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你亲手做的?"她有些不敢相信。

"是,这次推出的真爱系列,唯有这一款是我亲手设计的,我让设计师照着我那款做了差不多的给顾客,而你身上这件,是我亲手做出来的绝版,独一无二。本来只是想让你穿着我设计的衣服出席,我只是没想到有人会买了一样的。"

"你什么时候也学了这种东西?"记忆里金铭宇根本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啊。

"一直都会,只是没有告诉你。而且,这件裙子上,有很特别的地方,特意为你做的。"他伸手指了指腰处。

莉安低头看,哪里有几多纱花,她没有仔细留意过花的样子,现在这么看来,那好像是,鸢尾花!

是她最喜欢的,而且,跟金铭宇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送了她一束鸢尾。

"喜欢吗?"

"嗯,很好看。"

"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在我的花店里,挑了一束鸢尾花。而且还是我不打算买的。"

"也没有谁会想到,你这样的人会去开花店吧?还是在那么小的地方。"明明拥有那么庞大的家族产业,亿万的资产在手里随心使用,偏偏跑去开什么花店。

"后来我告诉你,是因为我妈妈。"

"嗯啊。"

他们初见,是在那个小乡村,稀落的街道,转角处有一家没有招牌的花店,所有些老旧,但是装修的雅致古典,店主是个年轻男子,拥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正在专心的插花。

她当时有在学画,来这个纯朴的地方寻找缺失的灵感,看到这个花店的时候,忽然福至心灵,一直不明了的东西都清晰起来。所以她就走过去,想买一束鸢尾花。

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金铭宇也很意外于这位年轻小姐的到来。

那是她戴着一顶经典的格纹贝雷帽,淡粉的裙装和披肩,如青草般散发着清香,正是青春少女的感觉,那样的风格像是从19世纪走出来的画家女孩。

她礼貌的微笑,说想要一束鸢尾花。

莫名的,他就记住了这个女孩子,对她产生了一种特别是感觉。

她说她叫莉安。

连名字都很特别啊。不止如此,她还看上了他一直养着的鸢尾。本来不该卖的,但又不忍心拒绝那样明亮的目光,看到她背着的画具,便有了主意。

"这花我一直是不卖的,你要是真的喜欢,那帮我画一幅画作为交换怎么样?"

这本不算是均等的交易,他也想到了如果被拒绝的话会怎么样,那花对他来说很特殊,所以不会卖。

不过,少女竟然很快就答应了。

莉安到这里原本就是为了找寻画画的灵感,既然有了这个机会,当然是求之不得。所以她很开心的答应了。

她替男孩画了一张素描,背景是满室盛放的花朵,男孩很认真的修剪着鸢尾花,那双手十分漂亮。

金铭宇接过画的时候,有些惊讶于她的画功,比想象中要好看呢。

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他竟有些舍不得。

毕竟太久没有这样和其他人相处了,他孤独了太久,虽然表面冷漠,但是其实很渴望一点平常的交流。

可那样的心绪,早就超出了这些渴望。

女孩接过鸢尾的时候,也许是不舍就这么结束这段际遇,所以他说,"我叫金铭宇。如果可以的话,欢迎下次再来。"

女孩略微吃惊,因为刚刚到现在,他的话很少,几乎是没有,临别是却突然说出了名字。

真是个奇怪的人呐。

"好。下次,还要鸢尾哦。我走了,再见。"

"再见。"

便是那天开始,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吧。

莉安把鸢尾花养在家里,脑海里却时时想起那个男孩,连带着画画都有几分心不在焉。老师对她说,"莉安,最近状态不对呢。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嗯。我很想见一个人。"

"那就去见他吧,我想,是个男孩子吧。"

"但我不知道以什么理由。"她没有否认。

"那个人就是你你的理由啊孩子,想见他那我就去吧。不然你定不下心,老师也会苦恼的。"

"我知道了,老师。"

下课后,莉安迫不及待的坐上了通往那个小村子的车,心里有忐忑也有期待。

距离上次,到现在有一个星期了吧。

如果那只是他的客套话,结果自己当真了呢?诶,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大不了,再买一束花走,从此再不来就是了。

可惜天公不作美,车行驶到一般居然下起了雨,莉安没有带伞,还好雨不算大,应该没关系的。

下了车,她就往记忆里的方向奔去,只是到街角的时候,看到的却是那扇紧闭的店门。怎么回事,是没有来吗?

