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又见竹冥逝

  与下来之前一样,离鸢祭照样是一脸从容地回到了座位,不管他人探寻的目光,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这世上,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有了她这么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接下来的歌舞就显得有些乏味了。

离鸢祭一直在等宴会结束,可她生性好动,坐了这么久早就把耐心耗光了。

“爹,我去外面解解手,等会儿再回来。”

“好,早去早回。”离澜虽这么应着,暗地里却向不远处打了个手势。

出来解手完全是托辞,她要去找东西才是真。如今她的灵力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后面跟了几只苍蝇她倒也是知道的。

她也不动声色地来到了茅房,那群人自然是不敢闯进来。

她取出千寻蛊,又将意识海里的那钥匙拿了出来,磨了一点碎屑喂它吃下。

为避免它掉茅坑里,离鸢祭是出来后才将千寻蛊放下的。

既然离柝长老给了她这一把钥匙,说明她所要找的东西一定和这把钥匙有关。只希望,这把钥匙不是离柝长老重新打制的才好。

之前她是想趁这宫宴结束后溜出来,原本想这守卫不会太多的,那曾想这宫里每处都被围地严严实实的,再加上她身后还跟着那几只苍蝇。这回,她是别想顺利地找到那东西了。

此时,竹冥逝率领着一众将士朝御花园这里走来,恰好碰上了回来的离鸢祭。

“小祭!你怎么会在这儿?”他的语气里满是惊喜。之前听说她莫名地失踪了一个月,因为在外带兵,他不方便回来。因此,当被告知她在天牢受刑时,他恨不能飞身赶回凤麟城。因为没有皇上的批准,他不得擅离职守,所以他在外担惊受怕了好些日子。后又听说她逃出宫了,可却消失了大半个月,他又是自责了许久。好在,她如今安然无恙地站在他的面前。

一想到今天太后设宴的目的,他的眼里闪过一抹受伤。

“我?刚刚去外边溜达了一圈,这会儿还要回去呢。”离鸢祭解释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不习惯和竹冥逝讲话。因为他眼里的情愫和受伤对她来说好陌生。她知道他一定认识小时候的自己,可关于以前的事她全都忘了。所以,在他面前,离鸢祭总有一种感觉,就是竹冥逝在透着她看着另外一个人。

“你,也来参加选妃?”

“我爹要我来的,我也就是来蹭吃蹭喝的,选妃跟我没关系。”离鸢祭摆摆手道。

“原来如此。”竹冥逝这才放心了。

“你这是?”离鸢祭指了指他身后。

“今日太后设宴,皇上怕有闲杂人等混进来,于是命我加强这皇宫里的警卫。”

离鸢祭心下一突,这皇帝估计就是来提防她的。

“你先回座吧,离家主这会儿该等急了。”

“哦,那你巡查的时候小心点儿啊。”离鸢祭叮嘱道。

唉,早知道就把进宫的机会让给离晗秋了,这一天白忙活了。还白花了她昨天那六十两的买衣服首饰的钱。

在知道自己的计划无法实施后,离鸢祭顿时像根被霜打了的茄子,有气无力的。

拖着疲惫的身子,这宴会总算是结束了。

第五十四章 又见竹冥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