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千樱。千樱。

薛东白冲进来的时候,千樱已经睡着了。

房间里很安静,听到了她浅浅的呼吸声,许是因为病发,小脸显得越发苍白。

不想吵醒她,薛东白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他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她的乌发,床上的人好像有感觉一般,缓慢睁开了眼睛,薛东白的手就这么停在半空中,片刻之后又落下去,安慰似的抚摸着她的柔顺的长发。

这几乎是每一次病发他都会做的事。

"千樱。"

"嗯?"

"你害怕吗?"一定,很怕吧。

"嗯。"

......

"我最近新开发了一个度假山庄,怎么样,要不要过去试试?对恢复心情有帮助哦。"

"你决定就好。"

"我已经定好房间了,现在就可以去,有没有什么东西要带的?"

千樱轻轻"嗯"了一声,从床上起来,窗的旁边有一个书桌,速度很慢的走到书桌前,她从书桌上拿了一个小包,薛东白失笑,果然,不管什么时候,她都很注重外表,那个包千樱总是随身带着,除了一些必要的小物件,装的基本都是化妆品。

"我们走吧。"

"嗯。"

她应了,却站在原地没动,薛东白一下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估计是现在身体还没恢复力气,薛东白只好走过去把人抱起来,千樱笑了。

"阿白。"

"什么?"

"没有。"只是想说,还好,还好有你在。

薛东白在她的人生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毫不夸张的说,应该是守护神一样的存在吧。

在千樱的眼里,这个人几乎是万能充,不论什么时候,她遭遇了什么困境,只要一句话他就会立刻放下手头一切事务赶到,他可以解决任何问题。这个人一直这样在她旁边帮助她,保护她。在千樱的心里,有着任何人都不能比又不能动摇的地位。

如果不是薛东白已经订婚了的话,她几乎就要以为薛东白是喜欢她的,比较哪个男人会无条件的为一个女孩付出这么多?和薛东白的关系称得上是挚友,她不相信任何人,除了薛东白。

所以关于乔恒希的事,薛东白可以说是全部知情的。连大部分的事情都是薛东白帮忙料理的。

对于他这种话说一半的行为,薛东白早就已经习惯了,也就没有再去问。薛东白抱着她走到楼下的时候,刚好遇上了正想上楼的乔恒希,双方都停住了脚步。

乔恒希脸上的表情是错愕而惊讶的,显然没有料到会看见这样的场面。他的手上还端着一晚米粥,应该是为千樱准备的。

不过眼下他想知道的是,这个男人是谁?和千樱有什么关系?

相比于乔恒希,薛东白倒是一脸淡定自若,一点也不讶异于他的存在。而千樱则是撇过了头,显然她并不想解释,毕竟薛东白和乔恒希是完全毫无相干的存在。

倒是薛东白礼貌性的先开口:

"你好,我是薛东白。千樱的朋友。千樱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带她去度假山庄里休养一段时间。"

乔恒希点点头,他没有说话,因为他此刻没有立场,这个人是千樱的朋友,而他现在也不算是千樱什么人,而且连当事人都默认了这件事,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说呢?

只是,紧锁的眉头暴露了他的情绪,一样的眼神说明了他的愤怒和不安。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薛东白礼貌的点头,而后直接越过他走了过去,乔恒希只能尴尬的立在原地,做什么都不是。

就这么看着她从眼前离开而什么都不做吗?

"等下。"他忽然出声。

薛东白疑惑的回头。

"我想,"乔恒希微微一笑,"小樱留在家里的话会比较好,在外面她也许会住的不习惯。而且,我可以把她照顾好的。"

这算是明目张胆的警示了吧?

不过薛东白好似完全不在意一般,倒是千樱内心的惊讶无可言说。

这个人,还是乔恒希吗?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居然,是想要照顾自己?还是有别的什么理由?相处了这么久,他一直不愿意多说些什么?今天怎么这么不淡定。

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改变主意,就算喜欢乔恒希,也不能不顾挚友的面子。她这时候反悔,阿白的脸面一定不好看。再说,乔恒希的想法,她一向搞不懂。

"没关系,阿白的度假山庄服务是一流的,我倒挺想去玩的。不用担心我了。"虽然不一定是因为担心她,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

"对吧?千樱都这么相信我的决定了。那我们就先走了。"薛东白面上带笑,可千樱怎么从中看出了挑衅的味道。

乔恒希没有再说话,那两个人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中,手中端着的碗"啪"的一下掉在地上,碎裂成块。

他的眼神是少有的可怕。

薛.东.白!

