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入异世(一)

  第五章

龙渊大陆分为四个大国。南面龙翱国,主产铁矿,气候偏炎热,北面圣雪国,气候严寒,主产丝,棉织物。西面正乾国,主产玉石,气候偏冷。东面天圣国,气候适中,物产丰富。已至于成为四国之首。

天圣国自开国以来,已经历经数代君主。现今的的天圣国国姓为端木。

容王府内。

一片灼灼盛开的桃花林中,一位白衣男子正神色专注的描绘着手下的丹青,透出的侧面,倾城之颜。

“王爷,你看天上。”一旁的侍卫惊讶的喊道。

白衣男子放下手中的画笔,抬起头向上空看去,能看见的范围内,只见一个黑点极速下坠,目标便的桃花林前的明月湖。

“过去看看。”白衣男子淡淡说着,声音如三月暖阳半柔和,如清水般清爽。

白衣男子在桃花林尽头停下,远远的看着,那个黑点越来越大,越来越近,那是一个人。

“咚……”湖面瞬间溅起水花,然后激烈荡漾开来。

白衣男子重新抬起头,看看天上,然后垂下眼帘,看看湖中。如果自己没看错,那是一个人,从天上掉下来一个人。

“王爷,属下下去查看。”

“不用。”白衣男子伸出白玉般纯净的十指,指向湖中。

只见,水面之中突地冒出一个人头,而后,那人迅速的向明月湖岸边游来。

侍卫们立马做出防御姿势,护着他们的主子。白衣男子静静的看着那个水里的人,提着一个怪异的箱子,和一个不知何物的东西,慢慢爬到岸上,而后四下张望片刻,便大声呼喊“星辰,星辰……”

“星辰,你在哪?”

“星辰。”

“呵,又玩什么把戏?”那人冷笑一声,便走到一棵桃花树下,放下手中怪异的箱子,坐在地上。

白衣男子轻皱眉头,这人好生奇怪,身上穿着跟蛇皮一样的短衣服,却护得上身不露任何皮肤,哪怕脖子处,都包的严严实实,下身穿着和上衣一样颜色,和蛇皮一样的裤子,裤腿被紧紧的捆在脚下蹬着的那一双看起来很结实的鞋子里面。头发不长不短,以一根看不出材质的绳子捆在脑后。这种装束,自己从未见过。

正在思考之时,突地听见那人冷冷的话语。

“出来。”

白衣男子看向那人,那人并没有回头,靠在那棵桃花树下,平视着远方。

“来者何人,胆敢擅闯容王府。”侍卫们大声喊着。

“别咬文嚼字,滚出来,来个痛快。”那人依然没有回头,用极冷的声音,回应着侍卫。

白衣男子摆手示意侍卫,不要轻举妄动。而后,他慢慢走出桃花林,站在离坐在地上的那人几步之外。

那人终于转过脸看向他。白衣男子仔细观察着那人的神色,那人长得很好,不显尖削的瓜子脸,白净的皮肤,灿若星辰的明亮大眼,高挺的鼻梁,嘴巴不大不小,和脸的比例成绝配,唇色很淡,呈淡淡的粉色。总之,比他见过的人都要好看。

“我正想着你们又玩什么把戏,原来是古韵风啊。”那人扫视他一遍后,便神色无波的转过脸不在看他。

他是第一个,能这么平静的看着自己,能这么快从自己身上移开视线的人。白衣男子暗暗赞赏。

“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这些招数你们还没玩腻吗?”那人接着说道。

“怎么,想要东西,只站在那就想让我自己双手奉上?”宁倾久久没有得到回答,转过脸重新看向那白衣男子。

虽然宁倾不好美色,但不得不承认,这人,是她见过的,唯一人间绝色。柔和却不失男子气概的脸颊,苍白通透却透着些许病态的皮肤,如刀削的流畅剑眉,衬得那双明亮深邃的眼睛如日月星辉般夺人心弦,如雕刻般高挺精致的鼻,更是衬得他的男子气更加英挺。嘴唇较薄,唇色极淡,和自己的唇色极其相似。

宁倾皱了皱眉,那人从出现开始,就一直看着自己。宁倾冷笑一声,美人计,帝国已经用过无数次。

“能换点招数吗,我都腻了。”宁倾拉开衣兜的侧链,摸出衣兜里的烟盒打火机。衣服防水,所以它们并没有浸水。

“不过……”宁倾点上烟,看向那白衣男子轻蔑一笑。

“这次美人计倒是贴合,比以前的可是顺眼多了。”

