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人不可貌相

  “我就送你到这儿了。要是有需要,就到流云城内来找我。”

离鸢祭摆摆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池烨魂嘴角抽了抽,“喂,你就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吗?”

“跟你开个玩笑啦,”离鸢祭笑笑,随即翻身上马,扬了扬手里的钱袋,“多谢了,不过,山水有相逢,咱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池烨魂站在城门口,一直目送着她离开。

也不知渐遥他,现在怎么样了。

随着体内那道禁制的力量渐渐减弱,离鸢祭的外表相比于之前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她却身着一袭男装,一路上倒是惹得不少的女子频频驻足。

离挽生洲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白天,离鸢祭就悠哉悠哉地坐在马背上,也不拉缰绳,就放着它一步一步地慢慢走。

到了晚上,就找个空地,有时候连帐篷也不搭,就靠在树下,一睡就到天亮。

饿了,打几只野味,路过驿站还会犒劳一下自己吃一餐好的。渴了就喝水壶里装着的山泉水。虽说是风餐露宿,却也是过得十分惬意。比起在凤麟皇宫内的生活,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闲时,她还会把那根血玉箫拿出来把玩,可奇怪的是,每次吹它都要耗费不少的精神力,否则就吹不响。虽然每次强制着吹它,会让自己精疲力竭,不过第二天醒来之后,浑身的力量却要比头一天要来得更充沛一些。

而千寻蛊呢,却是越来越懒了,整天就缩在她手腕上的玉镯里,有时一天下来都不见它动过一根虫脚。这让她越来越坚信,这小家伙要化茧了。

这几日来,她感觉意识海里那颗蛋的力量波动越来越大。将它取出来时,还能看到上面出现了一条微不可查的裂纹。

这是要孵化的节奏啊!而且,离鸢祭发现,只要一吹血玉箫,这颗蛋反应越大。于是,在离开流云城的一个月后,蛋里的家伙,破壳而出了!而离鸢祭所处的地方,就像是发生了一场大爆炸一样,饶是用魂力凝结而成的结界墙,也险些被它冲碎,弄得这里本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最后竟变成了一片荒漠。幸好,这一带根本无人居住。

她费力稳住了体内乱窜的气息,这才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只见一只巴掌大小、长得跟狐狸似的动物蜷缩在那里。它身上的皮毛就跟上好的锦缎似的,散发着温和的光泽。一双湿润的眸子竟是冰蓝色的,见她走近,丝毫没有感到害怕,还主动向她走了过来。

离鸢祭蹲下身子,伸出手。它甩了甩毛茸茸的尾巴,自觉地走到了她的手掌里。

这也太扯了吧?这蛋里居然孵出了一只小狐狸?

她伸出手指,轻轻地戳了戳它的脑袋,“小家伙,你是公的母的啊?”问完之后,离鸢祭才跟个傻子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前额。这小狐狸能听懂她的话才有鬼嘞!于是,她非常猥琐地将它翻了个身,天烬十分防备地举着两只爪子,就怕她下一步要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以离鸢祭这无耻的个性,她才不管这些呢,扒开它的后腿,看了看,自言自语道,“原来是只公的。”

天烬悲愤欲死。

第一眼看到这小丫头的时候,还觉得她长得挺无害的,谁知道……

人不可貌相啊!

第七十五章 人不可貌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