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皇权(四)

  第十六章

仁娴宫内

一名身穿黑色夜行衣,头带蒙面巾的男子双膝跪地,如木头人一般低头不语。

良久,房内的屏风后传来慵懒而柔媚的声音:冥卫队都给你差遣,竟然回来禀报任务失败?

“属下无能,求主子责罚”地上的男子恭敬的回答到。

“罚?你说说,本宫该怎么罚你呢”屏风后的人慢慢靠了过来,妖娆的身段缓缓印在那由丝锻制成的屏风上。

“任凭主子责罚”男子将头垂得更低,定定的看着仁娴宫的和田玉地面。

屏风后的人停下脚步站在屏风之后,昏黄柔和的烛光更是衬得那妖娆的身段越发引人遐想,半晌,那人缓缓开口,柔柔的说道:本宫的宝贝们饿了。

地上的男子闻言之后,脸色突地大变,惊恐的抬起头看向屏风“求主子在给属下一次机会,属下一定取下端木容华的项上人头”

“哼”屏风之后的人冷哼一声随即道:暂且留你狗命,十日之内杀不了端木容华的话,你就去慰劳本宫的宝贝们”

“谢主子开恩,属下定当不辱使命”男子双手撑地,行下重重的磕头大礼。

“下去吧”

男子走后,屏风后的人转过身,缓缓走向内室,而后在华贵的梳妆台前停下。

“端木容华,你真是碍眼得紧”那人拿起一旁的琉璃樽用力的砸向梳妆镜。

容王府素心阁内

端木容华缓缓的穿上里衣,动作散漫却优雅至极。

“你能穿快一点吗”宁倾一边收拾着药品,一边不耐的说道。多年养成的雷厉风行,快速果断的习惯,让她一时间很难接受穿件衣服,都要花上接近十分钟的时间。

“不着急”端木容华白玉般的纤长手指,缓缓的系上里衣的带子。

“那你慢慢穿,我睡觉去”宁倾站起来,走向屋外。

“安宁”

“还有何事?”宁倾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端木容华。

“这段时日容王府恐怕不得安宁,明天我派人送你去别的地方”端木容华站起来,走向那沉香木制成的书柜。

“去哪”

“长生殿,那里会很安全”端木容华拿起书柜暗格中的两沓银票,继续说道“那里你可以自由行动,这些钱你随意置办些自己喜欢的物件”

宁倾看着端木容华手中厚厚的银票沉默不语。

“你今天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如若不走,恐怕以后会麻烦不断”端木容华看着沉默的宁倾,轻声说道。

宁倾抬起头,看向神色无波的端木容华,此刻,他好看的容颜之上没有任何害怕和担忧。仿佛,这样的刺杀已是家常便饭,早已习惯。

“他们是谁”宁倾移开视线,这人太绝色,看多了刺眼。

端木容华收回手,走到窗边的桌旁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上一杯清茶。浅酌一口便轻轻放下。半晌,才开口说道:很多人,有西宫太后,也有我的那些兄弟们。

宁倾看着眼前此刻透着孤寂的清瘦背影,缓缓走向前。被身边之人时刻算计的心境,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更何况,那是血亲之人。

“为了皇位吗”宁倾站在端木容华身侧,看着窗外的黑暗低声问道。

“恩”端木容华淡淡应道。为了那个位置,皇宫之中没有情。

“你不怕我说出去吗”宁倾侧过脸,看向端木容华。

端木容华对上宁倾的眼睛,随即淡淡道:你会吗?

“睡了”宁倾移开视线,再次转身走向屋外。会吗?自己没这么无聊。

“安宁”端木容华再次叫住宁倾。

“还有什么事”

“明天一早会有人带你离开,你的东西可以拿走,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可拿出来”端木容华缓缓说着,走向床边。

宁倾没有回头,他竟然会愿意让自己带着东西离开,这超乎了自己的预料。只是,听他的语气,长生殿仍然是他的地盘。走与不走,没有区别。

“我哪都不去”说完,宁倾走出房间。

皇权(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