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长苏

  第十四章长苏

灵魂摆渡人,是个长期的职业,一般的摆渡人,一个契约便是上万年,他们有情有欲唯独缺了个灵魂,所以他们最渴望的便是灵魂。

我抿了抿嘴,握了握旁边的杯子。必竟摆渡人是自家人,心里终是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殄寒喃喃语:“他已经摆了四万年了,就只差一万年了,他这都等不了,再过一万年,我便会把他的灵魂还给他。”

我知道,殄寒的心情怕是最难过了,必竟他是冥王,而自己的手下却,,,哎,我上前抚摸了殄寒两把。

殄寒并没感动,反一把推开我:“把你的咸猪手给本尊拿开。”

我冷哼了一声,摸了根牙签,一边剔牙,一边朝外走。

谁知,胧月站在门口等着我。

我挠了挠我的脑门,一脸难为情道:“那谁,胧月啊,你呢,就先回侍鬼司吧,我就出去一会,稍后便回来。”

胧月一把拦住准备走的我,一脸无表情:“我跟你一起。”

我一听,抽出了剔牙的手,使劲摇道:“不用,不用,胧月还是回鬼司呆着吧!”

胧月皱眉:“你担心我拖你后腿。”

我又加着甩了甩脑袋:“哪能啊,我怎么会担心你拖我后腿,我就是心疼你。”

“那你不用心疼了,我跟定了。”胧月傲娇道,跟着一边直直的走了。

我抚着我头疼的头,弱弱道:“胧月啊,走错路了,我们今天去坐摆船。”

胧月愣了一秒,又转身朝着另一边大步奔去。

等到我们到渡口,停了两艘渡船,然都不是赤容。

我们就等啊,等啊,等啊,可别的渡船都摇了几个来回了,却仍是没见赤容。

“大哥,大姐,你们在这看啥子哦?”

一个十分接地气的声音飘来。

我一脸客气,笑道:“请问一下,这赤容怎么没来?”

他一抺手心的油,十分实诚的笑道:“哦,你说赤容大哥噻,他啊,还在外头,在柳城嘛。”

“柳城?是他管辖的地方吗?”

“是噻,你们找他哟。”

我们弱弱点了点头。

他一激动的吐着口水星子,道:“哟,我离赤容近噻,我带你们去噻。”

我牵强的笑了笑,转头示意胧月,胧月苦涩的扯了扯嘴角,道了声谢谢便上了船,我两手一抺脸上的口水,无奈的跟了上去,我选了个角落,不要问为什么。

“那个,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笑着问道。

“偶哦。嘿嘿,偶叫奴默”

“奴默”我喃声念了声,又问道:“你是上古人?”

“咦”他似好奇道:“你咋知道的,偶就是上古朝期的人。”

我吞了吞口水,“因为你的姓带奴”看着笑得如此实诚的他吡嘴问道:“你做了多少年的摆渡人了?”

奴默傻着笑了笑:“偶也忘了噻,也就几十万年吧,上个冥王和偶签的契约,后来他羽道化仙的那天,偶腿短跑慢了,便没解成约,便只能又跟着新冥王签了。”

我连连点头,原来又是个倒霉的熊孩子。

他傻哈两声,便又摇着船,我坐着坐着,就感觉肚子在翻滚,那气势不输给千军万马。排山倒海的感觉。嗯,忍不住了。

“哇,,,,”我还未奔到船头,便大吐了起来。

胧月一时慌了神,皱眉皱得都成山了,好在奴默上前拿了帕子递于我擦了擦。还不忘指着一旁五官皱成山的胧月:“真是的,老婆有了还带来坐船。”

我一把撑在奴默手上,使劲摇头,奈何不能说话,一说就吐。

奴默,轻叹一口气,帮我拍了拍背道:“这个男人,可是不能这么护着,说他两句咋了。”

我现在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未怀孕”胧月淡淡吐出四个字,看来是被奴默的眼神瞪得着时受不了罢。

奴默望了眼,问道:“你未怀孕?”

我点了点头。

“那就是晕船了罢。”奴默淡淡吐道。

我真的,操操操操,早说晕船这么难受,老娘就不玩了,真她婶婶的。

一个时辰的船,我坐着仿佛万年,好久好久都是轻飘飘的感觉。

下了船,奴默很是好心的把我们送到柳城城口,还不忘递给胧月一句话:“你老婆不能坐船的,下次只能走路了。”

我有气无力的去反驳:“他才不是我相公。”可能是晕船厉害的缘故,说得竟没有反驳的味道,反带一些娇羞味。

奴默不明笑意的走了,扶我的任务便交给了胧月。

我躺在胧月怀里,让胧月给赤容发了个信号。

于是,我躺在胧月的怀里,站在城门口等着赤容。

一路上的行人,都以异眼的眼光看着我们。

半刻后,赤容便来了。他看着我与胧月亦是愣了愣,

他走近我,缓缓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抬了抬眸,冷冷道:“长苏呢?”

朱田浩
肿么样,喜欢不

第十四章 长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