也是哦,可能因为下雨了吧。

虽然知道,事先并没有做出任何承诺,店主不在也没有办法,但是,还是好失望哦。期待满满的心一下子就落空了。

雨越来越大了,四周也找不到避雨的地方,又没有带伞,这下是躲不过了。

她的目光落在花店门店的一块空地上,那里有屋檐挡着,可以暂时避一下吧。虽然主人不在,但是站一会儿应该没事。

打定主意正想走过去,忽然觉得有熟悉的气息靠近,随即,一把伞撑在她头顶,替莉安挡住了雨水。

笼罩在伞下的莉安,一回头就看见了熟悉的面孔,不由得开心的笑。

"笨蛋,被淋成这样还笑。"傻了么?

"我来买花,但是花店关门了。"

"我刚刚准备回家,可后来想想万一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找我怎么办?"

该什么说呢,心有灵犀?只是一种很强烈的直觉,如果不回来的话,一定会错过什么的。所以,他回来了。

"所以,你回来了。"她说。

是啊,我怕你找不到我,所以回来见你。

"嗯啊,很高兴再见到你,莉安小姐。"

"我也是。"

自那次之后,他们的距离就一点一点近了啊。现在回想起来,一切还那么清晰。

"如果那天我没有回去的话,我们就错过了。"

虽然有今天这样的结果,但是不管是谁,如果重来一次,都还会选择同样的道路吧。谁也放不下那段回忆。

"铭宇..."

"小心!"他大呼。

莉安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他拉过身子带到一帮,而后便听到了玻璃落地的碎裂声。

两人同时看向丢东西的人,是韩贝拉!

她的脸,因愤怒和嫉妒而扭曲,无比狰狞。难道刚刚一直在偷听?结果又控制不住把酒杯扔了归来。

金铭宇的神色十分危险,至少至今还没有人光明正大的在他面前对莉安出手。

"韩小姐,你在干什么,这样做是不是太失礼了?"莉安先开口。

"失礼?抢走了我的男朋友,真正失礼的是你!你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韩小姐,再怎么说也是你家的地方,对客人大吵大闹成何体统?这不是给韩家丢脸吗?韩小姐也太没素质了吧?"

"你这个狐狸精!"

莉安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活了二十几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评价呢。韩小姐的嘴巴也太不干净了,这样的话说出来有损身份,虽然你也没什么身份可言——不过有件事你说错了呢。铭宇什么时候是你的男朋友了?"

"他——"韩贝拉想说一直都是,但是有想到,确实,金铭宇只是一直保持沉默,对两个人的关系一直没有表态,似乎只是一直顺着她走。确实,没有承认过。

"所有人都知道!"

"哦?我怎么不知道,看你这反应,铭宇没有承认过吧。他和你的交流只是因为两家的合作,如今合作告吹,也就没有必要再陪你演戏了。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罢了。铭宇,没有一刻是属于你的。"

"我说的对不对啊,铭宇。"莉安转而搂着金铭宇的手臂,甜甜的笑。

"全部都对了。"金铭宇宠溺的捏捏莉安的脸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虽然她是带着挑衅的意思,不过莉安乐意的话,他很高兴满足她这点小心思。

韩贝拉气的浑身发抖,好似要哭出来的样子。忽然,一个箭步冲上来,扬起手就要朝莉安打过去。

莉安冷静的看着,没有闪避。那样嘲讽的眼神,韩贝拉也有些心惊。

那只手还未落下来,就被人抓住了。紧接着,"咔嚓"一声,是骨头断裂的声音。清脆响亮。韩贝拉不可置信的看着金铭宇,他竟然,活生生折断了她的手!

她的表情因剧痛而扭曲,然而还没结束,金铭宇又极快的伸手,扭断她另一边手腕,而后又折断了双肩!

韩贝拉在地上,蜷缩着痛哭。

毕竟是千金小姐,何曾受过此种屈辱疼痛!

"呵,敢在我面前动我的人,韩小姐,希望这次的小教训你能记住。"

"铭...铭宇..."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金铭宇再也不看她一眼,牵着莉安离开了。

整个过程,莉安只是冷冷的看着。金铭宇的残忍她已经司空见惯,韩贝拉的教训也是咎由自取。她不会求情,也不会愧疚。

只是,面前这个男人,他平常对莉安太好太好,好到莉安都几乎忘了,他曾做过的那些事,若不是今天这一幕,她真的要忘了,他是怎样以风度翩翩的姿态残忍对一个又一个人下手。面不改色。

即使样子的再纯良,灵魂的本质不会改变。

那为什么会对她百般容忍呢?

金铭宇,我真的看不透你啊。

第四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