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寒守

  第七章:寒守

殄寒最近有点忙,没来叨扰我,于是我很无聊。只能盘算着怎么扒光冷瑟的胡子。

一日殄寒居奇迹般的来了问我送礼应送什么好。

我把冥界能想到的都想了一遍,貌似还真是没啥当礼物的,我又默默算了一下,我的生辰不是还早吗?

殄寒似不要脸的贴着我笑道:“刹儿不是有两颗大灵海珠?借与我呗。”

我一把推开他,紧了紧衣服,示死护道:“为什么,凭什么,干什么?我囊中羞涩,只有两颗珍珠了。”

殄寒告诉我,天后生辰快到了。

我头一偏,与我何干。

后来,后来,我也不知怎么回事,那珠子还是被殄寒那不要脸的拿了去。

殄寒说:“刹儿以后随时都可以出冥界,不必跟本尊说。”

一颗珠子换了自由,倒也算是划算。

于是殄寒前脚踏出往天界走,我后脚便往人界走。

殄寒说,刹儿就不能低调点吗?亦是给我留点面子

我假意思索了一会后十分得瑟的回道:“不能。”

殄寒表情十分难看的走了。还边走边神叨,说什么后悔跟我换了。

我淡淡回了句“晚了。”

我跑到人界的街上,却怎么都没找到以前的茶楼。

三万年了,什么都没了,什么都变了。正值我无限感概之际。

“包子,包子,热腾腾的包子咯。”

我欣喜狂欢,还好,这个还在。

我上前:“老板,两笼包子。”

“多少?”老板看着他那偌大的笼子。

后来,我扛着两笼人间品回了冥殿,分给了冥殿人吃。

其余人皆好,唯独胧月不买我的帐。

他说:“人间食物,俗气。”

我忍了忍,

他又道:“一股风尘味,不舒服”

如不能忍,无需再忍。我抛了手中剩下的包子嗔目道:“你不喜欢便罢了,你凭什么胡说。真跟着一样不要脸,我真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你。”

所有人倒吸一口气,令修与冷瑟互相交换了个眼神,拉着胧月走开了。

也不知道令修和冷瑟跟胧月说了什么,至此,胧月没在与我斗过嘴了,而且常以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纵使我生得百媚了点,也不用如此吧。

借着殄寒上天之日,我就是老大,得瑟啊。所有人马首示瞻。

可屁股还未在椅子上捂热呢,麻烦事就来了。我说留给殄寒处理好了,可令修那家伙偏说事出突然又紧急。

我当什么事呢,原是一小鬼不愿投胎,如今再不投胎的话,怕是就要烟消云散了。

当小鬼被押上来时,我双眸阴了许多,这小子不就是撞我掉忘川河的小鬼吗?

那小子明显也认出了我。好样的。

“小鬼,本主问你,不去投胎干嘛呢,冥界那就这么吸引你,你说,我们好改。”我气场很足,抬头挺胸,两眼发恨道。冷婳后来说那时的我像极了十八层地狱里的,,伙夫。

那小鬼大抵是没料到我是个官,抖得回不了话。

我去,没装成这样好吗,我要放大招:“来,把他扔进轮回道。”

“不,”小鬼咽了咽囗水:“我在等人,人未等到,我是不会去投胎的。”

我神气的点了点头:“不去投胎,难不成死在冥界?永生永世。”

小鬼喏喏道:“我答应过她的,况且冥王殿下允许我呆在冥界的。”

冷瑟急得不舒服,十分着急的说道:“冥王在的时候能给你输鬼气,现在冥王去了天庭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若不去投胎,你会烟消云散,什么都没有。”

原来是殄寒在为他输鬼气。什么时候这么有爱的?怎未曾见他输给我半点儿。

“我们说好的要一起去投胎,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但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小鬼独自低喃道。

“什么?”我以为是我听错了:“这你也信啊。”

小鬼一双倔强的眼神说:“我信”

我也不是什么蛮不讲理之人,便苦口婆心道:“你可要知道,你若不去投胎,到时候你就会成了聻,永远永远,不能投胎转世,值吗?”

“值”

我吁了一口气,和冷瑟对视了一眼,示意图让他来劝劝,可冷瑟叹惜般的摇了摇头。

“你若要等,我让你等,要不你告诉我,你等人姓甚名谁,家住哪里?”

“庄蝶,武庄人士。”小鬼认真的回答道。

我让冷瑟帮忙翻生死薄,查庄蝶这人。后来。

庄蝶,武庄人士,因五百年前,偶然得道,遂羽化成仙,在天上当起了仙姑。

我听到这个消息,没敢说什么,只是弱弱的问了句:“你等了多少年了?”

“五百二十年,还有三天就是五百二十一年。”小鬼如自嘲般说道。

我抿了抿唇,这小鬼真傻,等一个凡人等了五百多年。正如那七万年。

我问他可知道五百年是个什么概念,他说他知道,他相信她,她会来找他。

我最后再问了遍他可愿投胎。

他说不愿。

看着小鬼落寞的身影,我怔怔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鬼淡淡的说出他的名字:“林宛青。”

终后,小鬼没有等到殄寒回来,听说他死在了忘川河的彼岸,那片曼珠沙华里,至此,他成了聻。

终是孤独。仍等着叫庄蝶的人。

第七章 寒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