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你看不见我吗”雪儿问。

“我知道你,听见你的声音,可是看不见你,什么也看不见”少年低下头,轻轻把头抵在玻璃上,身体微微前倾,双手放在玻璃上,看是想要抓住这冬日里微弱的阳光,或是想要透过玻璃用双手感受一下未曾见过的风景。

这一刻,尚雪儿终于明白他指尖弹出的音符隐藏着的淡淡忧伤和旋律里隐藏的故事了。

雪儿把自己的双手按在隔着玻璃里少年的双手,重合。

“你知道我在哪里吗?”尚雪儿问他,她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是的,她想治愈他,并且她知道自己有这个能力,不仅仅因为他长着慕容一样的脸,而且她知道这个少年跟她一样心里有化不开的忧伤,她好像看见另一个自己,莫名的就想他可以幸福快乐。

“嗯,我知道你离我很近很近,感觉,感觉就好像你就在我手心里一样”少年说这话的时候有点羞涩,因为看不见尚雪儿,左右顾盼,,苍白的脸上竟然有一丝红晕。

没听到尚雪儿回应的话,少年突然无措起来,脸色开始泛白,好像还是习以为常了的失望,孤独。

“你还在吗?可以陪陪我说话,就一会……我喜欢你的声音,很好听,甚至我觉得比我弹奏的曲子还要好听”少年语气很弱,透着强烈的期待却又有不敢肯定的矛盾,令人心疼。

“好,你想跟我说说什么呢,多久我都可以听你说完”尚雪儿轻轻的说。

“真的吗?真的是多久都好?”少年听到尚雪儿的话,脸上阴转晴天,没有焦距的大眼睛都变得有神起来,欣喜的忍不住想要跟她确认,你真的愿意跟我说话吗?还是很久很久那种。

“是的,”雪儿认真回答,虽然他看不见,她还是愿意让他能从她的声音里确认她的心意,好不让他失望。

“好久都没有人愿意跟我聊天了呢?从我生病了开始,除了妈妈和爸爸和弟弟偶尔过来看看我,我就没有听过你以外的声音了,哦,忘记了,还有经常过来给我看病的黑木叔叔”少年说起爸妈和弟弟的时候,难得露出淡淡的笑容,看得出他还是很依恋这不经常在的亲情,和想念。

“每次卡桑(妈妈)过来看我都会很难过,我知道她很心疼我,可是,她却不能像小时候一样把我抱在怀里了,因为我生病了,……”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回忆很久很久母亲曾经的怀抱,可是,可能真的是年代久远了,回忆不起来,少年眉头隐隐动了一下,像是想要努力压抑自己的痛苦,可尚雪儿还是看见他红了眼眶。

“后来,妈妈就很少来了,我明明知道她来看见我会很难过,可是,我还是很想很想她过来陪陪我,她已经好久没来了,到今天为止,妈妈已经有一千三百一十一没来了,我都记住了,她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不要我这个儿子了”少年很难过,他的母亲已经很久没来看看他了,他还是很想她的母亲。尚雪儿一出生就没有见过她的母亲,她父亲告诉她,你母亲没有陪你成长,不是因为她不要你了,她其实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陪着你,你妈妈是个天使。她一直都相信爸爸的话,,直到她后来长大后才明白她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所以,才离开了她。没有哪个母亲会不爱她的孩子,除非已经不在人世了。

“所以,你很难过,对不对?”

“我都快忘记她的声音了,忘记了妈妈的声音……”少年皱着脸,很难过,“我真的很想她了,自从生病以后,我就不能出去了……

尚雪儿看着他难过的样子,抿嘴一想,尝试转移他的情绪,“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那个少年一愣,羞涩一笑。

“渡边岩,不过,我更喜欢像哥哥一样的名字,慕岩,我有个很好的哥哥,他叫慕容,不过,我很多年没有见过他了”少年说起他的哥哥,眼里的雾水更深了,“他跟他爸爸回去他家了,就再也没来过了,我生病了,他一次都没有来过,我记得,他从前他很疼我的”

慕容,少年嘴里说出他哥哥叫慕容,尚雪儿在这个异国他乡听到与慕容相似的面容少年的嘴里说出她那么熟悉的名字,熟悉到她以为在自己的有生之年都不会再听到这个名字。他看不见,尚雪儿听到这句话多么的震撼的样子。

