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曾经有个故事

  第十一章:曾经有个故事

我说:“影尚,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他略为尴尬的笑了笑,正准备说什么,却被我的噬魂罗给阻止了。

我双眼的悔与恨,对着他道:“今日你来了,我便不会放你走,我要为墨染报仇。”

他冷冷的看了我说我总是这样的蛮不讲理。

我回他,我的确一直这样的蛮不讲理,说完便与他打了起来。

招招毙命。

噬魂罗,剑如其名,当你怨气越重,剑气越强,剑剑发狠,招招毙命。

几次打斗,我总是能刺中他,终是又被殄寒给拦了下来。

我骂殄寒最无良心,我不需要你来保护,我只想报仇,也只剩报仇。骂完,便跑了出去,冷婳担心我,亦是跟着追了出来。

那晚的冷婳说了许多安慰我的话,亦说许多类似哲理的话,她定是伤了许多的脑细胞。

她问我为何如此讨厌仙界之人。

我说我忘了,

过了一会儿便道:“冷婳,我为你讲个故事吧。”

冷婳随着一旁坐好。

从前,在忘川河的彼岸,有珠曼珠沙华。

她吸收天地至阴之气,直至幻化成鬼。

当她幻化成鬼那天,她看见有两个小鬼一直盯着她看。

一个叫殄寒,一个叫墨染。

因为她没有家人,墨染便让她父上收养她,众鬼皆笑墨染养了个小媳妇。

后来,她知道,殄寒是冥王之子,未来冥界的老大,墨染是叛官无契的后人。她当时才明白一个道理,她走狗屎运了。

三鬼一耍,便是三万年。

三鬼皆成了少年模样。越发的耀眼。就是殄寒那骚年随时穿着一身红衣。

她甚是嫌弃,可殄寒却十分了不起的笑道,他父上说的,红色才能衬出他冥王的气质。

她却从未卖给他面子。

墨染问她喜欢色的衣服?

她说喜欢墨染这样的黑衣。

一天,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见过穿红衣的殄寒,穿黑衣的墨染,却从未见过如此舒服的白衣。

白衣少年让她叫他哥哥。

于是她一直叫他影尚哥哥,而后,她整天围着影尚转。

可好景不长,影尚说他要回去了。

她不肯,也不愿意。一个人趴在床上哭了老半天。

影尚后来走来告诉她,跟我一起去仙界吧。

她双眼一亮,问他真的可以吗。

他点头。

她去向殄寒与墨染告别,殄寒问她为什么要离开。

她说,她发现她喜欢白衣服的影尚。

墨染苦笑问道,当年你不是最喜欢黑衣的我吗?