"阿白,为什么要故意挑衅乔恒希?"以他的性格,应该是更圆融的处理事情才对,今天状态不对哦。

"怎么?不会心疼了吧?"

"不是啦。乔恒希怎么可能是心里脆弱的人,我只是有点儿疑惑而已。"

其实她料错了,有时候男生的心里确实很脆弱,其实,那也不能称之为脆弱,只能说是小心眼。有时候你所认为无关紧要的小事,却很有可能触犯到他们的自尊心问题,事情闹到最后往往一发不可收拾...

"他惹你不开心,我当然看不过去了。故意气气他呗。"

"果然还是阿白对我最好。"

"啧啧,就你嘴巴甜。"

"嘻嘻。"

沈长璟在意大利待了几天就回去了,毕竟法国那边不能无人看管,不过既然有了一次经历,下次可以借出差的由头再来嘛,反正也不是很麻烦。

时间过得飞快,夜之盛宴拍卖会很快就要开始了,乔千笙也着手准备,同时还不能落下学校的课程。

只不过没想到,拍卖会开始之前,出了一点小意外。

拍卖会开始的前一天,在学校上完课,陈莹莹神秘兮兮的把她叫了出来,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乔千笙虽不知道她葫芦里卖了什么药,但还是跟着她出去了,想着她还需要怕陈莹莹吗?

两个人走到走廊的拐角处,这里没有什么人。陈莹莹才开口:

"千笙。"

"什么事?"

"其实我一直蛮喜欢你这个人的,也表达出了想要做朋友的诚意,但是你对我的诚意好像并不感兴趣。"

"你想说什么?"

"像千樱那个丫头,你似乎对那个丫头很好。她可是班上最不受欢迎的人,我觉得,你还是跟她保持距离为好。"

"你只是要跟我说这些吗?"

"我主要是想问你,我们似乎并没有结仇,但你对我的态度一直不算好,我没有惹到过你吧?"

"我只跟合我眼缘的人做朋友。"

"好吧,好遗憾。"她一脸遗憾的样子,"看来我们是没有办法做朋友了。不过,我对你还是十分有兴趣的。"

"千笙,你有没有觉得身上有些无力呢?"

乔千笙一下子警戒起来,不明所以,但是确实有些脱力的感觉,怎么回事?

"你对我做了什么?"

"别担心,只是一些无色无味的气体,我事先吃过了药所以没事。这不会对你的身体有害,只是会让你渐渐流失体力,然后失去意识昏厥而已。"

"你想干什么!"乔千笙靠在背后的墙壁上,药效发作的太快,她已经站不住了,可恶,这个女人的确没安好心!

"我想做什么,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意识逐渐涣散,昏过去之前,看到的只是陈莹莹的脸上阴狠的笑。

真是大意,中计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了,那类似于迷香的东西,后劲太大,以至于现在脑袋还有点儿疼。只不过,她现在这状况,居然,是被绑在了,床上?!

观察四周的环境,这话房间的布置十分的豪华,应该是个女人的房间。

陈莹莹把她带到这里来,不会是...

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乔千笙想起不久前云湛的调查——

时间倒退...几天前

"乔小姐,我查到关于陈莹莹的一些事。"

"什么事?"

"呃..."他看上去有些犹豫,那就是很严重的事咯。"乔小姐,我调查发现,这个陈莹莹,她的...性取向,有问题。"

"嗯?!你是说她是同性恋?"

"小姐说对了一半,她其实是男女通吃。"

"!!!"敢情这背后好有一个这么大的内幕,这陈莹莹的心理,果然有问题。

"她掩藏是很好,如果不是深入调查了根本不会发现。她其实有很多女伴,基本都聚集在PRESENT里面。"

"她的口味还真是重..."

"另外,我觉得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对小家频频示好,我觉得她可能是..."

下面的话,云湛没有再说下去,但是乔千笙当然懂得他们意思,是想说她看上我了,是吧?

妄想,简直是妄想!

如果力气勾搭的话,乔千笙手中的叉子会被折断的吧...

"小姐还是尽快将她解决掉,在此之前,还是尽量离她远些。"

这是当然的,想想身边有个同性恋,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陈莹莹,我一定要解决掉你!!

第三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