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身世疑云

  黑曜石般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不一会儿便将这房间的每一处都收纳进了眼底。这房间古老而又庄严,四处的墙壁上画着大朵大朵的血色鸢尾。光照进来,房间便被笼罩在一片暗红色的空气中,气氛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此时的脑子也是一片空白,跟张白纸似的。只是这张纸上还有一些淡淡的墨迹。

幸亏脑海中还残存着一些记忆,这也就省去了还要去想自己是谁的力气。她还记得她叫离鸢祭,年仅八岁,是一个孤儿。而她觉得,自己能记得这些就够了。

动也不能动,她只好再次闭上眼睛。整整一天了,她就跟个尸体般,除了偶尔眨眼的动作和空气中微弱的呼吸声能够证明她是个活人外,她真的跟一座石雕无异。不过至今为止,还没有哪座石雕会有这么丑的。离鸢祭有些担心,这样下去全身的血液会不会固结,自己会不会就全身不遂了?

细数着窗外花开花败,时间约莫已过了一月之久了。

那日离鸢祭在悬崖下躺了许久,若非金雕对血鸢一族的气息特别敏感,她恐怕早就死在那里了。

而她的出现,则引起了许多人的疑惑。

血鸢一族世代居于此地,过着与人隔绝的世外生活。他们有着最纯粹的妖皇血统,可至今却无人可以打破灵魂深处那道从太古以来便一直延续至今的禁忌。因此,就算他们的灵力在凡世已是属于佼佼者,可实力终究还是无法与那些人相比。

从离鸢祭的来历看,她应是凡世旁系,但怎会拥有如此纯粹的血脉?可问题是,血鸢隐世家一支却从来无人离开过这里,她又怎会从凡世之外来到这里呢?

难道,她是十年前那个被水冲走的孩子?可是,无烬之海的尽头是黄泉,落入黄泉者必死。更何况那孩子才刚刚学会走路。所以不可能是她。

离鸢祭的身世像是一团疑云,就连占星师离柝也没能将她的命格看清楚。不过,他可以确定的是,离鸢祭不会危害血鸢族。时间久了,大家也就渐渐的接受了离鸢祭,也不再去过多纠结她的来历了。因为,只要是隐世家的人,他们都会将其视为自己的家人。

又过了两年。

按理说,离鸢祭拥有一身妖皇血脉,虽无法比得上凡世的那些人,但最起码修习能力要比一般人强些吧?可她这修炼速度,就跟个普通人似的,两年下来勉强只能到灵师的水平,这也就能保证遇到隔壁家大黄时,在三米开外动动手就可以将它装狗粮的碟子打翻,然后保证可以及时跑开不被它追上而已……

“大黄!你走开好不好?我保证下一次绝对不拿你的狗粮练手了!”离鸢祭紧紧的抱住树身,在离地三米多的地方,歪着头和树下此刻正在狂吠的大黄协商道。

“汪……汪汪……汪汪汪……汪”离鸢祭这句话明显戳到了大黄的怒点。

第二章 身世疑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