她没有任何回答仍是跟着影尚去了仙界。

她后来发现,仙界有很多的白衣哥哥。喜欢得不得了。

去了仙界那天,她的影尚哥哥让她唤他为殿下。

她开始不肯,可见他生气后,她便唤着殿下。

她不能唤他哥哥,可她听着别人唤他哥哥。

一天,影尚唤他去他的寝宫,别人都说她真幸运。

她听后也认为自己很幸运,她问他要干嘛。

他说他要织梦,为她织梦。

可她说她有梦,不需要他为她织梦。

他一听,悖然大怒,扇了她一掌,硬拉着她进入他为她织的梦。

可她怎么也进不去,她撞在上面好痛,特别的疼尤如被万针覆盖。她不能入他为她织的梦,可他却如杀红了眼般,硬拉着她入梦。

她吓着叫他哥哥,他未停。

她叫他殿下,他亦未停。

后来,她晕倒了,吐了好多的血,尤如殄寒衣服的颜色,艳得让人心烦得很。

那天后,她喜欢一个人坐在彩虹桥下,害怕又被影尚叫回去入梦。她心里说着,她越发的想念殄寒与墨染了。

一日,待她从桥下醒来时,她看见了墨染,问自己是不是做梦了。

墨染回她说不是。

墨染说,殄寒当上冥主了。今天是上天来汇报冥界事务。

后来,墨染让她跟他回冥界,她却思索了好一阵才缓缓道,她感觉影尚很可怜很孤独。她想多陪陪他。

墨染走了,他留给她一句话,母上说,仙界人无心无情亦无爱。

没容她多思索,影尚却来了问她,她是否仍做梦。

她点头。

影尚又问她,她做梦时会经常梦到谁。

她不加思索的说殄寒和墨染。

影尚听后,有所思的喃喃道:“殄寒和墨染吗?”

她看着影尚一脸算计的表情,不由的怔了怔身子。

突然有一天,

她的梦里里没有了殄寒与墨染,只有阵阵硝烟弥漫。

她跑去告诉影尚。

影尚刚开始愣了几秒,后抱着她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她不知道他成功了什么,但是见他这么开心,她亦是会心的笑了。

事后几天,她亦没梦到殄寒与墨染。

她以为是不是她好久未见过殄寒与墨染了,是不是墨染忘了她,她一想着,就心里不好受了好久。

一天,她趁影尚不备之际便回了冥界。

她要告诉殄寒与墨染她回来了。

她偷偷跑回冥界,找了好久,终是未见到墨染,他不是应该呆在殄寒的身边吗?为何只有殄寒一个人坐在忘川河喝着从凡间来的酒。

后来,她听殄寒说墨染没了。

墨染没了,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殄寒说墨染那日去仙界找她,然再没回来,待殄寒找到他时只剩一身黑袍与一包曼珠沙华的种子。

她接过殄寒手中的种子红着鼻头骂着殄寒道,她叫他莫要耍她,曼珠沙华的种子哪里是红色,明明该是紫色才对。

殄寒闪着泪,没有回答她,闷声的抱着酒罐子走了。

后来令修告诉她,那是血,那是墨染的血。

她是认得血的,可她却是怕极了那血,她傻傻的用忘川河的水泡种子,她想泡掉那血色。

可是怎么也泡不掉,后来,她把曼珠沙华撒在了她当年生长的地方,忘川河的彼岸。

自至冥界便有了红色的曼珠沙华,也只有红色的曼珠沙华。

还未到一月,影尚来了,

他对着她道:与我回仙界吧。

她未放下手中的勺子,仍在为曼珠沙华灌着水,只是有力无力的回了句,说她不想去仙界了。

他一把夺过她的勺子说道:已经不是你想与不想问题了。

她怔了怔,不明以道:你什么意思?

他转身,高傲道,他说,你已经离不开我了,你需要我为你织梦。

她冷笑,她说她有梦,不需要他为她织。

他说,是吗?我难道没告诉你,我已经为你织了很多梦了么,现在我已经知道怎么为冥界织梦了,真的很简单,只需要把你先前的梦打碎,我便能为你重新织梦。

她身体颤了颤,强忍着诧异,问他,你是怎样打碎我的梦的?

他未语。

她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大吼道:你说啊,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杀的墨染,你是不是就是这样打碎我的梦的,你说啊?

他说,是又怎样,你不是说要一直呆在我身边吗,现在的你已经不能离开我了,永生永世。

她似发疯般苦笑:我偏要离开你,你为了满足你的欲望,操控冥界的梦境,你竟能如此狠心,你可知他对我有都重要,我忘了你是没有心的,什么狗屁仙界,什么狗屁上仙当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大吼道:你会后悔的。

再后来,他常来冥界找她,她总会狠狠的与他打一扙,没有殄寒就不会停。

他说,你若还是不让我为你织梦,下场会很可怕,你会沉睡下去的,一直一直。

她说,如若能此,甚好,不过定是在你死后。

直至四万年后的一天,

她躺在了殄寒的怀里

一眠,便是三万年。

朱田浩
浩纸,好桑心,没人

第十一章 曾经有个故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