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2 月圆之夜

  乔靳宇听到这番话也是颇为的意外,小时候她可不止一次天真无邪的对他说‘靳宇哥哥,长大了我一定要当你的妻子’但是眼神中流露出的真挚那样的美好。那时候他总摸着她的头‘傻丫头,长大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深沉的语气总惹的她一脸的闷闷不乐。

“爸,妈。”终于乔靳宇还是缓缓的开口:“这感情之事也不能勉强,我对小兮也只是对妹妹的疼惜,所以以后这事还是不要再提了。”僵硬的局面有了些许好转:“总不能因为你们当年的几句玩笑话,把这几十年来的交情给毁了吧!”

乔夫人的脸上渐渐退去了那抹难堪,既然两个人都没有对彼此的心,那强求也不尽人意:“呵呵,那既然你们两个都没有这个心思,那这件事我们就不谈了。”轻挽了耳边的细发。

“这两孩子。”萧芸放下手中大刀叉,优雅的用巾帕拭了拭嘴角,轻嗔一句,她对女儿可是疼得入骨,只要女儿不喜欢她断然不会白白葬送她的幸福。

乔欧阳自然也知道在坚持下去她们也不会同意,只好顺着乔靳宇的台阶走下来:“哈哈,是我们着急了,她们年轻人的事就让她们自己去吧。”得体大方,聪颖可人,还有主见确实是个不错的儿媳,既然她们两个都没有那方面的心思那就随他们去吧,多说也无义。

“刚才小兮说话直接了,这杯我先干为敬。”殷沛南拿起高脚杯当做是赔礼‘咕噜,咕噜’便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下。

乔欧阳毕竟也是经历过几十年风雨的人,这点小插曲也并放在心上:“嘿,没事,我们继续吃饭吧。”

“阿寒,我们明天去做个美容吧,听说金安街那边新开了一家还挺不错的。”

“可以啊,反正明天我也没事,那就一起去吧。”两位夫人一言一语的谈论着。

餐厅内,一会儿又恢复了欢愉的谈笑声,

萧宅内

浪漫与庄严的气质尽显屋内的雍容华贵,简约雅致的装饰陈设别具风韵,保持着传统的艺术风格。今天团圆夜所有佣人全部放假,只留下几个没有家眷的女佣。

听到开门声陈妈就知道是夫人她们回来了,三步并做两步迎上前,陈妈在萧家也已经干了几十年了,看着他们一副闷沉的脸色便知道了大概,端上刚泡的热茶便下去了。

“雪兮,是不是平常爸妈都太宠你了,所以连乔家的亲事现在也敢反抗了。”殷沛南磁性而沉稳的语气便传来,幸好乔家夫妇并没有放在心上。

“娃娃亲那只是你们年轻时的玩笑话,而且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为什么非要我跟他在一起?”对于她这位以利益为支撑的父亲她早已看透,现在不都提倡自由恋爱么,怎么还这么迂腐。

“因为你是萧家的女儿。”郑重而有力的打碎了心中对这个父亲唯一的一点感情,一点残留都不剩,在此刻全都化为灰烬。

萧芸在一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沛南你别说了。”双手扶着她那有点颤抖的身躯:“小兮不喜欢那就不喜欢,你逼她做什么,难道你想让她一辈子的幸福换来公司的荣誉繁盛吗?”她可是她的好女儿,只要她不喜欢就一定不会去逼她。

殷沛南实在是被气糊涂了:“那又有何不可,这么好的机会为什要放弃?”这次拒绝了这门亲事,日后两家的关系肯定就不比从前了,心里满满当当的都是公司的前途和未来,单单牺牲女儿的幸福又算什么,更何况并没有血缘上的任何关系,养了她这么多年也总该为这个家付出点贡献。

娇小的胸腔轻微的起伏着,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她的父亲竟然无情到这种地步,失望,那也是绝望,强忍着那苦涩液体不落下来:“爸,你怎么可以如此的绝情。”哽咽的声音有着委屈却又如此的平淡。

萧芸也是在是没想到他今天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觉把音量提高了几分:“沛南,虽然从你入赘我们家之后就接手了公司,不过你别忘了,股份最多的还是在我手里,公司现在的前景也可谓是不错,不攀他们乔家我照样可以把它维持好。”感觉到身边的小人儿有些许异常,紧紧的攥紧着她的肩头。

今天是中秋月圆之夜,是她最为虚弱的时候,她是那个时空的彼岸花神,拥有着常人没有的灵力,而每当的月圆之夜,她的身体就像被掏空一样虚弱无力,她需要彼岸花的支撑,南城的郊外山谷之下有着一片为她盛开的曼珠沙华,红色是只属于她的颜色。

“你..都是你把她宠的这般无法无天。”终于被萧芸的话塞住了心中所想。

萧芸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自己的女儿当然要宠。”

