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苏醒

  默渐遥刚从楼上下来,见药童背着一个太监进来,清冷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疑虑。

“阁主,您赶紧过来,她看样子快不行了!”

“他是?”

药童只知道离鸢祭是阁主的朋友,但并不知道她叫什么。

索性,他就把离鸢祭放下了。

怎么会是她!

在知道药童背上所背之人是离鸢祭的时候,一向沉稳的他,瞬间慌了。

忙过去将离鸢祭接过来,还没等药童回过神来,他就抱着离鸢祭一下子没了踪影。

在诊断出她身体的情况之后,默渐遥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了。

该死的!到底是谁给她吃了禁神丹这种下三滥的药?而这丫头此前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居然强行地把身体里所剩的那点灵力给激了出来,本来已经快要殆尽的药性,却又借此渗进了她的灵海里。这下,恐怕是没那么容易痊愈了。

他取过银针,有条不紊地开始为她施针。动用了部分体内的灵力注入到这针里,以针作为载体,这样可以避免注入的力量与她体内的力量发生冲击。

好一会儿后,他把针收了回去。

离鸢祭睁开眼皮,就看到了黑着一张脸的默渐遥。

“渐遥?”她虚弱地喊了一声。

听到离鸢祭的叫唤,他这才把脸上的表情收回去。

“你醒了啊。”见她要起来,他伸出手,将她扶住,让她靠在床头。

“你这半个月来都在做什么?还有你这身伤哪来的?”他是大夫,而她又是自己在意的人,见她这样,他不免着急。

“先是被人当刺客抓到了牢里,还无缘无故地被抽了一顿的鞭子,然后就在宫里头养伤养了大半个月,这一醒来我就跑出来了。”离鸢祭知道默渐遥担心她,与其让他猜,让他担心,还不如自己把实际的状况说出来。这样,他生气也是暂时的,但最起码也能安心了不是吗?

见默渐遥不做声,离鸢祭又说道,“我真的没事了!不信你看?”然后作猿猴状,示范性的捶了两下胸口,然后作死的结果就是,咳嗽咳得停不下来了。

默渐遥见状,清冷的凤眸中满是无奈和心疼。他忙扶着离鸢祭躺下,帮她盖好被子。叹道,“这段时间你就在这里好好养伤吧,其它的事先不要想,最重要的是先要把身子养好。”

“可是……”闻言,离鸢祭挣扎着想要起来,但却被默渐遥按住了。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离家主他会赶在半个月后的宫宴之前回来。而这半个月内,你必须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养伤!不许拒绝!”默渐遥这还是第一次在她的面前板起了面孔。

离鸢祭当然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所以便没在多说其他,“哦,我知道了。”

“那你先休息,我去叫洛姑娘过来。”说着,他便起身向外走去。

“渐遥,”离鸢祭喊道。

“怎么了吗?”默渐遥回头。

“谢谢你!”

“与我之间,不必言谢。”默渐遥回了她一个让她放心的笑容。

空荡的房间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于是,她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了。

以后,一定要让自己在陌生的环境下提高警惕,还有就是要变强,这样她才可以避免此类事情的再次发生,这样她才可以为担心关心自己的人省去一些麻烦。

第四十四章 苏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