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事实是哪样

  第八章:事实是那样?

我没事便会跑去忘川河看看,总会不自觉的想起那个扯我脚的小鬼。

对面的曼珠沙华甚好,就麻烦小鬼将它照顾的更好些。

冷婳在我身后总是喜欢感叹:“天下痴情种啊!”

我亦摇了摇头,不知是要说那林宛青是执着呢?还是固执?

过了一月,殄寒才回来。对于林宛青的事,他只是摇头叹息。

冷婳缠着殄寒讲仙界的稀奇事,可我没兴致听那些事?只是问了两句关于庄蝶的事情。

殄寒说,不清楚。

于是乎,我跑去睡觉。

傍晚时分,

殄寒在我床头说:“我见过他了,他问我你醒了没?”

“我说没有”

“再后来,笙羽也问了”

“我亦说没有。”

我也只是模糊的听着,没有回答。

殄寒定是在我睡着后才敢说这些。

第二日,我早早的便往人间跑,在冥界口居然遇见了黑白无常。显然,他们也是看见了我,没打招呼不说,还撒腿就跑。

“站住。”我怒吼道,本主何时如此可怕了,让黑白无常看见我就跑。着实难忍。

两鬼听我这一幺喝,只能愣愣的刹住了脚步,转身傻笑道:“哟,刹主大人,早啊。”

我一把啪在黑无常脸上:“早,你妹啊,我有这么可怕吗?竟见我就跑。”

俩人互递一个眼神。

他们难不成当我瞎吗?

“Duang”还未待我反应过来,小黑小白就跪在我面前。

我的脸狠狠的抽搐了几下,是没睡醒还是咋地。

“刹主大人,求求你了,饶了我俩吧,我们上有老下有小要养,着时不易啊。”

我点了点头,心里不由的感慨道,是不容易的,小黑老婆一口气生了七个,经济甚是紧张。

想了会,我散发出一大垞的怜惜之情,把他们往上扶,还不忘大肆叹惜道:“你们起来,好好说,本主可是没有钱借给你们的哦。”

小白连忙摆手,摇头:“没有,我们没有要向刹主借钱,只是想刹主给条活路,”

我不明白,不由的笑道:“干我什么事?”

小黑用手捅了捅小白,小白亦是捅了捅小黑。

后来,他们告诉我,胧月每天捉小鬼,搞得他俩都没有业绩,全家只得喝西北风。

这年头,做什么都不容易,于是我说我会回去劝劝胧月的。

俩人得到我的安慰欣慰了不少。

最后我告诉小黑小白我只是去人界吃点东西而已。后来,我拉着小黑问了句,西北风味道咋样?

小黑说算是不错。

在人界最知足的莫过于喝点茶,吃点点心,听着评书,就如现在。最好不过。

“上回我讲到陈家郡主对状元郎的一厢情缘已成泡影。

陈大人为了自己的女儿处处于状元郎作对。

自古红颜祸水,果不其然,陈大人后来政事失利,陈家落寞。

这郡主在双十年纪都未出嫁。

陈家落破,本无翻身之地,好在状元郎不计前嫌,让皇上以郡主之名嫁于邻国国主,本该风光一世,可偏陈大人不知感恩,还跟着状元郎斗气,最后一败涂地。

这陈郡主见自己的后台倒了,也随着一家人去了,

据说自陈家郡主死后被轮回到了畜牲道,在陈家老屋后院作乱害人呢。

皆是红颜祸水。”

这个故事跟那叫芊纤的故事甚像,我便说我有另一个说法。

说书的人,两胡子一瞪,我随即瞪了回去,其他人让我道于他们听一听,我很是神气的模仿着说书人的面态。

“我听的故事跟夫子所讲的不大一样。

一位郡主为爱一位穷书生跟家里断绝关系

那位郡主帮了书生很多,为他,她能去低声下气的去求别人。

待书生考上状元时,他就抛弃了那位郡主,娶了他的青梅竹马。

后来郡主父亲不忍心女儿受罪便不惜所有的争对那个书生。

无奈郡主父亲失利

那一年,邻国和亲,书生告诉皇上可以让郡主代替公主和亲。

郡主答应了,但她亦提了个要求,护她家人一生周全。

可最后终是书生失信

郡主伤心愤懑,投池而死,含恨而终。

至于那后院松鼠的嘶吼也有一个说法,

那是郡主在唤着她的父母。好让她父母不要忘了回家的路。”

我一口气说完连忙喝了几口水。

说书的夫子笑了笑说:“我未曾听过这个故事。”

我又抿了抿茶,轻扣着茶杯回笑道:“你可权当是我瞎说。”

夫子一副朝讽,我见茶也喝了点心也吃了,又没趣,便起身走了。

待我一出茶楼,二楼雅间走出一名男子,约摸四十左右。

人间,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亦是假,假亦是真,真假难分。难以捉摸。

第八章 事实是哪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