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关于她的身世

  “娘,你这样骂她,你把爹当成什么了?”离晗秋扯了扯她的衣服,所有人都知道离鸢祭是她爹失散多年的女儿,那娘为什么还骂她是野种?

“秋儿,不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吗?这个小野种的娘,是个不要脸的女人,自己跟外面的男人生了孩子,给你爹带了绿帽子,还敢堂而皇之的占着离家主母的位置那么多年。现如今,她的女儿还敢跟你抢东西,真是不要脸!”二夫人啐了一口。

原来,离鸢祭的娘亲,在怀有她一个月后才进的离家。当年离澜是爱惨了她,所以才把这件事藏进了肚子里。他虽未对外张扬,可却也逃不过二夫人的眼睛。更何况离鸢祭的娘亲进府以后也从不让离澜碰她,久而久之,离澜对她的感情也就越来越淡。后来,她们娘俩就在一次意外中彻底没了消息。她本以为自此离澜就会将主母的位置给她,可谁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忘记那个人。在他心中,就从没有她的位置。

可至于离鸢祭的父亲是谁,她也不知道。一些大概的事情,她也是从边边角角里搜集来的。因为这件事很隐秘,基本上的人都不知道这一茬。

离鸢祭自认为自己的脾气还是很好的,可像她这样左口一个野种,右口一个不要脸的,离鸢祭还是没忍住沉下脸来。

“大婶,麻烦你积点口德,你那口水都快淹到我的脚脖子来了!”

“怎么,你娘那档事都做的出来,还不允许我说了?”看着二夫人一脸得理不饶人的样子,离鸢祭莫名地就想拿盆洗脚水泼她。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听着她在那里唠叨了半天,离鸢祭回屋提了桶水出来,不过这水是干净的。

见她那气势,二夫人和离晗秋两母女不禁有些慌了。

“你想干嘛?”不等离鸢祭回答,她们俩便想抽腿跑了。无奈她们的反应还是没有离鸢祭快。

“这地脏了,拖地啊!”说着,一桶水就往她们头上浇上去了。离鸢祭感觉自己还是挺仁慈的,至少用的还是温水,没给她们一桶开水或者是冷水就已经是很对得起她们了。不过为了恶心她们一把,末了,离鸢祭扬了扬手中的空桶,对着不远处那被淋成落汤鸡的母女俩,她悠悠地开口道,“差点忘了,这还是我的洗脚水。你们也知道,我天天在外面跑,这脚啊实在是……唉,对不住了啊。”

语毕,离鸢祭潇洒地转身,把红叶阁的门关好,还故意用门栓把门给栓上了,声音还弄得特别响。

二夫人那个气的啊,一口气没上来,就这么晕了过去。

“娘!娘!”可怜的离晗秋,找茬不成,反倒惹了一身骚。这会儿,还要扛着她这娘亲回房!真是气死她了。

那两母女离开后,离鸢祭回到房里,看上去是没有要再沐浴的意思了。而准备好的药锄和种子,也就放在一旁的,看样子她也不打算去种药了。

回到房里,她什么也没干,就把自己丢到了一旁的软榻上。

她用双臂支着脑袋,双眼出神的望着天花板,表情里有着从未出现过的严肃认真。

她在想刚才那二夫人说的话。既然她不是离家主的孩子,那为何他却给了自己比他的亲生女儿还要好的待遇?而自己的娘亲有是谁,她是怎样的一个人?再者,她的亲生父亲又是谁?

第三十六章 关于她的身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