白衣男子轻皱眉头。宁倾轻佻的语气和那轻蔑的眼神,让他很不舒服。不过她手里的东西,那个类似火折子的东西,是个好东西。

宁倾慢慢吸着手里的烟,看着明月湖。自己没有在想逃,逃不掉。不过,自己怎么会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落地却在这里。难道帝国启动了场景模式,迷惑自己,要自己身心俱疲,最后乖乖交出东西。

虽然可以从自己的尸体提取DNA,复制记忆。但那取决活着时候心智的坚定与否,如果心智坚定,复制过去的记忆不会完整,只是片段,那么帝国就要花很长时间去研究。

宁倾觉得很累,自己生死间挣扎,怎能敌得过一个国家的追捕。罢了,自己终结自己的脑容量吧。宁倾迷茫的看着明月湖,手指间的烟灰慢慢掉落在地。

“你过来,陪我聊聊,聊高兴了,东西给你。”宁倾慢慢吐着嘴里的烟,看向那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不顾侍卫的示警,缓缓走上前,在宁倾右边坐下。

“聊什么?”他淡淡问道。

“聊聊人生,聊聊理想。”宁倾递上手里的烟和打火机“来一支?”

白衣男子伸手接过,却并没有拿出烟点上,而是端详着手里的钢制打火机后看向宁倾,“你的理想是什么?”

宁倾笑了笑,迷茫虚幻的笑,自己的理想,变了很多次,不过现在,好像已经没有理想了。

“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个酷帅超人,打跑怪兽,打跑外星人,拯救地球。”

白衣男子看着旁边笑得很是虚幻的宁倾,她说的东西,自己联想不到,会是什么样的理想。

“长大后呢?”

宁倾重新靠上桃花树,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而后摁灭在地上。

“长大后,我只想安稳做着维护世界和平的大将。”

白衣男子眯了眯眼,这人肯定是摔傻了。维护世界和平,如果一人之力能维护世界和平,那天下局势怎么会战乱不断,历经分分合合,以至于成现在看似和平,实则暗潮汹涌的局势。

“那现在呢?”

宁倾拿过烟,重新点上一支,直到燃烧到烟头,才凄苦一笑。

“现在,没有了。”宁倾慢慢的抖着烟灰。

“恩。”

“如果有的话,就是好好活着。”宁倾慢慢说着,把手里的烟头,对准明月湖,手指用力的弹了出去。

“你还活着。”

“呵……”

白衣男子端详着宁倾的神色,她的脸上全是失望,那是对人生的失望,却又透着一种解脱的轻松。他明白那是什么心境,求死之态。

“你不适合聊天。”宁倾顿了顿,伸出右手摸向腰间,拿出别再腰间的WR-0气流枪,慢慢把玩着。

“所以东西你拿不到。”

“我不要你的东西。”白衣男子淡淡说着。

“是吗?”宁倾缓缓摸着手里的枪,这是自己的第一把自己研发的手枪。不需子弹,只要空气。正是这惊世之作,让帝国发掘自己。那年自己年仅9岁。余下的十一年,自己不断发明,不断创造,最后却要死在自己的创造之上。

“我的一生是传奇,不过……”宁倾径自说道

“我现在要亲手终结这传奇。”说完,宁倾快速的抬起右手,指向自己的脑门。

“你做什么?”

“砰。”声音同时响起。

白衣男子惊讶的看着岸边那座假山,此时,假山已经四分五裂,飞溅的石块飞向四周,自己的身前已堆积着许多碎石。那东西的威力太过巨大,比很合暗器的速度都要快上百倍。她到底是谁?是什么来历。白衣男子心里暗自思索着。

宁倾木讷的转过脸,看向身旁正抓着自己右手的人,他在自己扣下扳机的瞬间,闪电般的拉住自己的手,指向了湖边的假山。

“死不能解决一切。”白衣男子收起惊讶,看向宁倾。从她拿出那个怪异的东西时候,自己便隐约觉得,那东西具有杀伤力。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交给你吗?”宁倾苦笑一声,那东西除了自己,谁也不知道在哪,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

“我不要你的东西,还有,姑娘,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吗,我本来就不认识你。”

“姑娘,这里是天圣,这是容王府,你要找的人不在这里,这里也不会有人伤害你。”白衣男子尽量简约的说道。他可以肯定,她,还不明白现在自己的处境。

宁倾紧盯着白衣男子的眼睛。他的眼里很真实,不像在说谎。但是,他口里的天圣,容王府是什么东西。王府,这只存在历史教材中的东西,怎么会在自己眼前。想到这里,宁倾站起来,环顾四周,灼灼桃花林,清明湖泊,穿着古装,陪着长剑的侍卫,让她心里越发疑惑。是不是帝国的场景变换,一试便知。

