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恒希哥哥,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其实想想,自从四年前他被她带到意大利,这四年,他从来就没有踏出家里一步,从来没看过这个地方是什么样的。

其实千樱很愧疚...

"我想想,去你的学校吧?"

"嗯,好。不过学校没什么好玩的。"

"我想看看你念书的地方。"

"奇怪的想法。"她不解,没什么好看的,"好吧,司机,去学校。"

学校里的学生并不多。倒是很刚好。

"小樱。"

"之前为什么会选择来意大利?你明明比较喜欢爱尔兰的。"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爱尔兰?"她不记得有说过。

乔恒希但笑不语,他也是偶然听见的。千樱虽然看上去很乖,没有什么恶习,但是她画不出设计图的时候,就会很狂躁,然后就开始喝酒,不醉不休。每次都喝的烂醉如泥,开始撒泼胡闹。

所以照顾喝醉的人真的很辛苦。他自己被锁着还要去哄一个无厘头的家伙。

那大概是两年前的一天吧,那天她又喝醉了,那次好像心情很不好,喝醉之后不吵不闹,就抱着一堆照片一直哭,那都是爱尔兰的风景照。

那时候她趴在他怀里很委屈的说有人欺负她,那天她说了很多很多事,但都是七七八八的不完整的,乔恒希记得最清楚的也就是千樱睡过去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恒希哥哥,我想和你去爱尔兰。"

既然喜欢爱尔兰,那为什么要带他来意大利。

不过话说回来,那时候的千樱啊,又乖巧又可爱,完全没有了防备和坏脾气。

还是神志不清的千樱好一点。

"恒希哥哥,你在想什么?"

"在想你为什么要来意大利?"

"这个,是个秘密。"她沉默的低下头去。

来意大利,其实和乔恒希无关,一个是为了乔千笙,还有就是,为了姐姐...

不过,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那你的秘密还真多呐。"仔细回想起来,其实他对千樱知之甚少,每次问到关键她都说是秘密。"我忽然发现也许我并不了解你。"

纵使在一起待了那么久,还是不了解眼前的人她心里真实的想法。

"其实谁都不了解谁,大家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其实我很讨厌这种感觉。"

"你的教室在哪里?我去看看。"

"那边,"她指了一个方向,"走吧。"

校园小道两旁的梧桐树落叶纷纷,她踩过满地枯黄的叶子。

"梧桐树原产中国,日本也有分布,后来欧洲和美州将其引进,我原本以为它无法在这里生长,没想到,还挺好的。"

她也没想到,会在意大利待的这么好。她明明是那么怀念日本。

"你喜欢梧桐吗?恒希哥哥。"

"说不上喜欢,不讨厌就是了。"

"但是我很喜欢。你知道梧桐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乔恒希思考片刻,很顺利的在大脑里搜索出了结果。

"情窦初开。在春季里晚开的花朵,有着恬淡的气息。正是因为它的晚开,才显得更加的坚贞不渝。"

"就像情窦初开的感情,即使没有结果,也会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美好。可以伴随我们度过一生。对吧?"千樱浅浅的微笑。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喜欢。"

"诶?"

"因为它没有结果,没有结果的事为什么还要发生?为什么还要将其记住呢?徒留痛苦罢了。留着一段没有好结果的悲伤记忆到死,那不是很难过?学不会遗忘,就只能痛苦。因为再美好的事,也只能是曾经了。"既然那么美好又坚贞不渝,那为什么不能白首?

"恒希哥哥这话别有深意哦。"是别有深意,但她不想深究。"不过,如果是我的话,就算知道没有结果,我也会去做的。就算留着那悲伤到死,我还是会去做。因为有些东西是值得奋不顾身的想要去拥有的。"

"就算最后仍是要失去,但只要有一丝机会,我也要,紧紧的紧紧的抓住,不择手段。我想要的,就不能留遗憾。"

"无论结果怎么样,我不去想那不切实际的未来,我只想尽可能的抓住我能抓住的。这就是我这么多年人生,悟出的道理。"

只能不顾一切的去做,否则就是全部失去。

她的眼神是那么坚决,乔恒希默然了许久,才豁然开朗的笑起来。

"虽然我们讲的内容有些偏差,但还是有一样的地方。只要想要,就不择手段。用尽各种方式。"

就像表面上温润的他自己,谁知道背后又做了多少事呢?曾经的千樱,又是费了多少心思做了多少努力,才换来今天这一切的。

"对吧。好了,教室到了,我们进去吧。"

......

"乔小姐,月底的拍卖会就要到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嗯——我的打算么?我打算在拍卖会上买个男孩回来,做佣人。"乔千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到。

"乔小姐,恕我直言,这个打算并不合理。少爷要是知道的话,也许会把那个男孩卖到非洲去。"

"这么严重?"

"当然。"不是开玩笑的好么?

"那我还真要买一个回来看看他的反应。"

"乔小姐..."

"开玩笑的啦。"

云湛似是松了口气,不过此刻的乔千笙不知道,她还真的一语成截了。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小姐,关于陈莹莹,我还查到了一些事..."

"什么?"

云湛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听完乔千笙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沉思半晌,她下了决定:

"云湛,帮我联系一下莱特。我留的是你的号码。"

"嗯?我能问一句为什么吗?"

"我答应过要给他介绍一个美女的,不能失信呀。对吧?"

反正迟早都要对陈莹莹下手,更何况她现在有那么肮脏的想法,那就不客气咯。

————

"千樱同学?"

千樱有一瞬间的惊诧,通常情况下周日这里是不会有人的。

而现在教室里坐的那个人,可不就是叶殊?怎么回事?

乔恒希显然也是有些意外。

千樱平时在班上很孤僻,几乎不和其他人交流,对叶殊也就很陌生。因此只是礼貌的点头致意。又回头对乔恒希说,"教室都看到了,既然有人,那我们换个地方玩吧。"

"也好。"

"等一等千樱同学。"见两人要离去,他急忙开口叫住。视线落在他们交握的手上,眸中划过不喜。同意,他这一出声,乔恒希心里也升起一股厌恶。

"什么事?"她对不亲近的人态度一向不好。

"今天既然这么巧在这里碰见,不然大家一起去吃个饭吧。我请客好了。"他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不用。哥哥不喜欢生人。我们先走了。"

哥哥?他们是兄妹吗?但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千樱有个哥哥呀。也没有查到。可如果不是的话又为什么要这么称呼?

他对千樱完全不了解,调查也得不到结果,同她的个性一样,像个谜团。

平时都没办法和她搭上话,他就是打听到千樱偶尔会在周日的时候过来自习所以想要碰碰运气,竟然真的遇到了,只不过怎么也想不到她身边还有个人。

"为什么刚刚称呼我为哥哥?"可不要是因为想撇清自己。

"千笙现在在我们班上啊,把你的名字泄露出去总觉得不好。"

"这样啊。不过那个男生好像喜欢你呢。该不会是故意等在这里的吧。"

"不知道,不管他。"她的眼里一向只能看见在乎的,其余的都是碳水化合物,不重要。无须去理。

但是那个男生的眼神不简单呢。既然千樱不管,那么,把他处理掉,也是可以的吧?

第三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