怪不得,怪不得长的那么像,原来真的是慕容哥哥的弟弟啊,慕容,这个时候我不得不相信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命数一说。冥冥之中,你还是将我带到你弟弟面前。你不是曾经说过带我过来见见你的弟弟吗?原以为自从你离开后,我就知道再有机会认识你说的弟弟了,他真的跟你说的一样很可爱呢,一点也不输给我。

尚雪儿心里悲喜交加,久久出不了声,太久没哭了,五年前所发生的一切耗尽了她所有幸福的运气,悲伤绝望的痛哭流的眼泪是她一辈子加起来都多。

“慕岩,这个名字很好听,我叫尚雪儿,我的哥哥喜欢叫我小雪……”尚雪儿声音有点喑哑,听起来还是让人感觉悦耳。

“你怎么了,你哭了吗”慕岩小心翼翼的问,他从来就是个敏感细腻的人,他看不见,但是他听的到,心能感受到,他想关心面前这个肯来温暖他的人,不可置否,他很喜欢她。

“没有,我也想起了自己的亲人,我也好久没见他们了,看到你,我突然很想很想他们了”

慕岩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自生病以来就没跟人相处过,不知道怎么安慰别人,说不出话来表达安慰,心里难受。

“对不起”慕岩细细声说,“我很难过,因为我现在不知道要该说些什么话,雪儿也跟我一样,思念妈妈和其他亲人是不是?”

“也在想为什么妈妈为什么不来看我,难道她不会想我吗”

“不是的,”雪儿尽量把自己的声音说的很平静,就像刚刚一样,她停顿了一下,然后开口,“以前我也问过我爸爸,妈妈为什么从来不来看看我?我还记得他跟我说,雪儿,你其实就在你身边,你看不见她,因为她总是在你远处看着你,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守护你,当时的我相信了。”

“我妈妈也会在远处看我吗”

“你看不见,她应该怕你知道她难过,所有她选择在远处默默关注你啊,你爸爸和弟弟不是都会看你吗”

“是这样子吗?”

“只要你相信,就是这样子”

那天陪着慕岩聊了很久,慕岩很开心,雪儿看见他眉头皱褶松动了不少,认真的倾听了很多这些年来他所听到的一切,关于风吹动的声音,关于下雨的声音,关于虫鸣鸟叫声,这么多年来,他已经交了不少大自然的朋友,不过缺少来自家人的关爱和能交谈的真心朋友,虽然是苦中作乐,倒也自得其乐,就是一个人他太孤独了。

那天尚雪儿也了解到他为什么会一直被关在这里的原因了,听他说他是8岁那年莫名其妙的生了怪病,不仅他眼睛不能看见了,而且身体极度脆弱,只能生活在隔绝一切细菌的无尘空间里,连喝水也是消过毒的,他能接触到的东西,都是经过反复消毒清洁,定期更换,因为他本身就不能接触太多东西,他住的这个地方虽然空旷,但是除了床和这台钢琴就没有多余的家具了。

无疑,生病的一些年来,他过的十分孤单,才对一个从未谋面的她一股脑推心置腹,全盘托出自己的一切。

他还说了,钢琴一直陪着自己,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好起来,一定要把他自己的音乐弹奏给所有人听,让所有人分享他的喜悦。

他说起他的梦想,脸上的光芒忽明忽暗,因有梦想而有希望却因现实而失望。

慕容,这就是你将我带到他身边理由吧?你是不是也希望我治愈他?

你放心,我会的。

这愉快的谈话直至那位黑木医生的到来,慕岩才依依不舍的跟尚雪儿告别,慕岩告诉他,黑木叔叔一来,他又的开始进行每天的例行检查了,通常这个检查都要至少2个小时,慕岩很沮丧,“小雪,我还能再见到你吗,我是说,等我检查好,你还在吗?”

“不在,也没有关系,其实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慕岩难过的垂下头,一动不动。黑木医生穿着厚厚的防尘服全副武装站在他的身后,很有耐心的提醒他的少爷,偏偏他的少爷置若罔闻。

“你好好过去检查身体先,我明天还会过来的”尚雪儿温柔的笑笑,认真的承诺。

听到尚雪儿的话,慕岩明显是十分激动,高兴的明亮的大眼睛都湿润了。

“快去吧,”

“嗯”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