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水云居,居水月(一)

  第八章

端木容华看着坐在床上的宁倾,此时,他脸色异常阴鹜。

“怎么了?”端木容华淡淡问道。虽是刚认识,不过直觉他不是惹是生非的人。

宁倾看着跪在地上,捂住右手腕,哭得哀怨婉转的凤羽,淡淡道:“你王府的人喜欢在人睡觉之时来扒人衣服吗?”

端木容华轻皱下眉头,看向凤羽:“你主子没教你规矩吗?”

“王爷,我只是看这位公子太过疲累,进屋便睡下,便自作主张的想给公子脱下外衣,以便让公子睡得安稳。”凤羽梨花带雨的哭诉着。

“我倒是不知道,这里的女子如此豪放大方,可以随便给陌生男子宽衣!”宁倾压下烦躁,自己太过疲劳,以至于没有听见外人进屋的声音,没有第一时间做出防范。如果是在帝国,自己就算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死的。而且,那侍女明显不怀好意,从自己自己下意识的捏住她手腕之时,她眼底所迸发的狠毒光芒,自己再是熟悉不过。

“王爷,奴婢只是想着住在水云居的,必定是王爷的贵客,不可怠慢,所以才会自作主张,冒犯了公子,可是这位公子却不问缘由,便扭断了奴婢的手腕。”

端木容华重新看向宁倾,他身后里侧的枕头下,正露出一截他使用过的武器。看来,这人防备心理太过紧密,时刻都处在防范之中。想必,扭断凤羽的手腕只是下意识举动。

“来人。”端木容华朝屋外喊到。

“属下在。”一个身穿黑衣的侍卫随即跪在屋外。

“吩咐下去,以后不可打扰安公子,如有违犯,任安公子处置,无需禀报。”

“遵命。”

宁倾抬起眼,看向端木容华。他的话让自己意外,就算自己有利用价值,也无需做到这种地步。

“王爷……”凤羽再次移动膝盖,向端木容华移去。

端木容华侧开身子走向一边,淡淡道:“下去,以后不用伺候安公子。”

凤羽哀怨的看了一眼端木容华,随即低下头,柔柔的说道:“奴婢听从王爷安排。”

一干人等全部退下后,端木容华在屋内的紫檀椅上坐了下来。

“端木容华。”宁倾靠在床头,懒懒的喊道。

“恩。”

“你是皇帝的儿子吗?”

端木容华点了点头。

“那你父皇和你一样,这么……”宁倾顿下话头,挂着似笑非笑的脸看着端木容华。

端木容华眉头轻轻一挑:“怎么?”

这简单的动作在常人做来倒也不足为奇,可经端木容华一做,硬生生的透出尊贵之气,也就这一动作,让宁倾想起,这是皇室,话不可乱说……。

“不说了,这里说话都不畅快!”说完,宁倾散漫的把玩着手指,本来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后才想起这里是皇权中心。随意说话可能会引来麻烦。而她最讨厌的,就是麻烦。想到这里,宁倾不禁感叹,还是只有在和星辰在一起时候,才能畅所欲言,表现出真正的自己

端木容华一楞:“你可以随便说。”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说也罢。”宁倾放下手指,拉下枕头盖住露出的枪。

“你说。”端木容华已是许多年不曾和人认真的聊过天,更不曾听见过,除了父皇和母后之外的人直呼他的名字。不过,这感觉倒也不坏。

“那好,我就是想问,你的父皇也和你一样,这么绝色么?”宁倾重新挂起似笑非笑的笑,看向端木容华。

端木容华一时顿住,以为他会说出怎样惊世骇俗的话,结果却是这句。不过,这是第一个,在自己面前评价自己容貌的人。

端木容华拿起桌上的茶杯,手指轻轻摩挲着杯沿,良久,淡淡说道

“他老了!”

水云居,居水月(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