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四章 鄙人姓项,单字一个恭

  “放你那里?凭什么?到时候我上哪找你去啊?”开玩笑,想动她的东西?况且上次听杭翊悭说,小白还有一个牛气轰轰的名字叫做“银月妖狐”呢,给他?想都别想。

“虽然说昨晚我是为了救你,但你我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所以我需要对你负责。接下来,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等到你爱上我之后,咱俩就成亲。所以,这狐狸放谁身上都一样。”面具男理所应当道。

“看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我就不需要你负责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一点她还是懂的。还有,她想问的是,这家伙打哪儿来的啊?

“但昨晚是我的第一次,你不需要我负责,但是你却必须对我负责!”面具男眼里满是认真。看着她急于想跟自己撇清关系的样子,莫名地,他就想要逗逗她。

所以说,横竖都是要跟他呆一块儿了?

还……第一次……明明他们两什么都没发生,这家伙还要不要脸啊?

见她不说话,面具男又说道,“你就只当身边多了一个保镖就好,你不用怀疑我的能力,就算你下次身陷噬魂阵,我也可以带你平平安安地出来。”

“况且你不是很想知道当日那客栈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城主夫人为什么又会沉睡不醒,以及离晗秋和赫连靖宇的关系又是什么吗?只要你答应让我跟着,我保证让你很快就会知道答案。”

听到这个,离鸢祭的脸冷了下来,“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跟踪我?”

“我没那么闲,只是碰巧知道罢了。不过你别担心,我不会害你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离鸢祭反问。

“就凭我是你的未来的夫君!所以,你可以相信我了吧,娘子?”面具男一副无赖而又滴水不漏的样子,让离鸢祭一时间分不清他到底是敌是友。

“你别在怀疑了,”面具男有些无奈,但又因她的警觉而感到高兴。半年不见,她成长了许多。

“以我的实力,要是想杀了你,昨天就不会救你了。而你的身上,除了你的心,我还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图的。”看她越想和自己撇清关系,他就越想和她纠缠不清。

这家伙,要脸吗到底?离鸢祭搓了搓手臂,愣是把想要骂粗的念头给压下去了。

不过他说的有一点没错,自己身上确实没有什么可以贪图的东西,而他的实力,饶是她也看不穿。

看在他救了自己一命的份儿上,她就勉强相信他了吧。

况且,她确实是急需知道事情的真相。

挽生城内死的人越来越多了,她只有尽早找出问题的答案,才能避免更多无辜的人惨死。

“好吧,你爱跟着就跟着。对了,那你的名字叫什么。”

“鄙人姓项,单字一个恭。”

项你大爷,恭你大爷啊!离鸢祭气得想要暴走。

“说真的,别开玩笑。”

“真的,我没开玩笑,就叫项恭,你爱叫不叫。”面具男看着她,面具下的唇角扬着一抹愉悦的弧度。

“……”感觉真的没有办法跟这个人做朋友了,这家伙真的很烦啊!

“其实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面具男看她快气得喷火了,悠悠地说道,“既然项恭你不叫,就叫我玄清好了。”

早这样多好不是?

“我叫离鸢祭。”

“我知道。”

“……”这到底是打哪儿来的奇葩啊?

“走吧,你消失一晚上了,那骚包该等着急了。”玄清将天烬收进袖子里,看了一眼她手上的玉镯,嘴角勾了勾。

“对哦,出来前都没跟他打过招呼。”离鸢祭向来是个行动派,这经他一提醒,马上就走了。

玄清叹了一口气,这丫头咋咋呼呼的性子,还真有必要改一改。

然后,就不紧不慢地跟在她的身后,随她去了理丞府。

离鸢祭一进门,就碰上了正欲出门的杭翊悭。

“鸢祭,你去哪里了,这今早挽生城里发生了多起凶杀案件,我就怕你遇到危险了。”杭翊悭刚从府衙上回来,连官服都没来得及换掉。昨晚回来后就没看见她,以为她早就休息了,谁知今天早上去敲她的房门才知道,她并没有回来。

本来吊着一颗心的他,再看到她平安无事地回来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很快地就看见了她身后的玄清。

“他是?”

“我是她未婚夫。”玄清抢在离鸢祭开口前介绍道。

离鸢祭有种想要把他灭口的冲动了怎么办?

“未婚夫?”杭翊悭奇怪地看了一眼离鸢祭。该不会是池家少主吧?

“他叫玄清,可能会对破案有帮助。”离鸢祭淡淡道。

这她像介绍工具的性能一样的说法,让玄清很是不爽,“对,在下玄清,是祭儿的未婚夫,是来协助大人你破案的。”

这回离鸢祭可真是没忍住了,拖着玄清,走了好远,才停下,转而气呼呼地对他吼道,“你够了啊!我没有什么未婚夫,你别乱叫可不可以!”

“知道了,祭儿。”玄清老老实实地应道。

离鸢祭真是有些受不了了,她不需要突然出现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来打乱她现在生活的状态。她也不需要什么未婚夫,她还要去寻找关于自己的身世的答案,她不需要有这么一个人出来打扰她一直以来平静的心态!

“我知道可能没有你的帮助,这个案子是很难破的,但你如果在这样的话,我请你马上离开!就算我有喜欢的人,那个人也绝对不会是你!”这两天压在她心头上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让她有些浮躁。所以这些话,离鸢祭几乎是吼出来的。

然而,玄清却只淡淡地回答了一句,“我知道。”

这让离鸢祭一拳像打在棉花上,满腔的怒气想发又发不出来,难受得要死。

“可我不介意。”玄清又道。

可是她介意啊……

第八十四章 鄙人姓项,单字一个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