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对她死心了

  而这些,貌似都是在她病愈后发生改变的。

虽然说这吃的是爽了,不过她肚子里的疑问却越来越多了。难不成是那冰块脸经她上次那么一说,自责了?

然而事实是离鸢祭想多了。帝绝卿夜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啊?虽对她有那么一点点映像,不过因这几日的政务确实有些繁忙,所以,他早把她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哪还会记得她这么一个小小的秀女?

只不过,这些都是他妹妹,帝绝卿欢做的。而映月,叫她走也不听,总是固执地要跟在她身边,而离鸢祭也不好意思对人家拉下脸,最后只好让她跟着了。

在这宫里待了一个多月了,这一个月来,朋友没交到几个,八卦倒听了不少。

听她们说,那冰块脸十三岁登基,十四岁铲除母族外戚,连自己的母亲都下了狠心将她关在禁地里,七八年了,都没去探望过她一次。而就是这样一个冷血的人,在十七岁时便让祭抒皇朝成长为这块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

而更让那些秀女眼红的话题,是他在十八岁时封了白家大小姐为妃之后,自此后宫里也只有她一个人。而每当谈到这个话题时,白倩柔则是表现得特别兴奋,因为那人可是她大姐!

而自从那日自己被抓包了之后,无论走到哪里,总有一些人隐在暗处里跟着她,更可怕的是她居然无法探知对方的魂阶!

所以这一个多月她是怎么过来的,她也不知道。反倒时常秋云姑姑会给她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时候是吃的,有时候是穿的,或者是玩的。这些基本上不用多想,肯定是那个在宫宴上与她只有一面之缘的卿欢公主送的。她实在想不通,她为什么这样做。

虽说连日来都在学规矩,可在一群人中,只有她学得不成样子。

虽然私下里秋云姑姑因为卿欢公主的关系给她开了不少的小灶,然而她的心思总在外面飘啊飘的,一连好几天,秋云姑姑总算是对她死心了。

云福宫内,帝绝卿欢一脸兴冲冲地跑向刚从知行殿那边回来的秋云姑姑,忙问道,“云姑,怎么样?”

不仅是帝绝卿欢,连太后也不禁好奇,“是啊,秋云,那丫头学得怎么样了?”

秋云姑姑满面惆怅,“娘娘,公主,请恕奴婢直言。若娘娘和公主想要让离小姐在一个月后留下来,就必须得另请高明了。奴婢实在是无力再教她了。”那丫头就等着她赶,有时她赶了半天才慢悠悠地往前挪步,一个月过去了,最基本的走路姿势都不会。平常也是,大大咧咧的,没个正形,正想说她几句吧,她倒好,直接在旁边睡着了!她是压了多大的火气才会看她这样还能够平心静气地更她解说基本规范?

“可云姑你都没办法了,还有谁能够教她在这短时间内学好礼仪啊?”帝绝卿欢有些急了,要是一个月后她没通过,她就没机会去找她玩了。本来都已经等了一个月了,她可不想白等。

“哀家倒是觉得有一个人或许可以。”太后缓缓说道。在第一次见到离鸢祭时,她就知道,那孩子是有多难驯服。所以,对于现在的这种状况,她早就意料到了。

“谁啊?”帝绝卿欢问道。

第六十三章 对她死心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