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美男入浴图

  这大白天的,怎么连只小动物也看不见呢?

正当她辛苦寻找猎物的时候,忽地,眼前出现了一片湖。

湖的四周长着一片翠竹,风吹过,几片竹叶飘落到湖面上,扰乱一池平静,掀起阵阵涟漪。

“找不到跑的,游的总有吧?”

她随手从地上捡了根树枝,用石片打磨锋利后便像水里走去。

清浅的地方基本上没什么大鱼,她抬头,像更远处望去……

噗!

这一望可不得了,要不是她定力好估计得要流一摊的鼻血了。这大白天的,怎么就有人在这里洗澡呢?!

听到这里的动静,默渐遥本是闭着的眸子忽然睁开,离鸢祭只觉得一道寒光向她射了过来。

这美男入浴图实在是太香艳太刺激她心脏了!吓得她忙退到了一旁的大树后面。

拍了拍胸脯,有些后怕的往后一看,还好没……咦,等等!人怎么没了?

离鸢祭此时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她机械地扭回脑袋,见方才那人现衣冠整齐地站在离她三尺远的地方,她没忍住倒抽了一口气。

他身着一身皂色锦袍,光洁的袍面上像是写意般绣着一幅墨竹图。竹子栩栩如生,好似风一吹,那上面的叶子也会随风而动般。

沐浴后为及擦干的墨发披散在肩头,一直垂至腰际。肩上衣面被水渍浸湿,有着几道清浅的痕迹。

眼前的人显得有些瘦削,这让他的气质显得尤为清冷。此刻,他眉头微皱,狭长的凤目里闪着距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光,有些发白的嘴唇紧抿着。从他那欲渐苍白的脸色里,离鸢祭看出他似乎在强忍着什么般。

“那个,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冒犯的。”离鸢祭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

“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此地?”眼前这女子的穿着有些奇怪,不像是祭抒皇朝之人。看她身上的灵力波动极为平缓,想来也只是一介灵师而已。可这片林子,向来连灵尊也不敢轻易闯入,何况她还这么弱。

“我迷路了,本想着来找点东西充饥的,没想到就走到这里来了。”

出来之前族长大伯再三叮嘱过,没到凤麟城之前不能随便暴露自己的身份。

“咳咳……”

忽然,默渐遥猛咳了起来,一抹殷红从指缝里流出,下一秒,整个人便朝后倒去。

“喂!你别晕啊!”

这好不容易才找到个人,别就这么死掉了啊!离鸢祭忙跑过去,探了探他的鼻息,这才放心的吐了口气。

还好,没死!

从小跟离暮学医的她,见到这样的状况,第一个反应就是伸手探向他的脉搏。

“嘶……”

这还没碰上呢!就被他给折了回来。痛痛痛,要断了啊!

这完全是默渐遥出于防范的下意识举动。离鸢祭强扯硬掰了半天,才从他手中把自己可怜的爪子给拔了出来。

“奇怪。”这么重的内伤放常人身上恐怕早就和阎王爷报到了吧?非但如此,他体内似乎还中了一种毒。若没猜错的话,此毒名为息,是一种慢性毒,会让人的身体内部一点一点的开始衰败,最后力竭而死。而这种毒在幻樱大陆内也极为少见,中毒者恐怕也难以知道已经因何而中毒。这就是因为它的无声无息之特性,所以世人才名之为息。

第八章 美男入浴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