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三章 莫名其妙出现的人

  据说,人在临死前的一刻,会想到自己平生最重要的人。然而,此刻离鸢祭脑海里出现的,不是离暮族长,也不是离镜离澈,而是默渐遥。

对了,她还没能来得及跟他道一声谢呢。她感觉好冷啊,像是被丢进了一个冰窟窿里似的。神识开始混沌了,昏昏欲睡的她略感绝望地与这个世界做着无声的告别。

渐遥,再见了。

今后,再也不会有人像我一样整天就知道给你添麻烦了。

随着脑海中最后一抹意识散去,离鸢祭闭上了眼睛。

然而,当她醒来后,第一眼看见的不是地府,而是一个光溜溜的男银!本来还有些迷蒙的脑袋,瞬间清醒了!而自己,也是光溜溜的!而且,她还是躺在这男银的怀里!

天,她不会刚死就爬到了阎王爷的床上了吧?那也太惊悚了!

“啊!!!!”平生以来,离鸢祭第一次尖叫得这么大声。然而,那人一动不动。身上也是出奇地冰冷。

不会死了吧?她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呼,还有气儿。

而离鸢祭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上就是除了没穿衣服外,好像没有什么异常。曾经在一本书里看过,男女之间要是发生了那种事,女人身上就会很疼的。所以呢,她应该是和他没发生什么才对。

她记得,昨天在城主府里被困进了一个阵法里,当时她都以为自己要被冷死了,后来她就被冻晕过去了,再后来,醒来之后她就在这里了。

身旁的人戴着一个银色面具,看不清长相。

趁着他没醒,离鸢祭迅速拿了一条毯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出于好奇,她伸手,欲揭去他的面具,谁料下一刻,他竟扣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就把她带进了他的怀里。

他一翻身,便将她困在了自己的身下。

这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不是?这死色狼想要干嘛!

“喂,你别乱来啊!我告诉你,你要敢乱来了的话,老娘分分钟就把你的第三条腿给卸了!”离鸢祭大声威胁道。

突然,肩上传来一阵疼痛感,那人竟咬破了她肩上的皮肤,在伤口处吮吸了起来。

有点痒痒的,但是好疼啊!

这厮,别说是在吸她的血吧?难不成,他是吸血鬼?

还没等她继续胡思乱想下去,那人就已经松开了她。末了,还用了几分灵力,帮她的伤口止血。

他起身,离鸢祭就一拳朝他的脸上挥去,然而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接住了。

“放心,我没对你做什么。只是你昨晚尸气入体,所以,我只好出此下策来化解了。现如今,我吸收了你身上的尸气,为保小命,只好喝你的血来驱除身上的阴毒啦。”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带着些许磁性,语气温和,叫她瞬间没了脾气。

他下了床,打了个法决,下一个便已经穿好了衣物。

一袭月华色玄衣,三千墨发垂至腰际,那背影像极了记忆中的某人,但是离鸢祭却知道他不是他。

因为,他现在还不知身在何处呢。

他倒也十分君子,除了刚才,便没做出什么逾矩的事情来。他穿好衣服后就出了房门,再没多看一眼她。

离鸢祭也不是那种忸怩之人,迅速穿好衣物,她也出了房门。打开门,只见门口坐着一人一狐,那个面具男揪着天烬提至自己的眼前,天烬扑腾着爪子想要挠他,然而一点用都没有。

天烬愤愤地看着眼前这个戴着面具的男人。

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昨晚他突然出现,救走了这个死女人,然后就把它关在一个特殊材质的铁笼子里,它就看着他抱着她进去,这一个晚上后才出来。还有就是刚才的那一声尖叫,要是说他们没发生什么才有鬼嘞!

那死女人可是毁了他的清白的人,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眼前这男人,有朝一日他非得把他剁了喂狗不可!

“喂!你想对小白做什么?!”离鸢祭一脸防备地看着他。

“小白?”面具男面具底下的唇角抽了抽,“嗯,确实是挺白痴的。”

这丫头该不会不知道这狐狸是个什么来头吧?

“……把它还给我!”离鸢祭怒道,居然敢取笑她取得名字?

“这狐狸就先放我这里了,放你那里不安全。”天烬还在闹腾,却被他点了穴,立马就老实下来了。

第八十三章 莫名其妙出现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