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小鬼芊纤

  第六章:小鬼芊纤

一进冥殿,冷瑟的声音最大,十二判官就数他嗓门最大我都替他臊皮。

“你有何冤,道于本官来”冷瑟装假装清高道,还不忘顺了顺他的破胡子。

我看着他的胡子我就手痒痒,着实刺眼,十二大判官,听着那是个那么多大的团队,让人羡慕不已,偏有人留着他那大胡子,跟个老鬼似的,冷瑟他说他本就是老鬼。

我当面啐了两口,谁不知道,我出生的时候他连个蛋都不是,还装老。他是冥界最小,说他小他还跟我扛上了,非得大吵大闹,我猜定是装老准备啃嫩草。

冷瑟白了我一眼,不看我。

冷婳说冷瑟这叫自黑,是为了不抢其他人的风头,他说他太帅。

我轻咳一声,还是让地上的小鬼道凡事。

这次,我猜中了结尾,却未猜中开始。

地上的小鬼名唤芊纤,是位郡主,出生显赫。

她虽地位高贵,眼神却不大好,爱上了一个穷书生,陆鸣哲。

她好喜,让父亲讨了这婚事,可她父亲不喜找个穷书生来当女婿,两人就这样争执着。

他父亲倔,她亦倔,当堂三击掌为誓,断绝了父女关系。

她此后为他求官谋职,她找了她能找的所有人,求了她能求的所有人。

他却从未对她表过态,说娶她或亦说爱她,从来不曾。

她说她明白,他孤傲的一个人,不会轻意说爱。

后来慢慢的,陆鸣哲考上状元,一步青云,可她却未等来他的身影,哪怕是祝福也好。他未向她分享。

她以为,是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后来,惊喜没了,只剩下惊吓。

未等来陆鸣哲的她,等来了一个惊天消息:新科状元陆鸣哲不日完婚。

她说她那天是真的怕了,她不相信,她不相信。

第三天,她站在城门口,看见了一袭新郎服的他。

很是耀眼。

她问他为何要弃她于不顾。

他回她,我从末爱过你,亦不会爱你,我爱的人,在我身后的轿中。

直到芊纤死,都未曾见过轿中人的模样,只知道她唤柳茵茵,别无其他,他把她保护得很好。

她的父亲来了,从破屋里接回了她。

她父亲说,我本想装做无情,忍着痛之不已,可是我最爱的人,他却如此糟蹋。

后来,在朝庭之上,她父亲便于陆鸣哲成了公敌。

世人皆说,赵父为女,怒惹陆鸣哲。

再后来,她父亲政事失利,家,越发的落魄。

已是双十的姑娘始终未有夫家。

那年,邻国一修两国百年之好,准备和亲,芊纤以郡主之位,在内。

从一听此消息,她一直很是冷淡。,她父亲笑着说,上天有幸,能担此大任,共修邻国之好,或是父亲笑得太大,笑出了好多的泪。

她成了新娘,他正在前面的马上,只是新郎不是他。

一路上,她都没语言。

他却主动说道:“还以为你会如其他人一般一哭二闹,没想到你会如此安静。”

她微微苦笑对着陆鸣哲的双眸:“我若不如此安静,怎对得起陆大人的一片心意。”

陆鸣哲的身体抖了抖,眼神有点发慌。

她让他保她家人一生平安,只有这一个愿望。

他没回答。

她最后告诉他:“是你先放开我的手,我该如何怪你呢,那你就回答我一个问题吧,穿上新妆的我美吗?”

他亦没回答。

她苦涩的笑了。

后来,她听到有人说赵府完了。她便知道他一点没惜当年之情。

自己的真情当真不值钱吗?

就这样,做了两月的敌国小妾,让人宰割。着实伤心,便随着赵府孤魂来了地府。

女鬼来冥界想寻父母,我见所有人都不坑声,于是我又做了一回坏人,如实的告诉她,她的父母若真是死了,怕早已投胎去了罢。

她又哭了好久。

后来在后寝宫的路上,冷婳告诉我,女鬼芊纤,没有追到爱人,亦没有追到亲人,一生一无所有。

我默默点了点头,倒也算是实话罢。

没过两天便听到说女鬼芊纤跑去投了畜牲道,冷婳叹道:“何必呢。”

听说,赵府后林有一只松鼠,每晚都会嘶鸣。永远守护着她的梦,等着她的家人。

世人皆说,赵父为女,怒惹陆鸣哲。

第六章 小鬼芊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