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与凡世联姻

  静谧的夜里,偶有几只鸣虫也不敢大声喧哗,生怕吵到此刻正在凝神贯注地观察着夜空中星辰变化的离柝。

夜风将他的银色占星术袍灌满,及膝的墨发仅由一根发带随意束起,几缕散在肩头的发丝恣意地飞扬在空气中。看着空中那散如棋子的繁星,他有些忧心地皱了皱眉头。

离暮借着烛火微弱的光芒,翻看着手里那泛黄的历法。他从这页翻到那一页,看着上面圈圈点点的日期,喃喃道,“都过去这么久了啊。”

这个月初七就是族里女孩举行成人礼的日子,照血鸢族的惯例,族里的女孩儿到这一天经受过大祭司的洗礼后,就要与族内适龄男子配婚。可要受到族里年轻英俊的男子青睐,除了品性纯良,修为要到一定水平外,琴棋书画、女红厨艺都要样样精通。这样的女孩儿才会受到欢迎。而她们受欢迎的程度,就根据当天收到的木桃花的数量来判定。最后女孩儿们会送给钟意的少年一块镶有青玉的腰带作为定情信物,一桩姻缘也就这么敲定了。

不过照这样看来,离鸢祭是基本没指望会收到木桃花了。

不考虑其他,光是她平常的外在表现,都让族里的异性对她望而生畏了!偌大一个血鸢族的年轻一辈,估计也只有离澈和离镜不会嫌弃她了。

午后,鸣蝉躲在树丫间吱吱的叫着,几只蜻蜓掠过清浅的湖面,在水面上留下了几道荡漾的涟漪。蓝水晶般的天空映在水面上,几朵云缓缓地移动着。风从树间经过,树叶声淅淅沥沥地响着。

离鸢祭叼着一棵青色的狗尾巴草,翘着二郎腿,枕着手臂,惬意地躺在树下的草地上睡午觉。

另一头,离暮召集四位长老和占星师离柝,开始商议关于与凡世联姻这件事。

上一任家主在凡世游历时,曾在一次意外中险些丧命,幸得凡世圣樱世家的家主池暝相助,才得以险中逃生。因此前任家主曾许下诺言,若圣樱世家有求于隐世家,都要尽力满足。

而今池暝为子求婚,那日通过占卜,选出了最佳人选。所以,他们此刻正在思考如何才能让离鸢祭那丫头肯乖乖上花轿,还有就是怎样才能让池暝觉得血鸢一族不是在忽悠他。

一想到离鸢祭的种种行为,长老们都忍不住捏了一把汗。

也不知是谁走露了消息,而这个消息就跟个炸弹般,炸翻了那些不知情的人的三观。

“这怎么可能啊?离柝长老不会在开玩笑吧?”

让她联姻?长老一定是疯了。

话说祭抒皇朝那一头,当池烨魂在听到他爹让他与血鸢族联姻的时候是崩溃的。为此,他一连三天都没有出门,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可是他这样做却并不是因为呕气,而是在思考如何能够甩掉这门亲。

不过按他爹的性子来看,解除婚约这一条路肯定是行不通的。那么……

这是最极端的!不到万不得已他也许是不会用的。

第四章 与凡世联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