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梅花吟

  第二十章梅花吟

一段古曲,谱写千年之恋。

谁走了多久的路,谁又忘了这条路,他还在这条路徘徊,他始于孤独,也败于孤独。

武庄,一个人之笑常的地方,它的美在于它的诗情话意,它被称为诗人的天堂,之兴于雅俗共赏。

他独吟:“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一身布衣白杉,舍不得折一枝梅,温声吐词,心中千千结,他似形单影只,似千双寂寞。

他听到喃喃细语,却又未听真切。

她像是一个仙子,在天真迷茫中撞入他的眼界,似懵懂,似误入,她的粉色倩影勾得这白梅林更美。

她颔首问他,她是否可以看看。

他尴尬的羞红了脸,点了点头,他想说,这里也是他偶然发现的。

她转身嗅花之间,压低了枝头,轻攀了梅枝:“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他站在原地,愣在原地。

她突转身轻抿一笑。

一生萧山,终抵不上风华,他每日都会去梅林等她,等那一抹君子倩影,等那场风花雪月下的相遇。

而她总会择一枝梅踏着薄雪而来。

寒梅立冬日,终有凋零花谢时候。

她看着稀疏的梅朵,看了看,望了望,而双手,再不敢去攀,生怕它们会掉下来。

她说:“陪我看这最后的梅吧。”

他点头,两人终是这样望着寻了好久才寻到的梅骨朵。

他问:庄蝶,我们还再见吗?

她低头不语。

终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当他们俩一起踏出梅园,就应是缘分消尽之时。

“救命,救”他忽闻而寻去,一个白发老人。

她说:“宛青,我们走吧。怕是这里面有什么猫腻才对,雪天怎会躺个老者在此。”

他终是于心不忍,抱着老人在一门沿:“我去为他寻个大夫来,你先守着,”

后来大夫去了,可他却未去。他被家里人给捉了回去。

他终是挂念她。

待他再见她时,她已做为人嫁。

当时缠过红线千匝

一念之差为人作嫁

那道伤疤谁的旧伤疤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

踏碎这一场盛世烟花

血染江山的话

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碧血染就桃花

只想再见,你泪如雨下

听刀剑喑哑

高楼奄奄一息倾塌

他看着喜颜朱上的她,终是美美的作为人嫁。

后来,他病倒在床上,家里人请人为他算了一卦。卦中术说他终为红颜殁。

他涩涩的笑了笑。

终是一天,她来了,她说宛青你好狠的心,一走便再未回来。害得我找了好久,好久,直到如今已为人嫁,人老朱颜改。

他在床上,背对着她,抽泣了好久。

她说,宛青,下一辈子,我只为你做新娘,不求同年同月死,只求同年同月生,这样,我便能快点找到你。

最后,林宛青,终为红颜殁。

如今来到冥界,按冥界规定,他的服刑时间为两个月,想必应该能等来他的庄蝶。

这是一个着时婉转的恋情。

我念着这个被冷瑟缩了又缩,减了又减的故事,读得我身心着时疲倦。

兰笙上前,翻着看了看,又放在我怀里:“这个叫林宛青的,看来是到死都没有看清庄蝶的真脸目。”

“那故事的老人,应该就是星宿老仙了吧。那么这么说来,天哪,救他的应该是林宛青才是。”我分析道来,一脸的感伤,真是命运弄人。

众人皆沉寂,也不想说破。

“要不,我化成庄蝶的模样去见他吧。”兰笙看着殄寒道。

我摊了摊手,本来就是准备让你去的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们来做你忠实的观众。

第二十章 梅花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