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只能是朋友

  “我与她之间只能是朋友。”他已经推算出自己与她将来的关系了,他不会是她后半生的伴侣。思及此处,饶是向来无欲无求的默渐遥,心中竟也泛起了丝丝酸涩。

池烨魂从椅子上下来,拍了拍他的肩头,“事在人为,很多事情不是从一开始就是注定好了的。我虽然不知道你卜出了什么,但人活一生,有时候还是需要为自己的幸福争取一把的。就算结果不能够改变什么,但最起码也争取过了不是?”池烨魂敛起了嬉皮笑脸的样子,有些认真地说道。说完,他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我居然会说出这样酸掉牙的话,太惊悚了。”跳到一边,池烨魂赶忙搓了搓手臂。

“……”

离澜对于离鸢祭的回归很是重视,光是从形式上就可以知道了。为此,他可是请了许多的世家大族,来庆祝她的来到。

离鸢祭百无聊赖地坐在主位上,从她疲倦地神情中可以看出她对这场宴席是兴致缺缺的。她心目中的庆祝,就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一顿简简单单的团圆饭,而不是现在这样。揉了揉太阳穴,趁在座兴致正浓的众人不注意,她偷偷地溜到了后面的花园去了。

本打算如亭里坐一下的,可那里却已经有人了。

远远看去,那人身穿一袭黑色锦缎刺金袍,持着一尊酒临眺湖面。因为是背对着他,所以看不见他的脸。不过,他的背影看去也是那么的落寞与哀伤。

“谁在那里?”

竹冥逝时个天生的武者,对着周围的事物都有着很敏感的察觉能力。所以不用回头,也知道有人在背后。

被抓包了,离鸢祭只好乖乖地走过去了。

“抱歉,我也是出来走走,没想到这里会有人,打扰你了。”

竹冥逝这才转过身来,对着离鸢祭的面孔,顿觉呼吸一滞。下一秒,还没等离鸢祭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已经被他拥入怀中了。

“小祭,真的是你!”他的语气里有着很明显的激动地意味。

离鸢祭顿感莫名其妙,连忙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不满道,“你是谁啊?再对我动手动脚的小心我……我对你不客气哦。”说到后面,离鸢祭感觉自己的气势越来越弱了。

这凤麟城内怎么遍地都是美男啊!离开了默渐遥和池烨魂那两个极品之后,现在又来了个极品。

因为长时间在外打仗,所以竹冥逝给人的感觉是属于那种血气方刚型的。连皮肤也是性感的小麦色。

他的眼线很长,瞳仁里还泛着淡淡的金色。

明明看起来是个带着慵懒气息的邪魅之人,可在他身上丝毫感觉不出慵懒的气息,而是十分的干练果决。

因为刚饮过酒,蜜色薄唇上还带着一些未干的水渍。

总感觉他很熟悉,却又记不起来他是谁。

因为离鸢祭的反应,幽深的眸子内瞬间染上了受伤之色。

“你当真记不起我了?”

“总感觉你很熟悉,但我却记不起来你是谁。抱歉啊,我小时候摔坏了脑子,所以对于八岁以前的事情我差不多都忘了。”离鸢祭挠了挠头,有些窘迫道。

第二十七章 只能是朋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