承朔吗?”

我点了点头。

“承朔说他在人界历劫,伤了个女孩,他想要补偿,”

我一听,随即冷哼一声,我特意装作没心没肺的样子:“你们天界居然也知道什么叫伤害了?”

兰笙摸了摸鼻头:“神仙通常要知感恩,虽然他们不懂什么是感恩。”

我看着发慌的兰笙,一眼的审视:“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啊,这么发慌。”

兰笙瞄了我一眼,轻哼道:“坏事倒是没有,不过嘛,承朔来冥界大多因我。”

“你?”我冷哼。

兰笙把玩着自己的玉手,像似无心道:“对啊,是我告诉他,他应该来冥界找到那个女子,然后答应她一个要求,这也算是报恩了。”

我差点一口口水喷死,我去,兰笙你就是这样耍老娘的吗?

闻语间,殄寒那不要脸的声音传来。

兰笙瞬时停了打闹,整理了衣饰,我不由的翻了个白眼。

殄寒走了进来,先是看了眼兰笙,又立即把眼神转到我面前:“承朔被我又打发走了,不过这总不是个法子,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欲抬脚走,却在之前,兰笙拉住了他的衣角,殄寒连脸都未转,就干站在哪儿。

“我们好久都未见了,要不一起吃个饭啊,什么的。”兰笙一脸牵强笑道。

殄寒未等兰笙说完便抽走了衣袖:“我最近挺忙的,”说完便大步出了侍鬼司。

我只能当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看到。

兰笙回头尴尬的笑了笑。

我又随着坐着,摸了摸鼻头:“别笑了,挺难看的。”

兰笙不语,后让我陪她去看曼珠沙华,坐在花海里,曾经一席盛世烟花,如今凋零在一段时间的指缝间。

“兰笙你与殄寒怎么了,我怎么睡了一觉,你们就成这样了?”我一掉没一掉的问道。

兰笙冷笑了一声:“以前的风景哪能留在现在比,当年我追着他来到冥界,当时就只有他与墨染,后来墨染殁了,你睡着了,他就视着仙界为敌,哪还会待见我呢。”

我也只是叹了口气,拉住了兰笙的手:“他也是太断然了,我回头给他说说。”

兰笙点头,笑了笑。

我们望着遍地鲜红的曼珠沙华,双双发愣。

“忘川河的水倒是少了不少。”兰笙站在河边,看着忘川河,忘川河以前的波涛汹涌,哪像如今这般。

“哎,冥界人口越来越多,还都不愿去投胎,硬是赖在冥界不走,所以啊,忘川河快供应不上了,你想,洗衣做饭的哪一样不要水的。”我分析道来也很是无奈。

兰笙点了点头:“必竟仙界不好进。”

我冷哼一声,又望了眼忘川河,突想起扯我衣角的小鬼。

“笙儿,你认识仙界一个叫庄蝶的仙姑吗?就五百年前才去的。”

兰笙点头:“认识啊,我们仙界的人都认识。”

“哦”我很是诧异,都认识吗:“她当的什么上仙啊,你们都认识。”

兰笙吁了一口气:“她呀,五百多年前因救了星宿老仙一命,老仙便让她修了仙,可这一上来,弄得啊,”兰笙皱了皱眉,极为厌烦。

我蹲在地上,双手支着脑袋,听着烂史。

“她一上来我就看她不是个好东西,一个劲的朝天帝抛媚眼,活该被天后拉去当丫鬟,可这当了丫鬟,还是整天跟些男神们嗳昧不清的,天天八卦乱飞。”

我望了望河底,貌似要风起云涌了,于是乎我立马捂住了兰笙的嘴,朝我侍鬼司托去。

“喂,你干嘛呀?”兰笙扒开我的手,怒道。

我扯了扯嘴角,拉着她边走边说林宛青的故事。

兰笙后来感叹,林宛青真是悲哀啊,

谁说不是,他若是当时投了胎,现在肯定很快乐,可是他现在呢,永生永世长眠于忘川河底。而且还是为了那种人而不值。

聻,没有永生,死于止前,倒于前堪,终为沉寂,无生无灭。

第十八章 仙界稀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