无名指内侧内的彼岸花烙印开始渐渐浮现,强忍住体内的难受:“妈,我想起来剧组里还有点事,晚上就不回来了。”佛下肩头的那双手,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出去,直到推开那扇精致典雅的大门终于忍不住,蜷缩在了一旁的转角。

“剧组里能有什么事,都怪你,你可真够冷血的。”萧芸想拦住她但还是放下了手。

殷沛南头也不回的网楼上走去:“让她出去透透气,说不定就想通了。”说完便消失在静谧的楼道内。

****

传说彼岸花,是天上之花,曼珠沙华那是无尽的爱情,死亡的前兆,地狱的召唤。

草莫见花莫见。

郊外悬崖下一片不为人知的曼珠沙华,红的似火,似河流。

泡桐树下一抹柔美无力的身影倒在下面,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细珠,划过她盈盈的肌肤,右手紧攥着胸口的衣服,却还是不减身体内的疼痛,左手无名指内侧的曼珠沙华已呈现近于红黑色的赤红,泛着星星点点的微光包裹着她那虚弱的身体。

她是被彼岸花选中的花神,那个时空是她花神冷玥曦,这个时空依旧是她,只是她又已经不在是她了,她是萧雪兮。

******

龙逸焓单腿斜倚在旁边的那辆蓝色跑车上,袖口卷起露出精实的手臂,大口大口的喝着水:“我说乔大总裁,吃饱饭不去做些有益运动,非拉着我到这种郊外来飙车。”

乔靳宇不屑的瞄了他一眼,单手插着口袋,绝美的身材比例真是让人看了流鼻血。

“靳宇,我可是舍弃了美人来陪你的,怎么样,够兄弟吧。”龙逸焓肩轴撞了一下旁边的人,一脸的放荡不羁。

这才不咸不淡的回了他一句:“那你回去陪你的美人好了。”

“嘿,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啦,我今天可是特意陪你出来看夜景的。”不同于乔靳宇那妖冶的美,他的五官是英俊分明。虽说他母亲是小三上位,但他毕竟还是不折不扣龙家的唯一大少爷。

乔靳宇仰望着天空中的繁星点点和那一轮明亮异常的月亮,轻声缓缓道来:“今天晚饭我爸妈跟小兮她爸妈说起了我们小时候的娃娃亲。”还没说完某人“噗*”一声刚要入喉的水在没有任何前提下喷了出来。

乔靳宇一把嫌弃的推开他,擦拭着笔挺西装上的水渍:“龙逸焓你恶不恶心。”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虽说着歉意却是一脸委屈:“还不是你的消息太劲爆了。”

“娃娃亲,哈哈,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娃娃亲呢!”原谅他很不厚道的笑了:“不过,这娃娃亲没听你说起过呀。”

“我也是才知道的,不过反应没你那么夸张。”对他真的是一脸嫌弃,虽然娃娃亲听上去是有点迂腐,但说出来有这么搞笑么,他在笑下去,真不介意给他脸上挂点彩。

慢慢的止住了笑声:“在这种双方家庭的碾压下,那你跟小小兮...恩?”浓密的眉毛稍稍杨起,嘴角噙着邪恶的微笑。

“她拒绝了。”

“哦,她啊。”故意把哦字音拉的很长:“看来你还有那么点失望么,让我们乔大总裁心里不舒服了,哈哈。”

乔靳宇胳膊肘捅了他一下。

“啊。”吃痛的揉着胸口:“靳宇,你干嘛呢,能不能轻点,真的很痛啊。”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不也就不八卦了。,诶,看来还是少知道点东西好。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瞎说。”

“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那既然,你跟小小兮没成..”龙逸焓性感的喉结滑动一下,吞咽了一口口水,思衬着要不要把接下去话说出来,怕被乔靳宇一阵爆栗,但思量再三还是说了:“那要不就撮合撮合你兄弟我跟小小兮呗,你也知道我已经垂涎她...”话生生的就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了,感觉好像还有那么一点冷,正对上他冷冽的目光。

“不准你打她主意。”冷冷的一句话浇灭了他内心的憧憬。

龙逸焓此时恨不得给自己两嘴巴子,后悔那话怎么就没有收住:“嘿嘿,我只是开个玩笑啦,别生气别生气。”

“下次再开她的玩笑,我就..”顺势抓起龙逸焓的衣襟将拳头扬起。

龙逸焓一把挣脱帅气跳进了身旁的跑车内,妈呀,开个玩笑还就当真了,看来小小兮是她的雷区啊,赶紧逃命吧。

乔靳宇同样开动引擎‘嗡’一声扬长而去。

剩下的只是卷尘而下的尘土。他们也并没有发现崖下边红色微光的那片彼岸花海。

今晚的夜,格外的静谧***

xiao萧萧雪兮
熬夜到12点啊,/(ㄒoㄒ)/~~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啦,谢谢思密达。。。

002 月圆之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