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聻

  第十九章聻

五百次回眸只为你经过

岁月的蹉跎让爱犯了错

即使化身石桥等你来走过

我的心事你会不会听我说

你的微笑是我永远的魔

你的承诺在我心中执着

即使在菩提下涅槃成佛

回首前尘又怕锦书难托

佛说多多多,一生情太多

爱恨来回拖愁眉又紧锁

佛说过过过,一生快走过

为爱惹的祸烧成一团火

佛说错错错,太多的过错

全部都怨我就此忘了我

佛说莫莫莫,莫要再情多

让思念沉默心莲一朵朵?

有种执念叫永恒,有种坚持叫执着,有种希望叫坚持,有种回首叫希望,有种等待叫回首,有种守候叫等待,有种离别叫守护,你曾择一枝梅久久的都未忘怀,我的爱人啊,你在何方。听你呼吸你的伤,听你眼角你的光,听你两点的地老天荒。你曾记得当年的年少,你说,我们也在永远,可你如今是否已将我遗忘。

一阵吵闹,冥界乱了。我放下手中的手册,扯过一个小鬼:“怎么回事?”

“忘川河不受控制了,”

忘川河,曼珠沙华,我心里一急,朝忘川河飞去,此时的忘川河,大河波涛,暗自翻涌,大水即下,掀起整个天河。

我本想着去彼岸去护我的曼珠沙华,可却被殄寒拉住:“别过去。”

我一把抓住殄寒:“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殄寒双手把我护着,双眼狠恶恶的看着掀开的水:“有的东西不安静了。”

我随着望去,水中隐隐的有个人的影子,我揉了揉眼睛,林宛青。

“林宛青,当时让你去投胎你不去,你现在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殄寒双眼冷神,握着我的手紧了紧,怒道。

聻,不能说话,亦是不会说话,他们只剩执念,而林宛青的执念便是庄蝶。

现此刻,所有的鬼司的当差的都来了。

“殿下,不如我们一起灭了他”风啸判官说道。

我一听,轻推开殄寒,对道风啸摇了摇头:“执念的力量有多大,我们都不敢想象,再说,他也只是想见一个人而已。”

众人皆默默无语。

我上前,看着隐约水身的林宛青:“林宛青,我答应你,带庄蝶来见你,不过前提是你把忘川河的水给退了,你若再闹,我便不去找庄蝶。”

水影,动了动,便消化了狂潮。

我心里苦笑,林宛青,你能再傻一点吗。

兰笙上前,用手捅了捅我的后背,我知道她要说什么,便立马拉着她走了,林宛青今日这么闹,怕就是因为昨日兰笙的那句话。让他怒了。

兰笙就由着我拉到侍鬼司。

“他就是林宛青。”

我点了点头,纠结了会:“笙儿,你能不能上天帮着把庄蝶叫下来。”

兰笙摇头笑了笑:“她是不会来的,就算是来了,她也不会说什么好话的。”

我紧了紧眉,到底该怎么办。

“怎么想的?”殄寒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胧月与令修。

“怕是把庄蝶叫不下来,即使叫了下来,定是又要刺激到他。”我无奈道。

众人都互相对视了一眼,想着有什么办法。

“要不,找人扮演庄蝶吧。”胧月抬眸,轻抿道。

“对啊,”兰笙点头。

我也赞成。

“不过,她们的前世,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令修一笑:“冷瑟必定知道,他的故事汇里,定有记述。”

我摸出了一个手册递于令修:“刚才,冷婳给我从冷瑟那里偷的,是不是这个。”

令修一看点了点头,就是这个,他又翻了翻:“这是三百年前,我们去找五百年前的”

后来,冷瑟翻箱底的寻了半天,最后才找到小书,递给我们:“我的娘天,累死我了,嘞,这个就是你们要找的,五百年前的。至于有没有他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很是激动的接住希望有吧。

“五百年前,是个不一样的一个百年,冥界改了个制度,而且还来了个新的侍鬼大人,名唤胧月,听说以前是仙,后堕仙了,又成人了,在人界有大功德,所以又成鬼了,还成了侍鬼主,说起这个,我便又想起了古刹大人,嘞,还要睡多久呢?她不会不醒了吧。”

我读着冷瑟的序,只能感叹,瑟儿啊,你这文采真的不咋地呀,我偏头看了眼胧月:“胧月啊,你这成长经历还是蛮岁月的”

胧月扯了扯嘴角,用愤狠的眼光去瞪冷瑟,可冷瑟早就躲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去了。

“还是找找有没有林宛青吧!”

第十九章 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