宁倾迅速弯下身,掏出军靴内的匕首,猛的刺向身后的桃花树。

“你做什么?”上前来的侍卫大喝。

宁倾没有理会,一下接一下的刺,削,直到桃花树最后露出没有表皮的新鲜树干。

“不可能,不可能……”宁倾暗道。随即弯下身,刺向树根旁的泥土。

白衣男子摆了摆手,侍卫领会急忙退下,一时间,全都看着不停刨土的宁倾。

直到一颗颗桃树被扒皮,地面被刨出一个个大坑,露出深入地下的桃树根。宁倾才扔下手里的匕首,颓败的坐在地上。这不是场景变换。场景变换不会如此真实,真实到树枝新鲜,树根茂盛的深入地底。那这里是哪,自己在跳下高楼之时,脑袋被奇异的昏沉袭击,而后昏迷,直到跌入湖中,才清醒过来。

这里是哪,宁倾看着眼前这些电视剧中才能看见的穿着古装服饰的人,难道真的有时空隧道吗。时空隧道曾在二十一世纪初便已盛行,大量传言,时空隧道是存在于世的。引得大批科学家研究,只是最后无疾而终。到了二十三世纪,已经成了天方夜谭。

“你还好吗?”白衣男子走上前,看着一脸迷茫的宁倾。她的举动很怪异,仿佛在应证,确认什么。

“告诉我,这是哪里,是哪一年?”宁倾恢复平静。宇宙之谜,谁能窥探通透。如果自己真的在机缘巧合下,进入时空隧道,那么,从此海阔天空。

“天圣国,元安28年。”

宁倾垂下眼帘,天圣国,元安28年,历史教材中没有的国家,没有的年号。

如果这里真的是另一时空,自己跳下来所经历的某个距离存在时空隧道的话,那么星辰在哪?他会不会也来到这里?宁倾突地瞪大双眼。如果他也来到这里,却没有出现,那么会不会还在湖中?想到这,宁倾急忙转身走向明月湖。

“你去哪?”

“找人。”宁倾走到湖边,正欲跳下之际,身后再次传来淡淡的声音。

“没有其他人,只有你一个,我亲眼所见。”

宁倾没有回答,一头扎进明月湖。

大概三小时后,宁倾缓缓的游上岸。没有找到星辰,哪怕是一点他的痕迹都没有。那么,他现在怎么样?是不是被送到另一个时空,或者,落地摔得乱七八糟。宁倾烦躁的扯了扯头发,点上烟,看着明月湖沉思起来。

“还好吗?”白衣男子走到宁倾的身边。

“不好。”

宁倾狠狠的吸着手里的烟。再三思索之后,她觉得,既然有时空隧道的存在,那么自己和星辰几乎同一时间经过。或许,他八成是被送到另一时空。但不管怎样,只要活着就好。心里的石头缓缓落下,宁倾站起来,看着那白衣男子平静的问道:

“这里当政者是谁?”

“大胆……”侍卫们齐声怒喝。

宁倾看着眼前的男子,他很平静,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直言而有一丝情绪。良久,他才开口,淡淡回到:

“元和帝,端木临安。”

宁倾缓缓的靠向身后的桃花树,这里是没有记载的国度,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里依旧是古时的封建制度。古代的女子,身份低下,依附男人而活,说白了,只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奴隶。而自己,断不会那么无趣的活着。

“做个交易如何?”宁倾收住心神。现在最重要的是,有个容身之所,打探到现在的局势和文化。

“你说。”白衣男子看向宁倾。深邃的眼里没有一丝波澜。

“借点钱,我的东西你随便挑,除了这个。”宁倾摇了摇手里的枪,自己身上除却手表,便只剩匕首,烟和打火机。

“好,你要多少?”

“痛快,一个月的食宿费用即可。”宁倾有自信,用不到一个月,自己便会过上自己渴求的平淡生活。

“好,三万两。”

宁倾微微一惊,三万两白银,这在古代岂止是一个月的费用。普通人家,一辈子也用不完。除非这里通货膨胀到堪比二十三世纪。

“我说的是白银。”宁倾缓缓开口。

“我说的黄金。”

宁倾楞住,这人开口便是黄金,应该是土财主级别,不过,他是看重了什么。电光火石间,宁倾意识到什么,正要护住装备箱时,那人却闪电般的移到她身边,提走了装备箱。

“我要这个。”

初入异世(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