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阿笙。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不想跟你讲话。

"以后绝对很棒的地方哦,不去吗?"

"......"

"那不然我现在去签约?"

"..."乔千笙,怒了!"司机,停车,我要回家!"

"哎别,阿笙你别生气嘛。我开个玩笑而已。不然你怎么松口。"

"嘁。"

"不是一直很感兴趣天主教吗?罗马是全世界天主教的中心,有700多座教堂和修道院,7所天主教大学,市内的梵蒂冈是天主教教宗和教廷的驻地。你来这里这么久,还没去过教堂吧?我们去看看。"

"好啊。"她的确对天主教一直很感兴趣。或者说她对历史这门学科就有着十分浓厚的兴趣。

沈长璟没有带她去那些比较著名的大教堂,反倒是叫司机开到了一个很僻静的地方,那里有座小教堂,来的人很少,但是乔千笙喜欢这样的安静。

安静中显得更为肃穆。

站在外面,可以听见孩子们用稚气的童音唱圣歌的声音。那样的虔诚,可以想象人们的表情,一定是很安详的吧?

"为什么不进去?"他问。

"我在想,我们这样的人,可以进去吗?"

......沈长璟沉默了。

"你做过的事,我做过的事,已经污浊的心灵,我们真的可以进去吗?"

"你知道吗,我妈妈是天主教徒,从小时候她就告诉我说,要做一个善良真诚的人,要心存善念。她说人不能做坏事,就算可以掩埋掉所有的痕迹,就算骗过所有人的眼睛,也骗不过神的。上帝他会一直注视着你。所以不能做坏事。"

"我答应过妈妈,一定不会做坏事。"

"不过,我食言了。我做过的事情,我现在在做的事情,我将来会做的事,都和妈妈曾说的背道而驰。我并不信奉天主教,我不相信神,但是我爱我的妈妈。"

"妈妈那么善良的人,她逝世后,一定是去了天国吧。"

"如果神真的存在的话,他为什么会让我失去妈妈,失去哥哥。为什么让我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我没办法成长为妈妈所期望的那种人,因为她可以不恨,但是我不能。"

"你知道吗?妈妈是被乔千媚亲手枪杀的。但是,我看到她尸体的时候,她是微笑着的,像每一次慈爱的看着我的时候的那种微笑,很安详,没有任何的憎恨。我总是想,妈妈死的时候,在想什么,才会微笑。也许死对她来说,是解脱吧。"

"可我没有办法像她那样不去计较。我要拿回我的一切。"

"有时候,我也在想,会不会上帝他在一直注视着我,看我一步步走向深渊。"

"以前我很喜欢来教堂,但是妈妈死后,我再也不敢来了。因为我的心已经不再纯净了,我做了很多坏事。其实那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我只是怕每次进教堂,都会想起她,想起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想起她的目光,那样我会,深深的愧疚。"

"愧疚于所做的一切。"

她说这些的时候,眼睛里有深深的,深深的悲伤。沈长璟不知道那是出自于对母亲的爱和哀悼还是对于所经历过的和所做过的事情的感伤。或许两者都有吧。

又或许是因为眼前的教堂还有听到的歌声,单纯的触发内心的感觉而已。

"走吧,我陪你进去。"

"上帝是那么仁慈而包容,阿笙,不用担心。"

"好。"

他们进去的时候,教堂没有很多人,乔千笙坐在第一排的位子上,微笑着看着神像,又开始说话。

奇怪,今天的话好像特别多。

"你知道吗,我爸爸和乔千媚的妈妈,他们的事,我妈妈一直都知道。妈妈她,甚至容许了乔千媚的存在,对她一直很好,甚至比乔千媚的亲身母亲对她还要好。因为那个女人只是把乔千媚当成进我们家的工具罢了,没有多少感情。她反而更疼爱比较贴心的乔千娇。我想,乔千媚杀我妈妈的时候,也是有犹豫的吧。她本来可以处理掉我吗的尸体,但是却以天主教安葬的仪式,很庄重的安葬了我妈妈。"

"她对我妈妈,也是有感情的吧。"

"但是,就是这样,我才绝对不能原谅她的作法。"

"其实妈妈过得一点儿也不幸福,不是因为乔匀成爱不爱她的问题,而是因为她根本不爱乔匀成。妈妈是个孤儿,从小在修道院长大的。因此信了天主教。她十几岁的时候,就爱上了一个神父。那是一个很温柔很英俊的男人,妈妈很少提到他,但是每次说起他眼里的那种光芒,我就像妈妈一定很爱他。所以才会那么伤心,才不愿意去提起。本来她们两个人应该在一起的。只是乔匀成用了某些手段。那个牧师死了,妈妈被迫和他在一起。那个牧师,没有为他所信奉的神献出一切,反道为了爱情,失去了生命。"

"这么多年,妈妈一直不快乐。"

"但是,她很爱我。即使自己不幸福,但是依然很疼我。"

"所以,乔千媚,绝对绝对不能原谅!"

"不过,我好想好想妈妈..."

她低下头,眼中有晶莹的东西一闪而过。

"阿笙..."

很长的沉默过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阿笙,我们现在在神圣的教堂,既然来了这里,那就一定要做点什么。"

"可是我们又不祷告..."

"阿笙,你知道西方的婚礼,总要在教堂里举行的吧,虽然今天我们没有那种东西,但是,在这么神圣洁的地方,只要是诚心的祈祷,一定会受到神的祝福吧。"

"什么意思?"

"阿笙,有个东西,想要给你。"他取下脖子上的项链,这是他这么多年贴身带着的东西,项链的项坠,是一枚女式蝴蝶尾戒。

乔千笙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很惊讶吧,我居然会带这种女生的东西。"他笑笑,"其实是因为,这是我的母亲在我十二岁那年给我的。"他取下上面的戒指,紫色的水晶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那一年,母亲就去世了。这是她生前最喜爱的东西,母亲将它送给我,她说戴着这个,上面有她的祝福。他说我一定会快乐的。虽然我的人生并不是很快乐,但是每次看到这个,想起母亲的时候,我就会很快乐。"

"阿笙,手伸出来。"

乔千笙听话的伸出来,沈长璟将那枚尾戒戴到她手上。

"今天,在这个圣洁的教堂,在神的注视下,我把它送给你。上面有母亲的祝福,她会祝福你的。希望你快乐。"

"你..."乔千笙抚过那个尾戒,因为贴身戴着的关系,上面还残留着他的体温。

"你妈妈,她也一定会为你祝福。"

好久好久,她才绽开一个微笑,

"谢谢你,沈长璟。"

神父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给予这两个年轻人,深切的祝福。

轻尘亦凡
因为马上就要开学了,所以接下来会更的比较慢,抱歉啦...

第三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